骑马钓鱼 作品

第1003章银簪,金簪

    听到仙极老祖的提醒,我心中也是暗暗开始运动混沌之水,只不过在这方面的运用我还生疏的很,无法像混沌火那样收放自如,一会儿情况会怎样,我自己都说不清楚。

    而此时那阴水凰忽然又道:“人王血脉,我最讨厌的血脉,我刚重生就被那该死的刘葑祎给封印了,我最想杀的人就是他,至于我的名字。你不配知道。”

    我看着那阴水凰缓缓道:“你不是天雏的妹妹,你只是它灵魂的一个分列体而已,恰好你的意识里仇恨更多一些,而且你应该比邪凰天雏更清楚里面的一些猫腻对吧,这些年你一直在用仇恨奴役天雏,泯灭它的良知,对吧?”

    我这并不是胡说,而是我通过卜算得出的结论。

    凰枭老祖身上封印的无疑就是邪凰天雏的妹妹,那凰魂的命气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

    从命气上判断,凰枭老祖身上的凰魂和邪凰天雏是妹妹和姐姐的关系,它们拥有不同的命气。

    可现在的阴水凰,它身上虽然也有命气,可那命气却是和邪凰天雏一模一样,它们其实是一个整体。

    从命气上判断它们是拥有两个身体的同一只凰。

    我把我的推断全部说出,阴水凰忽然道:“胡说八道。我就是凰枭老祖的妹妹,我的名字天曦,我是独立的。”

    说着阴水凰直接对着我冲了过来。

    我混沌水的神通还不纯属,就用已经恢复的仙气一击去挡。

    “轰!”

    我的仙气一击打在那阴水凰吐出的一个水球上,巨大的爆炸声音震的整个双凤山抖动了起来。

    我继续说:“天雏之前分裂出天曦,是在母胎里面,是天道出现了漏洞,所以出现了一魂分二的双胎,不过天道给了它们不同的命,天曦虽然是天雏的魂魄分裂出来的。可它却拥有独立命,它的魂在分裂出来的一瞬间已经注定不再是天雏了。”

    “而你,你这阴水凰却不同,天道没有给你独立的命,你虽然有了魂,可你的意识还是天雏的,只不过你的这部分意识来自天雏的仇恨和自私。”

    “而且你的自私比仇恨更重。”

    “真正的天雏恨的应该杀自己妹妹的事儿,可你却不一样,你恨的封印你的人,而你心里在暗暗感谢杀掉天雏妹妹的人吧,如果不是那个人,你也不可能从天雏的意识里分离出来,拥有独立的身体,而且还能不断的成长,变强。”

    “再由你继续存在下去,你恐怕会把天雏较为善良的一部分也给侵占了吧?”

    我说话这段时间内,阴水凰对我即二连三的发动攻击,不过全是被我的九招龙剑给化解了。

    它越来越愤怒,这就表明我的推算全部都是正确的。

    我不依不饶继续说:“邪凰天雏在屠杀了数十个村庄之后,肯定幡然悔悟了。它知道自己犯下了弥天大错,所以就想着把自己的仇恨和自私的一部分从灵魂里分离出来,可是它没想到,自己却造就了自私的你的存在。”

    “而你是天雏灵魂的一部分,你最了解它的弱点,所以你就冒充它的妹妹,从而迷糊它,一步一步把善良的它带入更深的迷途之中。”

    “而善良的天雏也是越陷越深。”

    “最后人王出现封印了你们,并告知你们将来会有人找你讨要天魂,送帝凰转生。”

    说话间我的心境之力和慧眼忽然发威,那山体中的黑雾和火焰里面的情况我全部看清楚了。

    我指着那巨大的山洞道:“山洞里面支撑天雏活下去的宝贝是一只金簪对吧,也是一只凰灵簪,和我妻子手中的银簪是一对儿。”

    听我这么说,仙极老祖也是怔住了。

    他好奇问我:“你说里面还有一只凰灵簪?不可能,天罚之子造凰灵簪的时候,应该只有一个才对啊。”

    我道:“之前你们曾经告诉我,那银簪是出自天罚之子之手,我心中其实就有怀疑过,那银簪上虽然没有残留什么线索,可我的直觉却是告诉我,它和人王刘葑祎有着密切的关系。”

    “所以我大胆猜测那银簪是刘葑祎所造,用来封印帝凰的命魂和地魂,也就是帝凰鬼物。”

    “至于帝凰的天魂……”

    说到这里,不等我继续说下去,阴水凰悬浮在我面前缓缓开口道:“这些事情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我深吸一口气指了指我的脑袋说:“我自己卜算出来的。”

    之所以能有这么精确的卜算。完全得力于我灵台上太极图对阴水凰和邪凰天雏命气的分析。

    之前我推断不出来,是因为邪凰天雏的命气少了一半,现在阴水凰来了,邪凰天雏的命气也就齐全了,所以一切谜题我就能逐渐的推断出来了。

    我这么进行推断的时候。邪凰天雏也是停止和神君、凰枭老祖的对战,缓缓退到了阴水凰这边。

    它看着阴水凰问:“你不是天曦,你不是我妹妹?”

    阴水凰“锵锵”叫了一声,然后转头对我说:“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当初天雏主体分裂我出来的时候,分裂出的不光是仇恨和自私,还有一部分它之前的记忆,有关它和天曦的。”

    “或者是,我和天曦的,因为我就是它,它也是我。”

    “我们都是天雏,只不过这些年我一直在冒充天曦而已。”

    听到这里,天雏忽然变得愤怒起来,它咆哮一声对着阴水凰扑了过去。

    阴水凰没有躲避,而是直接和邪凰天雏撞到了一起,它们的身体竟然迅速的合二为一了。

    接着我就听阴水凰道:“这些年,你的意识和魂魄一直受到我的侵染,你的善良正在消失,你的那一部分魂魄正在被我控制,本来准备多留你几年,可现在看来不用了,你的身体,我收下了。”

    随着阴水凰声音结束。

    一只更大的黑色邪凰对着我们“锵锵”大叫了一声。

    那声音更加凄厉,声音已经变得不是我家丫头的声音的了。

    这才是真正的邪凰天雏。

    在阴水凰吞噬邪凰天雏之前。我太极图也是浮现出了一模一样的画面,只可惜我算出来只比这一幕早了半分钟而已,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两只凰体融合后,邪凰天雏的身体就变成了一半阴水,一半邪凰火。

    不过占据这身体主导意识的还是阴水凰。

    所以我也依旧称呼它为阴水凰。

    阴水凰继续说:“你小子竟然能感觉到山中存放的东西,那你可否能猜出那只凰灵簪的来历?”

    我道:“他才是真正的天罚之子所造对吧?金簪封的天魂,银簪封的是地魂和命魂,银簪本来应该由刘家的人保管的,可时代久远,从刘家留出。落到了普通人的手里。”

    “封印帝凰天魂的金簪,则是一直由你们凰族保管,而天雏和天曦就是保管金簪的使者,只不过天雏和天曦被杀后,天雏以尸的形式复活,它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用了帝凰天魂的威力,这才有了后面所有的事儿。”

    “人王刘葑祎和天罚之子,在没有灵异分局,没有帝君仙圣之前,应该是不错的朋友吧,他们应该并肩战斗过吧,而帝凰这事儿就算他们两个合力完成的,所以在双凤山帝凰天魂出事儿后,刘葑祎就赶了过来。”

    “我想如果那个时候天罚之子没有被封印的话,赶过来的,就应该是他了吧。”

    听到我的推断,神君、仙极老祖,甚至凰枭老祖都知道了。

    因为我这次推断可是涉及到了好几个大能神通者,他们之前的命理全部给我看透了。而我不过是一个天阶三段的相师罢了。

    听到我的推断阴水凰忽然笑了笑说:“没错,你推断全部正确,天雏和天曦的确都是守护金簪,守护帝凰天魂的使者,它们都是凰族中的绝世强者。只不过凰族有一个弱点,那是涅槃。”

    “凰枭老祖在它们涅槃前夕,也就是最弱的时候,杀了它们两个!”

    我就说凰枭老祖以一敌二有问题吧,原来根源在这里,他之前就是那么的卑鄙。

    我道:“你不是天雏吗,为什么在这里说天雏和天曦的时候用‘它们’这个词?”

    阴水凰道:“我在离开天雏主体后,已经有了充分的成长了,这次占据主体,我就是一个全新的凰了,不是天雏,更不是天曦,我就是我,独一无二。”

    天罚之子和刘葑祎合力封印帝凰天魂、帝凰鬼物的事儿,我还推断不清楚,我一向那个方面推断,一股极大的命理阻碍就会出现,宛若一座巨大的高山,以我现在的卜算手段还无法逾越。  首发

    我的推断能让我了解的真相也就这么多了。

    所以我就想通过阴水凰了解更多,它则是笑了笑看着我道:“你不是卜算很厉害吗。自己算啊!”

    这个时候,贠婺忽然从地山站了起来,他手中的槐灵棍闪烁的更厉害了。

    接着就听贠婺道:“想要帝凰天魂归位,不用杀这邪凰,只要取出金簪。破除金簪上的印记,帝凰天魂自行归位。”

    “到时候这邪凰也会散去。”

    贠婺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明白了,那金簪是帝凰天魂存在人间的媒介,没有了媒介,帝凰天魂就无法在人间继续待下去了。

    接下来我们的战斗方向也是彻底明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