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964章什么时候的请神术

    看到那黑君道尊要对徐铉下杀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当下就准备冲过去,可不等我出手,徐铉那边忽然道了一句:“初一,俊辉,别冲动!”

    我这才发现,想要冲过去的不光是我,王俊辉那边也是把牙骨剑抽了过来。

    见我和王俊辉动手了,我们身边的人也都是把精神头提了起来。就连贠婺手中的槐灵棍已经紧紧握在手中,不过他更多还是去护住尸骨所在的那个棺木。

    林森缓缓抽出了冤戮,张三姆身上的气势也是提了起来。

    徐若卉那边血母蛊的翅膀也是张开,她的身体悬浮了起来。

    五鬼这边也是纷纷做好了准备,一场混战就要开始。

    这个时候,我看了看鱼眼儿、堃鲛和张毅、张峰、张继等魔修,他们都是以鱼眼儿为中心,也是做好了反抗了准备。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好奇,这鱼眼儿的的魅力也真是大。之前在众生殿的时候,众生殿的人就把他当成宝贝一样来看,现在和张毅等魔修混在一起,他依旧被保护在最中央。

    我打量鱼眼儿的时候,自然也是看了一下那昆仑少宗祖的情况。

    那少宗祖命气还算是比较稳定。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过身上的气势却是降低了不少。

    而且我能感觉到,那少宗祖的气势好像跑到了鱼眼儿的身上。

    此时的鱼眼儿,那只星海之眼禁闭,眼罩也是重新带了起来。

    这鱼眼儿果然是在打那少主的主意啊,不过鱼眼儿做的也有分寸,暂时没有要那少宗祖的命。

    我在看鱼眼儿的时候,他也看向了我这边,然后嘴角微微扬起,然后对着我笑了笑,同时我也听到他的传音:“被你发现了,你放心,我现在获得别人血脉的方式温和多了,不用再喝血了,那种方式,我也不喜欢,而且血很难喝。”

    果然那鱼眼儿是在吸取那少主的血脉之力,只不过这一点目前为止,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发现了。

    这和我拥有慧眼有关联吧。

    我这边忽然开始走思了,徐铉那边还生死攸关呢,我赶紧收回心神去看徐铉那边。

    徐铉体内的符箓还没有撕裂,所以他还是拥有地仙顶级道者加符箓仙师的水准,他抽出几张金符看着黑君道尊丝毫不相让,好像还要和那黑君道尊再打一场。

    徐铉再打,这就是第三场了,第一个是天才贺飞鸿,第二个是二重天仙顶级的昆仑老宗祖,第三个是实力不明的昆仑九大圣祖之一,黑君道尊,其排行第七。

    这些和徐铉对战的人实力可谓是一个比一个强。

    徐铉是我们这次昆仑之行的组织者,他是话事人,这一次昆仑之行,他光彩夺目。

    从此徐铉这个名字在灵异界便是传奇一般的存在。

    黑君道尊手中的黑色火焰并没有对着徐铉打出,他反而是一步一步向着徐铉逼近,看样子也是准备直接把那火焰摁到徐铉的身上。

    徐铉开始并没有后退。可等那黑君道尊距离他只有十多米的时候,徐铉就开始缓慢的后退了。

    徐铉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我知道徐铉是感觉到黑君道尊手中那团黑火的威力了。

    那团黑火看似没什么,可我慧眼看去,那火苗之中蕴含的能量比刚才昆仑老宗祖打出的任何一击都要强。

    “嗖嗖嗖!”

    徐铉一连扔出三张金符。可那三张符箓过去后,全部没有爆炸,而是直接被黑君道尊手中的黑火给吸收了。

    我好奇问神君和仙极老祖,那是什么火。

    仙极老祖道:“那火命黑木,是一颗数十万年的黑木被天雷劈中之后起火形成了火种本源留下的产物。其威力比很多道火都要强。”

    徐铉看着自己的符箓没有起作用,身体继续往后退,而此时他体内那些做嫁接的符箓开始出现“啪啪”断裂,接着几张已经烧成灰烬的符箓从徐铉身体各个部位散落了下来。

    徐铉的道术神通重新又被封印了起来。

    觉察到这一幕,我就准备冲上去。可是王俊辉却是摁住我的肩膀道:“初一,这次让我来,你们和徐铉风头出的不少了,也该我显摆一下了。”

    王俊辉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我心里却是清楚。王俊辉要出战,绝对不是去抢风头,而是他有办法对付那黑君道尊。

    我用慧眼看了一下王俊辉,他身上的乾坤道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开启了,他的周身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小的规则之力空间。

    “嗖!”

    王俊辉挥着牙骨剑一下就飞到了徐铉的面前。这让慢条斯理向着徐铉靠近的黑君道尊怔了一下。

    他没想到自己出场了,我们这边竟然还有人敢站出来主动挑战他。

    徐铉看着王俊辉过来,有些担心,想要说服王俊辉退回去,王俊辉却是笑了笑对徐铉道:“放心吧,对付这黑君道尊,我有独特的方法,另外也有保命的法门,就算赢不了,也不会死,你先去休息吧。”

    王俊辉的这个决定很正确,找一个人出来挑战黑君道尊,可以拖延混战的时间,我们现在是最不想看到混战的一方,因为混战。我们必输无疑。

    只是对方会给我们打第五场的单打独斗吗?

    徐铉那边看了看王俊辉,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道:“俊辉,那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王俊辉点头,然后手中的牙骨剑对着黑君道尊一指道:“黑君道尊,你可敢与我一战!”

    “你是谁!?”黑君道尊问道。他常年守在昆仑仙狱里,除了这仙极洞洞口发生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他知道甚少,不知道王俊辉也是正常的。

    王俊辉道:“青衣一门人间使者,王俊辉!”

    黑君道尊愣了一会儿道:“青衣一门的人间使者,普通地仙初期?青衣一门什么时候凋零成这样了?”

    王俊辉挥了一下手中的牙骨剑道:“那要不要我请某个青衣的前辈出来和你过上几招呢?”

    黑君道尊道:“你这是代表青衣和我们昆仑为敌吗?”

    王俊辉牙骨剑忽然背到身后,然后深吸一口气道:“不是青衣与昆仑为敌,而是你们与大道为敌,你们昆仑老少宗祖纵容长鬃鬼道的鬼宗在西南大肆残害百姓,吸取阳气。供养人魅,实乃天理不容。”

    “我青衣惩恶扬善,无论恶有多大,那怕是你们昆仑!”

    王俊辉这些话声音很大,其中夹着仙威。他是故意把这些话说给这里所有的人听的。

    不少昆仑的大神通听到这些话,脸上都不由露出了羞愧之色,显然他们也是不赞同老少宗族的这些做法的。

    而那老宗祖此时却道了一句:“胡说八道,长鬃的人只是去吸取那些人的阳气,并未全部都杀了。”

    王俊辉反问:“难道非要是杀死才天理不容吗?你们吸收那些人的阳气。让多数人疾病缠身,阳寿大减,这跟杀了他们并没有多少的区别,更何况还有直接被那些鬼物害死的。”

    那昆仑的老宗祖还想狡辩,那黑君道尊就怒斥一声:“你给闭嘴。昆仑被你管理的乌烟瘴气,真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怎么想的,当初怎么会选你这样的人掌管昆仑。”

    “不过既然你是他选的,就算你什么也不是,我也会让你在昆仑老宗祖的宝座上坐稳,所以这些事儿不需要解释,只要杀了这些人,昆仑的罪也就消失了。”

    黑君道尊说完,天空中忽然传来一股极强的威势,接着一道残影直接落到了天空那巨大铁链正中央。

    来人正是路痴大神,玹阳!

    咦,王俊辉什么时候用的请神术,我怎么不知道,难道不是请神术,是他自己找过来的吗?

    想到这里,我就看向了王俊辉,王俊辉苦笑传音给我们道:“我几天前就用了请神术,一直没请到人,就在刚才,玹阳前辈在意识里告诉我,他找到我了,马上就到,所以我才站出来的。”

    几天前?那请神术到现在还有效?

    不得不说,王俊辉的请神也着实怪异啊。

    路痴玹阳站在铁链上,滚滚的仙威就压了下来。除了黑君道尊以外,不少昆仑的修者都是吓了一跳。

    黑君道尊仿佛认识玹阳:“老家伙,没想到是你。”

    路痴玹阳也是道了一句:“哼,我们多少年没见了,没想到你还在做那个家伙的跟班。这昆仑都要毁在仙宗那些败类手里面了,你还要为虎作伥吗?”

    听玹阳和黑君道尊的对话,他们仿佛是多年的老相识了。

    而从黑君道尊对玹阳的态度来看,虽然有些畏惧,可也没有到了落荒而逃的程度。这么说来黑君道尊肯定不止表面上那二重天仙的实力。

    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法门压制自己的能力,让自己不被这个世界所排斥,就好像是曾经的青衣一样。

    不过青衣的封印好像只能用一次,而我却有一种感觉,黑君道尊,甚至爷爷身边那白雨生和龑湖真人,他们的封印都是可以重复施展的。

    但那个人这种施展肯定有什么代价的。

    不管怎样说,路痴玹阳能来救场,实在是太好了,我也终于看到了我们获救的一丝希望。

    是不过王俊辉几天前就用了请神术,这实在是有些夸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