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853章忽然讲和!?

    随着七邪怪的伪生命体出现,我心里瞬间也是觉得安稳了不少,不等鲛人的修士冲上来,我直接招呼七邪怪对着那群修士冲杀了过去。

    此时徐若卉就在旁边对我说道:“初一,那鱼眼儿做事太过分了,我们真的要和他继续合作吗?”

    我深吸一口气说:“我们是人,已经从人的利益方向去考虑,如果不阻止鲛人制造所谓的神族,那几百,甚至数十年后,人类就会遭殃的。”

    徐若卉说:“我知道,只是鱼眼儿的做法。太令人不齿了!”

    我攥了一下拳头说,总有一天我会亲手了解了那个混蛋,到时候所有的账跟他一起算。

    而此时贠婺那边也是“阿弥陀佛”了一声,然后开始盘腿坐下念经。他在为死去的鲛人诵经超度,看他的样子好像只要鲛人们不来打我们,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再出手了。

    我那七邪怪虽然厉害,可也挡不住数百个渡劫期修士。更何况还有几百个渡劫期以下的修士,他们留下一些对付七邪怪,还是有大批的鲛人对着我们冲了过来。

    见状我把身体里最后一丝混沌之火用了出来,召唤了一条混沌火龙,那混沌火龙配合着我旁边的这条真龙,就护在我们的外围,替我们挡下了不少修士的攻击。

    而我这边站在火凰的后背上,直接一飞冲天,我这一飞起来,那些修士立刻把我当成了靶子,各种神通对着我打了过来。

    我捏了一个指诀,直接用一团凰火打了过去,同时我双手成蝴蝶状,然后乾坤诀飞快开启。

    不过我却不准备把这些修士都杀了,我只要限制他们的行动就好了。

    我捏动指诀,飞快用命气把这些人全部控制住了,当然这么一来,我身上的灵力也是瞬间见底了。

    同时控制几百个修士的命气,这等消耗对我来说是相当巨大的。

    控制住这些人后,我飞快捏动指诀,将我的命气飞快打在他们的灵台上,这也是这些天我师父教给我的另一种乾坤诀的新用法,就是用我的命气暂时封印渡劫期以下修士的力量。

    这个期限大概是三天!

    也就是我这一招下来,我面前的数百鲛人修士三天内就再也用不了神通了,除非用我的阴阳手去解开,否则他们就只是普通的鲛人。

    “扑通、扑通……”

    无数的鲛人从半空中落下,他们掉入水中,然后四散游开。他们全部变成了普通的鲛人,而我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体内的相气消耗了一个干净,我在几个小时之内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了。

    我躺在混沌火凰的身上。然后飞到徐若卉这边,真龙、混沌火龙,还有我刚刚制造出来的七邪怪,也是纷纷在我意识的操控下飞回到了我的身边。

    它们围了我一圈,我这边飞快开始调息,以求最快速的恢复我的力量。

    我刚才一击封印掉所有渡劫期以下修士的神通,让在场的所有鲛人都膛目结舌。

    我这神通就算是他们的鲛王也做不到。

    鲛王那边和我师父死斗的时候,不由对我道了一句:“五鬼圣君。真是厉害,刚才多谢你手下留情了!”

    来这鲛王还是看出来我的手段了,如果我刚才心狠一些,这些鲛人修士就全部被我摘取了命气。直接殒命了。

    所以我这边在拼命调息的时候,就再没有谁敢过来挑战我了。

    又打了一会儿,那鲛王可能是觉得没有胜算了,一下打退了我师父后,就飞快地往后退去,同时出手把正在激战的其他鲛人也全部叫到了自己的身边。

    此时鲛人这边原来九个地仙一级的战斗已经只剩下了五个了。

    我杀掉了斩月,阿锦废掉一个鲛人的神通,那个鲛人自刎而死,鱼眼儿和堃鲛杀掉两个,而且那两个鲛人的血全部给鱼眼儿吸了。

    我们各自退回后,从形式上看我们这边大获全胜。

    当然如果再战下去,我师父请神时间估计还能坚持两到三个小时,如果两三个小时后,我师父不能打败鲛王,那我们这边肯定会全部被那鲛王杀死。

    不过在这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鲛人和我们肯定都会出现伤亡,到时候无论是什么结果我们都是不想看到的。

    鲛王心里也清楚,就算打赢了我们,鲛国的顶级战斗力损失殆尽,那也会遭到灵异分局灭绝性的杀戮。到时候别说制造出神族,整个鲛人一族恐怕都要被灭了。

    所以鲛王在这个时候喊了停。

    我们停下之后,鲛王看着我说:“五鬼圣君,你的本事还真是超乎我的意料。刚才也谢谢你手下留情,没有毁掉我们鲛国的根基,我一直以为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鲛国已经很强大了。可没想到竟然被你们几个人,就把我们鲛国王城搞了一个天翻地覆。”

    “看来我错了,错的很离谱。”

    我没说话,听鲛王的意思,他是有心与我讲和了。

    鲛王继续道:“为了整个鲛族可以继续存在下去,我愿意放弃造神计划,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儿。”

    我问鲛王什么事儿,只要不是很过分,我都可以答应。

    鲛王不想打,我也不想再打了,再打下去我们只会两败俱伤。

    鲛王道:“把他们两个留下来!”

    说着鲛王指了指鱼眼儿和堃鲛,堃鲛对我来说倒是无所谓,可鱼眼儿我绝对不能把他留在这里,因为他的眼睛是救我爷爷的唯一办法,我不能看着我爷爷出事儿。

    而且简单挖下鱼眼儿的眼睛肯定不管用,需要鱼眼儿在眼睛上弄一些神性。所以这件事儿必须鱼眼儿自愿。

    如此一来强行夺取鱼眼儿煞目的事儿也行不通,鱼眼儿也是不可能被我丢在鲛国的。

    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就看了看堃鲛,鱼眼儿很快明白了我的想法。就直接道:“如果你们把堃鲛留在这里,那我也就算是死,你们也不会得到带有神性的煞目。”

    果然,这两个人一个也留不下。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鲛王道:“实在抱歉。这两个人对我来说都有用,我不能留下他们。”

    鲛王怒道:“五鬼圣君,你别得寸进尺,你别以为我跟你讲和,就说明你们一定能赢了,如果你在咄咄相逼,那我宁愿和你们玉石俱焚。”

    我赶紧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接下来,我赶紧把需要救我爷爷事儿说了一遍,听我说完,那鲛王大概明白了我的难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

    他深吸一口气道:“好,五鬼神君,我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你要答应我另一个条件。”

    我问他什么条件,他说,他发誓鲛人一族永不造神。但是如果有人类对鲛人发动战争,我必须代表西南分局站到鲛人这一边,与鲛人共进退,共存亡。

    我看着鲛王道:“让我答应你这个条件也可以。你们鲛人的等级制度要变一变,你也知道生鲛石的事儿吧,如果你们肯从内心深处废除那等级制度,让所有鲛人变得平等,那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并向你保证无论任何情况,我都不会通过那生鲛石改变你们鲛人的血统规则。”

    听到我这么说,鲛王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始点头说:“可以是可以,不过需要一个过程,不过我向你发誓,这件事儿我肯定会去做,而且会尽快。”

    那鲛王说完,神君所在的盒子忽然从我身后的书包里飞了出来,同时也听到他“哈哈”大笑了一声道:“老朋友,幸亏你出现劝说了这白痴鲛王,不然你们鲛族就要被灭了。”

    老朋友,这附近还有人?

    会是谁呢?

    看来鲛王忽然找我们讲和,这件事儿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