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812章大师的《本纪》

    我问唐二爷,他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的案子到底是什么,还有我们得到的好处又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大大增加净古派实力一说。

    唐二爷道:“我们在那个村子里发现了一个山洞,是在一个废弃的打麦场下面,那个洞在七十年代的时候曾经被一位高人给封住过,后来堆土封存,这件事儿就被隐匿了下来。”

    我问那个洞里有什么,唐二爷说:“戾气,滔天的厉害。不过除了戾气,还有两样东西,是我们所需要的。”

    我好奇问是什么,唐二爷道:“是赵归真炼制的一些丹药,画的一些符箓。”

    我好奇问:“唐二爷,没搞错吧,赵归真炼丹把皇帝都给毒死了,他留下的丹药你敢吃吗?”

    唐二爷在电话那头笑着说:“初一,他是炼丹毒死了皇帝,可不代表他所有的丹药都是毒药,还有他的符箓在那个时候也是一绝,其中有一种叫‘金箓篆符’,更是对修行有妙用,而那种符箓连徐铉也不会画。”

    “传说,那种符箓需要的材料也是极为特殊,唐武宗也是废了很多力气才给赵归真凑足了十张符箓的材料,最后成符四张,唐武宗用去一张,余下三张。”

    我问那“金箓篆符”有什么功效,唐二爷道:“可以固本升段。特别是配合赵归真的丹药,效果更明显了,当然那三张符箓等阶应该都不是很高,功效有限,应该只能普通修为的人提升到入门天师阶段。”

    “不过这对我们净古派也是大大的增强。目前我们这一派年轻的天师,就只有少杰一个人。”

    三张符箓如果成功,那我们净古派就会出现三个入门天师,这对一个小门派来说,实力的确是大大的加强了。

    所以我就便点头说:“如此说来,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赵归真留下的丹药和符箓了?”

    唐二爷立刻说:“错,我们主要目的是解决那打麦场下深洞里的戾气,里面肯定被封着什么厉害的大东西,如今封印动摇,如果我们不能重新封印,或者将里面的东西收拾了,那附近的村子定将遭受一场大劫。”

    不等我说话,唐二爷又道:“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件案子和两处龙泉寺遗址有密切的关联,可究竟是怎样的关联,我还没查清楚。”

    “还有,赵归真的符箓和丹药为什么出现在那里,也是一个谜。”

    说到这里,我便问唐二爷,他是怎么知道那洞里有符箓和丹药的。

    唐二爷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在七十年代的时候有一个大师曾经来这里封印过这山洞里的东西,他曾经留下一个本纪,而且恰好得到了这个本纪,然后我才开始着手龙泉寺的案子。”

    如此说来,这个案子还有一条很长的线。

    唐二爷那边也没细说。他问我:“我说的也不少了,如果你有时间,这个案子咱们就自己办,可如果你没时间,我就把这个案子给了华北灵异分局。只是感觉有些便宜他们了。”

    我道:“接,为什么不接,给咱们净古派添三个天师呢,为什么不接,这天师可不是花钱就能买来的。”

    听我这么说,唐二爷又道:“对了,你来的时候把老江也叫上,他是丹药的行家,那些丹药能不能吃,他肯定一下就能辨认出来。”

    说起江水寒,我忽然想起他曾经误食丹药容貌大变的事儿,如此说来他炼丹的事迹和赵归真有一拼了。

    不过他比赵归真好一些,他的丹药炼坏了,只是让自己变得又黑又丑而已,可赵归真却是直接把皇帝给毒死了。

    又和唐二爷讲了一会儿电话,我们就挂断了。

    我把徐若卉和贠婺叫到身边道了一下唐二爷给我说的事儿,徐若卉便说:“初一,这件事儿你都决定了,我就听你的,我和贠婺两个人一般都是没有决定权的。”

    接下来我就给江水寒打了一个电话。听我说了案子的事儿,他立刻来了兴趣道:“老唐可不赖啊,这东西他都能找到,好,这趟案子我走了。”

    打电话当天江水寒和江月就来到了别墅这边。而且还带来了三颗丹药。

    我、徐若卉和贠婺一人一颗。

    我问这丹药有什么功效,江水寒便说:“这个就是我得到葛仙丹药的改良产品,已经实验过了,效果不错,当然比起真正的葛仙神丹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不过只要配合着我这丹药修炼,有资质的修士,进入天师的速度可以缩短三分之一左右。”

    也就是原来三十年才能修到天师的人,现在只要二十年就够了。

    一颗丹药省去十年时间,这丹药的作用立刻就体现出来了。

    我们吃下丹药后,并感觉到明显的变化,这大概和我们本身实力较强有关吧。

    谢过了江水寒,我们就简单收拾了行装就动身前往华北去了。

    至于海若颖,这次并没有带着她,她现在已经正式拜入蓬莱老祖的门下。加上上次在龙宫陈,蓬莱老祖吸收琼浆灵力的时候,她在旁边也吸收不少,所以她现在也隐隐有了可以开天师坛的态势。

    如今江水寒丹药已经彻底练成,所以海若颖肯定也有吃,所以近期她便会开天师坛,渡天师劫。

    这样海家就又多了一个天师,海懿应该会更高兴吧。

    在去华北的路上,我也问了一下江水寒,问他对龙泉寺的事儿知道多少。他简单说了几句,都是唐二爷给我讲过我的。

    我又问江水寒,知不知到七十年代的时候,是那位大师在太行山中段活动,还封印了唐二爷现在发现的那个洞穴。

    江水寒摇头道:“这个我怎么会知道。想必那个大师肯定是为人和行事都极其低调吧,要不然那么大的事儿,也不至于灵异分局都不知道。”

    “还有,老唐不是也说了,他是在偶然间得到了一本《本纪》才知道了龙泉寺的事儿。这就说明那个大师留下的线索并不多。”

    看来从江水寒这里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他知道也是有限啊。

    而在这一路上,江月都是穿的女装,不在是之前假小子的装扮,如果换成以前的江水寒。他肯定会气的要命。

    可现在他竟然没吭声,大概是经历了上次生死的事儿后,他看开了什么吧。

    我们到华北的时候没有去净古派,而是直接去了那个龙泉寺的村子,唐二爷和张少杰都在这边等我们。

    这村子发展的已经很好,有一些小城镇的规模了,所以住的地方就太好找了。

    房间都是唐二爷给我们找好的,在一个小旅馆中。

    碰了面后,打过了招呼,江水寒和唐二爷就寒暄了几句。

    几句闲话之后,江水寒直接问:“老唐,那个什么《本纪》你是从哪里弄来,你的造化不小啊。”

    唐二爷说:“我这造化可没有得到葛仙仙丹来的实际。”

    江水寒笑道:“别取笑我了,为了那颗丹药我和小月差点把命送进去。”

    说完江水寒又挥挥手道:“不提那些了,你这《本纪》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个案子里疑团太多了,要彻底解决这个案子,那所有的疑团都必须解开。”

    唐二爷点头,然后解下自己身上的乾坤袋,从袋子里取出一本破烂的书来,那本书是线状的,书页泛黄,那纸已经有些酥了,就好像那些酥烧饼一样,一碰就碎掉了。

    我看着那本书道:“唐二爷,这是七十年代那个大师留下的本纪吗?这才三十年而已,这纸烂的也太快了吧,是不是没保存好啊?”

    唐二爷道:“这《本纪》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遗册》,一部分是《传记》,那《遗册》记录的是明末平定西华县龙泉寺叛乱中两位王姓将军的一些事迹,还有他们的一些所练功夫的拳谱。”

    听到这里我好奇道:“武功秘籍?”

    唐二爷笑了笑说:“算是吧,我简单看了一下是洪拳的套路,跟现在的洪拳套路相比要复杂的多,而且里面还提到洪拳练体和练气的事儿。”

    “如果你们有兴趣……”

    说着唐二爷对张少杰笑了笑,张少杰就从自己的书包里取出一本蓝皮的新书来。

    唐二爷继续说:“那是我的手抄报,拳谱我也画下来了,你们有兴趣可以看下。”

    我好奇道:“唐二爷,那本书记载的王家兄弟的生平事迹,而又出现那个大师的本纪里。这是不是说明那个大师是王家的后人?”

    唐二爷笑道:“初一,你的脑子转的就是快,正是,这在后面的《传记》中也提到了。”

    “后面里的传记说,他是继承王家先祖意志,镇压邪僧。”

    邪僧?

    我好奇道:“王家兄弟不是西华县打仗的吗,他怎么跑到这边来镇压了,这是为啥,那本纪里有叙述吗?”

    唐二爷摇头说:“没有,不过在《遗册》中却是提到了邪僧的事儿,是讲王氏兄弟,在西华县打邪僧的记述。”

    我赶紧让唐二爷详细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