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670章 好喜庆的一个年

    知道徐铉要来,我自然让人把净古派的大小门庭都布置一番,大红灯笼高高挂,总算让我们这小门派也有一些过年的气氛。

    除此之外,我还安排人去山下置办了一些年货,顺便给小东西置办了一些稀罕玩意儿。

    当然吵着要“苹果”的梦梦。我是不可能满足它的,毕竟我现在还在用国货的,不过它找我要手机也有些日子,所以我就托人弄了个杂牌子的老年机回来。

    虽然是个老年机,可好在装上卡就能打电话,这就把梦梦喜欢的不行,再也不提要苹果的事儿了。余余欢才。

    梦梦有了手机,安安也想要一个,我指着它就说:“你变小之后个头和手机差不多,要什么手机啊。这样,我送你一块电子表算了。”

    所以我用一块五元钱的电子表也是把安安给安抚住了,而拿电子表的安安肯定戴不到手上,便系在腰上。

    它也是高兴的不行。

    康康,也是一些小玩意儿就解决了。

    至于竹谣、阿一和阿锦都没有那么好糊弄,它们也没朝我要东西,我也就没准备。

    关键是我也不知道准备啥。

    转眼到了除夕的当天。徐铉、秧墨桐和田士千三人也到了净古派,我还亲自下山去接了他们。

    徐铉还是老样子,嘻嘻哈哈,见面啥也不说,先送了一叠符箓,说是给我过年的礼物。

    这弄的我挺不好意思,因为我没想着给徐铉准备礼物。

    徐徐摆摆手说:“我这礼物是现成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我把手中的符箓看了一眼,着实吓了一跳,徐铉送我的符箓,大概三十张的样子。其中有两张金符,其他二十八张全部都是银阶的符箓。

    看过符箓后,我瞪着眼对徐铉说:“这些你真都要送给我?两张金符?”

    徐铉补充说:“还有二十八张银符呢。”

    此时田士千在旁边笑着说道:“百分之一的成功率,所以啊,这金符对徐铉来说,已经不是那么稀罕了,他现在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变态的符箓师,虽然他还达不到仙级,可一般的仙级神通者见到他都只能跑。试想,谁经得起数十张金符的一下招呼过来呢?”

    最强符箓师,这徐铉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啊。

    徐铉那边接过话说:“别说我了,初一,倒是你,在灵异界传的沸沸扬扬的,听说华北和华东都禁止你接案子了?”

    我说:“西南也混不下去了。”

    徐铉皱了一下眉头说:“西南,没听说西南针对你啊,说说看,怎么回事儿?”

    我准备说话,徐若卉就拉拉我的胳膊说:“初一,还是请徐铉、墨桐和田师父上山再说吧。”

    我见到徐铉太激动了,一时忘记请他们上山。

    可不等我开口,徐铉便说:“不急。既然来了这净古派,经过这荞麦石碾,那我自应当去看一下那龙王。”

    说着徐铉一个飞身就落到了荞麦石碾的峭壁之下抬头道了一句:“在下徐铉,有些事情想要向龙王前辈询问,不知道龙王前辈可否允许晚辈进石碾洞中一叙。”

    徐铉找龙王有事儿?

    看来徐铉这次来找我过年才是顺便,他来找龙王,以及和我商量事儿才是主要的。

    “上来吧!”

    隔了十多秒了,龙王的声音才响起,徐铉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微笑,这才起身飞入石碾洞中。

    至于他和龙王说了什么,我们这些人是听不到的,我心中虽然很好奇,可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凑过去偷听。

    趁着这个时候我也和田士千、秧墨桐说了几句话,问了一下他们的近况。

    他们也是含糊地回答了我一下,秧墨桐还是那张冷冰冰的脸,只有看到徐铉的时候,才会有一些微笑。

    她的微笑只留给徐铉一个人。

    说了几句话后,田士千就问起徐若卉有关血母蛊修炼的一些事儿,徐若卉正好把自己不懂的地方向田士千询问了一下,田士千也是倾囊相授,甚至还主动教了徐若卉一些新本事。

    看来田士千是真的把徐若卉当成了自己的徒弟了。

    说了一会儿田士千就从身上解下一个竹筒说:“若卉丫头,你这血母蛊比较特殊,再给你蛊王,你也养不住,所以我送你一只金身蛊,把你手伸过来。”

    徐若卉伸出手,田士千便拿出一根细针,然后在徐若卉的右手食指上扎了一个小洞,一滴血也就浸了出来。

    接着田士千,让徐若卉把那一滴血滴到竹筒里。

    田士千再把竹筒盖子盖后递给徐若卉说:“记得三天之后才能打开,这里面的东西叫金毛蝉,是一种长着动物毛的小型蝉蛹,冲锋陷阵最拿手了,好生饲养,说不定会成为你身上血母蛊接受的第二只蛊王呢。”

    徐若卉也是连忙说谢谢,同时又叫了田士千一声:“田师父。”

    田士千又笑了一下道:“我田某人孤苦一辈子,自从和徐铉结伴一来才知道伙伴和亲情的重要性,我这一身本事虽然不小,可我觉得总要折在昆仑之上,为了不让我这本事失传,所以只要你不嫌弃,每次见面,我多多少少都能教你一些东西。”

    “不过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非要你拜我为师,我……”

    徐若卉愣了一下,然后打断田士千道:“你授道于我,自然就是我师父,如果不是你给了我这血母蛊,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本事儿,我也不能一直陪在初一左右,所以你教我本事越多越好,我是绝对不会嫌弃的。”

    “再说了,你可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蛊仙,能成为你的徒弟,是我的荣幸呢。”

    徐若卉能拜田士千为师,这的确是个好消息。

    这个年过的喜庆,我得到了两张金符,二十八张银符;徐若卉拜了田士千这个蛊仙为师,好事儿,好事儿。

    我心里正在美的时候,徐铉那边从石碾洞中出来,他笑的比我还开心,好像刚才是我给他送礼似的。

    不管徐铉说不说,我还是上前问徐铉和巨龙王都说了啥。

    徐铉笑着说:“这个先不急着说,我们先上山,路上你把你在西南的事儿给我讲讲,然后我再给你讲讲我这次来找你的事儿,这两件事儿讲完了,我再决定要不要和你说我与龙王的谈话内容。”

    我点头,然后冲着石碾洞方向给龙王告了一个别,便带着徐铉等人上山了,顺便把我在西南接的那个倒霉案子说给了徐铉听。

    听我说完,徐铉就笑着说:“看来这灵异分局是下决心不想让你再搀和灵异界的事儿了,因为你办的很多案子都是足以撼动灵异界的。”

    “梁渠背棺案,红月案,双凤山邪凰案,龙宫案,这几个案子那一个不是惊天动地的大案?”

    “这还不止,你身上还有上一界天道维持者三大掌事者中两位的魂魄,初一啊,初一啊,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

    我说:“羡慕我什么,惹上这么多麻烦?”

    徐铉摇头道:“不是,是羡慕你才是天道选中的人,看到你我就总是想起这样一句话。”

    我问是什么,徐铉道:“既生瑜何生亮啊!”

    听徐铉这么说,我忍不住“哈哈”一笑道:“别开玩笑了,咱们又不是竞争对手。”

    徐铉笑道:“也是,幸亏咱们是朋友,若是作为对手,初一,你真的可怕,有时候这么一想,我就忽然明白灵异分局为什么要封杀你了。”

    此时我们已经到了净古派的道观门前,在进门之前徐铉又说了一句:“西南的苍梧老祖虽然本事不怎么行,可他一身奇怪的神通,却着实难对付,他虽然得罪了你,可我建议短时间还是别去找他晦气,能作为灵异分局一方的老祖,绝非等闲之辈。”

    听徐铉这么说,我也就郑重地点了点头,要不是听了徐铉的这一番话,我心里还真是有些瞧不起苍梧老祖。

    可徐铉的话,绝对不是在吓唬我,相反,他的话很有道理,而且可以避免了我以后吃大亏。

    进了门派,唐二爷和张少杰才迎出来,唐二爷也认识徐铉,不用我多做介绍。

    倒是田士千和秧墨桐需要徐铉自己着重介绍一下。

    在大厅坐下简单说了一会儿话后,唐二爷就吩咐门人摆下宴席,我们这是要一起吃除夕的年夜饭了。

    吃饭的时候,唐二爷多喝了几杯便说:“好多年了,好多年过年咱们净古派没这么热闹过了。”

    我说,以后每年都会这么热闹的,以后我们每年都会来这里过。 (=+)

    唐二爷笑着点头说,好,让我不要食言。

    饭桌上我们都喝了不少酒,说了不少回忆趣事。

    至于徐铉要和我说的事儿,也是暂时放下了,这一年除夕,我们只谈生活趣事,不说案子正事儿!

    酒席上我们有说有笑,我的那些小家伙们,还主动出来手舞足蹈地跳了一段舞,逗得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为此徐铉还送了那些小家伙们一人一张银阶的阴符。

    毕竟小东西们都是鬼物和偏阴性的存在,送阳符的话,它们也不喜欢。

    到了后半夜,不少人玩累都休息了,徐铉便把我叫出去陪他到石碾前走一遭,说是有重要的话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