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589章 可怕的对手

    枭靖让我直接问,我也就毫不客气地开口,直接让他把和这件案子有关的,且我不知道的都告诉我。

    听我说完,枭靖考虑了一会儿道:“你这么问的话,那我还真有一些情况要跟你说了一下。”

    我这边自然是洗耳恭听,枭靖也没有卖关子,直接随便拿出一张纸,然后从自己的中山装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然后开始在那张纸的背面写字。

    他的字写的龙飞凤舞。动作看着苍劲有力,着实有些大家风范。

    我很好奇他写什么,就站起身走到了他的身后。

    一行字映入眼帘!

    “望凤岭。双凤山…;…;”

    前六个字没有什么特殊,我心里也是不由在想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怪,看着写的挺快,我过来一看不过才六个字而已。

    不过枭靖还是在继续写,我在对面看他的时候明明大笔豪挥,可站到了他身后却发现他一笔一划写的很工整,而且速度并不快。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看错了吗?

    我换个角度看了看,发现枭靖依旧在有条不紊地往下写。

    正当我摇头的时候,我就发现刚才他右手挡着的位置露出一个简易的图形来。

    应该是枭靖刚提笔的时候画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我正在起身往他身后绕,没有注意到而已。

    那个简易图案看样子是一个黄鼠狼,虽然只是简单的几笔,可我却能很清楚地看出其大致的样子,唯一怪异的地方是。他画的那只黄鼠狼背后竟然长着一堆翅膀。

    飞黄鼠狼?

    我心中一阵好奇,而此时枭靖后面又写出十二个字:“飞黄鼠,真凰遗,得其身,凰必佑。”

    写完之后,枭靖就把图案和那十八个字同时推向我说:“这就是我比你多知道的,也包含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当然能不能成功。那就全看天意了,就想上次百鸟寨的事儿一样,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我没有回答枭靖的话,而是努力在思索那句话,前六个字不用说,是地名,后面的十二个字涵盖的内容比较多。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大概意思是,在望凤岭和双凤山有真凰遗留下来的一种东西,叫做飞黄鼠,如果能将其据为己有,那就可以得到真凰的护佑。

    枭靖就是为了那飞黄鼠而来的,难不成我们这次面对的正主儿就是飞黄鼠吗?

    从传说中似乎感觉不到那东西的厉害,它救自己的儿子都要通过猎户家里的两个女儿去实现。

    当然这也不排出是它在给那猎户一家人机会,它只是不想大开杀戒。

    如此看来,那飞黄鼠的习性并不坏,就算这次高速的工程受阻,那些人也只是昏迷,然后做了一个温和的梦而已。

    正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枭靖问我:“初一,我现在已经把所有的事儿坦诚相告了,那我们现在算不算是一个队伍的人了呢?”

    显然我要想在北方待下去,对枭靖说“不”是很不明智的,就点头说:“我们是合作而已!”

    枭靖摆手说:“无所谓,能一起行动就可以了。”

    枭靖看这我怪笑了一下,看起来有些不怀好意,我怎么觉得他对我的兴趣比对这次的案子还要大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浑身起鸡皮疙瘩,那家伙不会喜欢“男人”吧?

    这么一想,我就下意识远离了枭靖几步,他“哈哈”一笑道:“李初一,你想太多的,我喜欢女人,而且是大美女!我感兴趣的只是你的成长,以及你们李家一门的相术罢了。”

    他是怎么知道我心里想法的,难不成他能够窥探我的心思?我刚才已经做了防护,别说立宗一级的,就算真仙来了,也是窥探不到的啊。

    在我好奇的时候枭靖就从桌子地下拿出一个鸟笼子,里面是一只黄喙红鸟,他指了指那红鸟说:“它也是真凰血脉的遗种,能够通过你体内的凰火属性相气探知你的一些简单想法,然后它再通过意识告诉我。”

    枭家红鸟的厉害我见识过,是可以变成亚凰的物种,也是十分的厉害。

    可是它们还能够窥探同属性物种的心意,让我就有些不能接受了。

    不过很快枭靖又道了一句:“放心好了,如果我们一起合作,就让它停止对你窥探,我枭靖说话算话!”

    说完枭靖对着那红鸟吹了一个口哨,红鸟也就抖了抖身上的毛,然后闭上眼开始睡觉了。

    这些事情说的差不多了,枭靖也就喊古昌化把煮好的茶端上来,又喝了一会儿茶,我们就把出发的日期定了下来,是在明天的上午。

    从茶楼这边回来,林森也就追问我今天的情况,我也是给他大致讲了一遍,然后我继续道:“枭靖这个人我看不透,不过我能看出来,他做事儿还算光明磊落,应该不会在背后耍阴招,不过在一起合作的时候,我们还是防着他一些。”

    所有人也是点头。

    到了第二天清晨,我们吃了饭就和枭靖会合,令我们奇怪的是,枭靖和他的媳妇唐思言都不会开车,所以只能和我们坐一辆车,这让我心里还是稍有介意的。

    可枭靖却好像十分乐意这样,上了车之后和唐思言一起毫不客气坐到了最后一排,那可是我身边这些小家伙的专属座位,所以他们的举动就引起了一众小家伙的抗议。

    梦梦甚至还说了几句轰赶枭靖的话,枭靖那边也不生气,反而是对着梦梦道了一句:“对不起了,可是如果我们不坐这里的话就没地方坐了,要不你们在我们的腿上玩?”

    梦梦摇头说不用,然后和其他小家伙就跑到前排来玩了。助贞来技。

    显然梦梦等小家伙也是不太愿意和枭靖?唐思言一起共事的。

    这次我们要去的地方就在市西面,两三个小时就能到地方,到了事发地点的时候还不到中午。

    我们把车停好,就到了听着钩机和几辆车的施工现场,这里的人都在一公里之外,这里算是暂时被封锁了,我们能顺利来这全是靠枭家拿出的一张文件。

    到了这边,我们就在被挖断的半边岭子下面发现了那个泉眼,只不过那个泉眼现在已经不再流血了,只有旁边还残留着不少鲜红色的残迹。

    徐若卉低头看了看就说:“这些干掉的液体好像真的是血啊,没有毒,让那些工人昏过去的,应该不是这些液体散发出的味道。”

    徐若卉对毒十分敏感,我相信她的判断不会有错。

    接着她又蹲下身子,把手往那个泉眼位置伸了一下,然后她就喊我过去说:“初一,你看,这洞口有轻微的风吹出来,要么里面有东西,要么这个洞还有另一个出口。”

    我点头,然后让身边的小家伙们结伴往四周找了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类似的洞出来。

    看着我们做着这些事儿,枭靖愣了一会儿问我:“初一,你们就是这么查案的吗?”

    我反问枭靖:“要不然呢?”

    枭靖笑道:“我以为你们到了这里后就会立刻找出症结,或者找出正主儿,然后动手收拾掉这事儿就完结了,我和我家老祖出过很多案子基本都是那样,到地方后直接看到正主儿,然后老祖看着,让我出手锻炼…;…;”

    很显然,枭靖并没有自己真正意义上完成过一个案子,他所办的案子前期工作肯定都是他们家族里其他人查到的,他只是负责收下“果子”而已!

    再换句话说,将来说起他的时候,大家都会说他办过多少案子之类的,却没有知道他其实根本不会查案,他的功绩有一半都是来自的家族的镀金和包装。

    我这么想,也就当着枭靖的面这么说了一下,说完之后我还不忘讥讽他两句:“看来查案的时候,我是指望不上你了!”

    枭靖依旧不生气,而是很谦和地点头说:“我的确有很多不足,不过我既然选择出来锻炼,那我会努力学习的,初一希望你能是一个好老师!”

    看着枭靖的表情,我心中忽然觉得他这个人好可怕。

    他不生气,而且能很快地认识和承认自己的不足,然后加以改正,这样的人不成大事,那就真是说不过去了。

    这样的人如果作为对手,那将来绝对会是大麻烦!

    不过枭靖既然要学,我也没有弄虚作假的必要,他光明磊落,我也是不喜欢耍阴谋诡计的人,大不了大家将来针尖对麦芒。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对手其实也不错,至少能敦促我努力,防止我的懒惰。

    接下来我们就在望凤岭四处展开了查探,枭靖和唐思言也是参与到了其中,对于我吩咐给他们的事儿,他们两个也是毫无怨言。

    很快我们就把望凤岭的情报收集的差不多了,没有发现可疑的洞,同时徐若卉也是让蛊虫飞到了那个泉眼里查看了一下,里面空空的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

    当然我们也不是毫无收获,徐若卉的蛊虫发现望凤岭的泉眼的洞很深,而且延伸的方向七拐八拐地就通向了双凤山那边。

    那泉眼会是飞黄鼠的洞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