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583章 巨大的消耗

    在火墙熄灭的一瞬间,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咯噔”了一声,看着无数的冥蛹向着我扑来,我不敢迟疑,立刻开启六断坤诀,然后对着我们正前方的位置打出一道纯阳的灵气浪来。

    不等那气浪走远。我的中虚离火也是跟上,接着那气浪就变成了火浪扑了上去。

    可现在的冥蛹都学乖了,面对火浪它们不是硬上,而是先吐那黏糊糊的口水。

    虽然我的这一个火浪威力还是十分的强劲,可面对周边蜂拥而来的冥蛹们还是有些杯水车薪的意思。

    为了防止那些冥蛹靠近,我阴阳手也是毫不迟疑地开启。乾坤诀跟上,接着我的周围就形成了七八十米攻击范围。

    我没想到我进入地阶八段后,乾坤诀的范围增加了这么多!

    不过我心里也清楚,这乾坤诀范围差不多也就这么大,想要再增大几乎不可能了。

    乾坤诀一开,不少的冥蛹就落入我的攻击内,我毫不迟疑地控制这命气小手去摘取那些冥蛹的命气。

    我发现在经过泷果萃体后,随着我调息速度的增快,我对命气小手的控制也是增加了数倍。

    不一会儿我乾坤诀以内三十米的范围就布满了冥蛹的尸体。而后面的冥蛹丝毫不畏惧,依旧往里冲,顿时那三十米范围内的冥蛹尸体越积越厚,不一会的功夫,那冥蛹尸体最厚的位置已经可以没过膝盖了。

    我这边需要全神贯注,意识上的压力也是很大,可就算这样还是会有漏网之鱼冲进来,不过旁边有其他的人守着,没有冥蛹能近了我们的身。

    因为我乾坤诀的范围很大,所以山坡地下那池塘底部钻出的那块巨大的石头也是被笼罩了起来。

    我试探性地放了几个命气小手进去查探情况,结果却让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那石头里面有一个强大的生命体,而我的命气小手根本进不去。便会被石头上一股奇怪的气给击碎。

    感觉到这一变故。我立刻道了一句:“阿锦,安安,你们两个不要对付那些漏网的冥蛹蛊了,专心盯着那块奇怪的石头,别让它施展什么本事害了我们。”

    阿锦和安安也是点头,站到靠山沟的一边,然后全神贯注地盯着红色的石头。

    这村子里冥蛹的数量虽然多,可不是无止境的,那些冥蛹的虫子又冲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我发现我们外围那些肉红色的冥蛹已经变得很稀疏了,不但如此,我还发现个别的蛊墙里的黑色甲壳虫还结队冲到村子里面对一些厉害的蛊虫进行捕杀。

    当然那些飞进村子的黑色甲壳虫也都是蛊墙中较为厉害的蛊类。

    防住了蛹潮,我心里也是微微松了一大口气,不过外面的冥蛹,我估计还有数千只,从总体上看。都是一些有成为冥蛹王潜质的蛹。

    也就说,剩下的这些蛹都是精英了。

    我在盘算这些的时候,秧玥在旁边看着,一脸呆滞的表情好像看到了什么怪物似的。

    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莫名其妙中蛊了,就赶紧问秧玥那蛊虫到我身体什么位置了。

    秧玥摇头说:“你没有中蛊,初一,我是在惊叹你的实力,你的表现完全不像是地阶八段的相师,你的神通太过霸道了,等你进入玄阶的时候,我估计你的实力还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个我也知道,八段升九段,或者九段升玄阶的时候,我身体里的相气会出现一次质变,而这种质变相当于修道者进入天师。

    听到秧玥夸我,我心里也是稍微美了一下,不过现在还不能放松,虽然剩下的冥蛹不发动冲锋了,可它们依旧在周围虎视眈眈不肯退去。

    还有我乾坤诀范围内那个巨大的石头,里面那个强大的生命体又是什么呢,会不会是我们今天要面对的正主呢?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乾坤诀的屏障开始出现不稳定的情况,我这才意识到,我刚才防御的太专心,没有注意到相气的消耗,现在一感觉就发现我体内的相气已经不足原来的十分之一。

    灭杀了数以万计的冥蛹,看起来着实壮观,可我相气消耗也是相当地巨大啊。

    再接着那乾坤诀又闪了一会儿,也就彻底消失了。

    乾坤诀消失后,我的意识也是忽然有些发晕,身体跄踉了几步,秧玥在旁边赶紧扶住我。

    我身体里消耗的不光是相气,意识的消耗程度也是远远超过我的预计。

    我的乾坤诀退去,剩下的数千只冥蛹,其中还掺杂着不少冥蛹王,它们一下就变得活跃起来,不少冥蛹又开始向着我们蠕动了过来。

    秧玥对我说:“初一,你现在不要出手了,专心地看着若卉的情况,剩下的就交给你伙伴们吧。”

    我也是点了下头,刚才主要是我一个人防御,其他人基本上没耗什么力气,他们应该可以撑一会儿,而我也好趁机再积蓄一些力量。

    折腾了这么久我们还没有见到正主,我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就把力量给消耗干净了。

    秧玥这边虽然无法操控本命蛊,可却能操控其他一些蛊虫去战斗,虽然战斗力一般,可拖住一些蛊虫不成问题。

    林森有火神在身上相当于渡劫期的实力,火网横飞也是可以灭杀和拖住一些蛊虫。

    梦梦就别说了,挥着手中的霸王叉已经冲进了冥蛹群中,它的动作敏捷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功夫几十条厉害的冥蛹就被它用霸王叉给捅死了。

    不过梦梦这种屠夫一样的杀戮很快就被一只厉害的冥蛹王给终止了。

    那冥蛹王的力量和速度都不慢,渐渐和梦梦打成了一个均势。

    我怕其他的冥蛹去袭击梦梦,就把金柄魉阿一招出,让它去帮梦梦。

    可阿一刚过去,又是一个冥蛹王冲了过来,阿一也是一下被挡了下来。

    那两只冥蛹王的攻击方式比较单调,就是扑咬和吐那有毒的口水,而且它躲避的速度很快,梦梦和阿一的所有攻击都被那两只冥蛹王扭动着身体巧妙地避开。

    我四周数了一下,又有四只冥蛹王向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这也应该是这次全部的冥蛹王了,六只!

    好难缠啊!

    看到那六只冥蛹王过来,阿魏魍竹谣也是上去纠缠住了一只,不过它竹谣本事是防御,进攻的招式很少,它也只能勉强拖住一只!

    林森拖住一只,贠婺拖住一只,还剩下一只向着我扑来。

    就在我准备让安安或者古魅暂时不管那块石头过来照看一下的时候,徐若卉旁边的小梁渠康康忽然“嗷”的叫了一声,直接对着那冥蛹王扑咬了过去。

    那正冲向我们的冥蛹王也是吓了一跳,扭头就往后逃,可它的身子已经在半空中,尽管它翻滚身体很快,可因为没有着力点,它还是慢了半拍,被康康一爪子给按住了。

    “啪!”

    康康按着那只冥蛹王落到地上,那冥蛹王头一下卷回来就去咬康康的腿。

    康康那边动作也是飞快,飞快张开嘴对着冥蛹王的脖子就咬了上去。

    “呼哧!”围扑他血。

    康康一下就把冥蛹的脖子咬住,接着它就使劲儿晃自己的脑袋,就好像狗吊住了蛇一样,拼命的摔!

    康康一边摔,身体还一边不停地跳,让那冥蛹找不准平衡,无法攻击,它跳了十几秒后头一甩,就把冥蛹王摔到了地上。

    此时那冥蛹王已经被康康给咬死,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再看康康,它舔了一下舌头,似乎偷偷往肚子里咽了一些什么东西。

    我连忙问它咽下去的什么,康康一脸害怕我训它的表情说:“沾在我牙上的一些冥蛹的肉,我忍不住吃下去了……”

    听康康这么说,我赶紧问:“你不怕中毒吗?”

    康康道:“我觉得不会,我记得我曾经吃过这些东西,虽然记不清楚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了,可我敢肯定,我吃这些绝对没毒的,不信你尝尝!”

    听康康这么说我连忙摆手!

    它是梁渠,可能吃了那玩意儿没事儿,可要是让我去吃那些恶心的东西,我保证百分之百会中毒。

    既然康康没事儿,我就道:“既然你不怕那些冥蛹,那你就去把其他几只也咬死吧,作为奖励,你可以随便吃。”

    康康听到我这个命令,立刻兴奋的点头,然后对着正在和梦梦缠斗的那个冥蛹就扑咬了过去。

    看着康康扑过去,我心里也是稍微想了一些它的事儿,它吃过冥蛹,那肯定是在我父亲发现它之前的事儿,康康在那之前又经历了一些怎样的事儿呢? 麻衣神算子:

    我心中逐渐好奇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的月亮一下变得更红了,那红色的月光中甚至都有一股腥味了。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那红色的月亮上映照出了一张女人的脸,这次我看清楚了,正是刚才闪过佛光的时候,我看到那个人头的脸。

    不过这个时候的情况和那会儿还是有些区别的,那会儿我看到是一个人头,而不是月亮,现在我看到的是月亮上映照的一个平面的人脸。

    我再细想,就发现这张人脸我在之前还见过!

    “那幅壁画!”

    我和秧玥几乎同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