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521章 中秋圆月

    院子里的争斗结束,我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案子到这里应该算是到了结案的阶段。

    我走到贠婺身边看着贠婺道:“这棍子你确定要了吗?”

    贠婺点头:“我,它,缘!”

    这一切都是缘分使然,我也没有再追问。接着我就通知阿一,让它把林森叫回来,那大槐树不用烧了。

    再接着宁浩宇就一脸惊讶地走出来对着我说:“初一。你身边的这些东西都是……”

    我打断宁浩宇说:“都是我的朋友,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此时古魅回到了三死金里,阿魏魍也是钻回了书包,一会会儿的功夫。阿一也是变回打神鞭的形状飞到了我手中。

    安安那边则是在院子里和梦梦嬉闹了,梦梦最喜欢大块头的安安的,就跳在安安的肩膀上滚啊滚的。

    宁浩宇指着安安问我:“初一,那家伙是我曾经看到的那个手掌大的小东西吗?怎么变这么大啊?”

    我说,它饿了。

    接着我就用六断坤聚集大量的阴气出来,喂给了安安,安安也就再次缩小,然后跳到了梦梦的肩膀上打滚,梦梦一下就变得垂头丧气起来。

    在确定棍子不会再兴风作浪后,阿一返回没一会儿林森也就回来了,看着贠婺手中的拿着槐灵棍,愣了一下,然后问我们是怎么回事,我也就给他简要说了一遍。

    此时大雨已经停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也照到了大地上。

    白万里战战兢兢从副楼里走出。看着院子里的两具尸体问我:“大,大师,该怎么办?”

    严成既然都已经被杀了,也没有了挽回的余地,我直接右手掌心打出一团阳火,就把严成的尸体给烧没了。

    看着这一幕白万里的脸色都白了,他大概把我也当成了杀人恶魔,当下哆嗦着说:“大,大师,多谢你阻止了这一切,我答应给你的两百万。会尽快打给你的,您,您留给卡号给我。”

    我看着地上白万里父亲的尸体道:“你父亲的尸体,你赶紧背进屋里吧,他的寿诞怕是办不成了。这里该怎么收场,你应该没问题吧。”

    白万里就道:“没问题,没问题,我父亲病逝了,寿诞不办了,改葬礼。”

    我又对白万里道:“葬礼的话,我和宁浩宇都不能参加了,我们回去还有事儿,应该没问题吧?”

    白万里点头。

    白万里刚把自己的父亲背进屋里没一会儿,主楼上的那些年轻小伙子就醒了,他们因为被施了法,这一晚上发生了什么,肯定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看到院子里的狼狈景象,都呆住了,一个个下楼问发生了什么。

    我就告诉他们说,昨天天上打雷,把院子里的桌椅给引燃了,烧了个干净,后来又刮风下雨,把大厅的门都吹烂了。

    那些人又问棺材呢,大厅里的棺材呢,我解释不了,就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估计也被大风吹没了吧。”

    那些人一脸地惊讶说不上来话了。

    我们在离开之前,我又去看了看白万里,吩咐他要为这件事儿保密,不然就有他好看,白万里也是赶紧点头说一定保密,而且他也会让他的家人都保密,都一个字不说。

    这里的事情都结束后,我们就离开,到了村口的大槐树下,我们就发现那个大槐树下的空气格外的清新,整个村子里的邪性都消失了。

    离开白沟这边,我也就放心了。

    因为折腾了一晚上,一路回市里的时候,是我、林森和宁浩宇三个人轮换开车。

    到了市里,宁浩宇直接打车回去休息,而我们也是回家休息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七点多钟,我起来的时候,徐若卉已经没睡了,我推开房门,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她已经开始给我们准备晚饭了。

    梦梦、竹谣和安安三个在沙发上打闹,见我醒了,梦梦就跳过来,让我陪着它们一起捉迷藏,我摇头道:“我才不给你们玩,有竹谣的香气在,我藏那里都是立刻被发现,没意思。”

    正在玩闹的时候,我的手机就响了,我一看我没有记那个号的名字,不过看着有些熟悉,接了电话就听那头传来白万里的声音。

    我问他什么事儿,他就说,他已经安排财务把钱转到我的卡上了,让我查收一下,还说以后希望能在生意上对他多多帮衬一下。

    我说我会查下钱的事儿,然后就挂了电话。

    白万里这个人,我不想和他深交,他那个人的面相老无所依,迟早他身边的人都会和他闹翻,然后他会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挂了电话,我就给徐若卉说了一声,然后她明天把九成的钱转出去,然后取出一部分再给林森。

    林森那边的话也没有闲着,而在屋里教贠婺一些基本的棍法基础,有了武器,总得让贠婺会一些套路才行。

    见我过来了,林森就直接拉着我跟着一起学,见林森拉着我学,梦梦、安安和竹谣也就不玩了,全部过来要和林森一起学功夫。

    我们的太平日子应该可以持续几天了。

    转眼到了三天后,宁浩宇给我打来电话,说是白万里想着请我吃个饭,让他也去,我直接给拒绝了,这案子已经结束了,我和他的雇佣关系也就结束了,再联系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转眼时间到了阴历的八月份中旬,八月份的中秋节是团聚的日子,所以西南海家那边的徐景阳就给我和徐若卉打来了电话,问我中秋节要不要回成都去过。

    他这么一问我无所谓,徐若卉就有些真的想家了。

    挂了电话徐若卉就道:“初一,最近我们在这里也没事儿,不如咱们回成都过中秋节吧,我想咱们的那个家了。”

    徐若卉的父母、妹妹,外公都在那边,而且这两年,徐若卉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大大改善,如果所有的亲人能聚到一起过节,那该是一件多好的事儿啊。

    所以我也就点头答应了,这些日子我对爷爷门派的事儿也是又打听了一些,就发现我似乎是多虑了,他们那边没有丝毫的危险可言。

    当然这段时间里我也是给王俊辉打了不少的电话,只可惜没有能够接通的,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确定要回成都,我们也没有迟疑,第二天一早我就给宁浩宇打了一个电话告别,然后便开车回四川去了。

    一路上我和林森轮换着开车,我开车的技术也是与日俱进,只不过在我开车的时候,徐若卉的神经总是崩的很紧,很不相信我开车的技术。

    等着林森替换我的时候,她才跟着我一起休息。

    我们到了成都,先回别墅那边整顿了一下,然后就直接去了海家过节,林森和贠婺我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我的家人,所以这次去海家,我自然也要把他们带上。吗史匠巴。

    中秋节这一天,海家准备了丰盛的宴席,因为知道我们这边还有一个佛门朋友,所以海家还准备了一桌的素宴。

    我们有说有笑,抛开了所有的烦恼,只谈亲情和杂事,我心里忽然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

    宴席过后,海家的人就留我们在这边过夜,还给我和徐若卉准备一间靠近花园的房间,这里的屋内屋外的环境都特别好。

    有时候心太静也睡不着,所以徐若卉就让我陪着他去花园里赏月,这一天的月亮特别圆,走在花园的小径上,我下意识的运用巫门相术的修炼法门,结果就发现四周的月光精华飞快地往我身上聚集。

    这速度是我平时修行的四五倍不止,所以我干脆停下来坐到花园的一块石头上打坐。

    徐若卉也是发现了我的情况,也没有埋怨,不过她的眉头却是皱了皱,显然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开心的。

    只是这样的修行速度不是每天都有的,我只能对徐若卉说了一句抱歉,徐若卉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人,就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别着急,慢慢来,我在旁边也歇会儿。”

    说完徐若卉在旁边也是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开始打坐。

    随着月光在我身上的聚集,我就感觉我灵台上的相气越来越密,最后竟然出现了升段的趋势。

    这是我三四个月萃体之后又一次有升段的感觉。

    我能在没有奇遇的情况下,这么短的时间内又一次升段,完全是沾了萃体之后调息加快的光,当然跟萃体之后能够顺利修炼那巫门相术也是息息相关的。

    这次升段很平稳,我没什么痛苦的感觉,大概用了四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从地阶六段,顺利进入了地阶七段。

    等我收了气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麻衣神算子:

    见我收了气,徐若卉就高兴地问我:“初一,你刚才升段了?”

    不等我回答,天空中忽然落下一道金光,然后径直落在我和徐若卉的面前。

    这个气息很陌生,我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把徐若卉挡在身后。

    那金光闪了几下就道了一句:“李初一,我一来就碰上你升段了,看来我要好好祝贺你一下。”

    因为没有感觉到他的敌意,我好奇问道:“你是?”

    那个人就说了一句:“我啊,龙万天,你好朋友龙万山的哥哥,我今天来找你,是有一件事儿要拜托你和我弟弟一起去办,我家的相师说了,如果让他一个人去,可能会出危险,说要找了一个阴阳手的相师陪同才可以,我找来找去,这天下有阴阳手的相师,也就数你最好找了。”

    这个人是龙万山的哥哥,华东龙家的当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