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621章 有孕在身!?

    在我唤出生死门后,我心中也是有些忐忑,府邸洞穴是秽宸常年所居之处,又是他用来储存神皇手臂、犼的尸身的场所,这样的地方如果没有任何的防备措施,就这么轻易被封印了,那也太草率了。?  ?

    所以在准备封印之前,我异常的谨慎。

    “嗖!”

    果然,一道金光从府邸洞穴中射出,径直对着我这边打了过来。

    幸好我早有准备,立刻将召唤出的生死门挡在我的身前。

    “轰!”

    随着一声巨响,那金光被挡下,我的生死门也是随之晃动了几下,不过并未出现任何破碎的迹象。

    我的生死门,在我升了神相五段后,也是提升了不少,具体能挡下多少的神通,暂时还说不清楚,需要实战中进行印证。

    挡下那一道金光后,我没有再进行封印,因为那洞穴已经开始防抗,若是不制服它,封印很难进行下去。

    李念桦看了看我这边问:“父亲大人,需要孩儿收拾了它吗?”

    我想了一下摇头说:“你先等等,为父还有好多的招式需要在实战中实验一下,你且在旁边看着,若是为父出了什么纰漏,即刻帮为父填补一下。”

    李念桦点头道:“是,父亲大人。”

    让自己的儿子保护自己,总归也是觉得怪怪的。

    我收起封印和李念桦说话,那府邸洞穴也没有再出手,它在那石堆的上空不停的翻滚,好像在寻找出口,准备逃窜。

    可这是五鬼帝阵,岂是它能够轻易逃脱的?

    刚才那府邸洞穴打出的金光,有五重天仙的实力,说明这府邸洞穴差不多也是这个等级的实力了。

    而我现在刚好可以与五重天仙的实力者一战,用它来给我喂招,恰到好处。

    更何况还有我的宝贝儿子在旁边守着,我是绝对安全的。

    不过我心中又一想,若是那府邸洞穴为了自保,把神皇手臂放出来与我一战,我又当如何?

    那神皇手臂少说也有五重天仙的实力,我一个人面对两个五重天仙的实力者,是肯定没有胜算的。

    况且那府邸洞穴中不可能只有圣皇手臂和犼的尸体两样东西,肯定还有其他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

    我忽然觉得我不是和一两个人在打斗,我所面对的可能是一支“妖怪”大军。

    果然,我刚想到这里,那府邸洞穴忽然张开一个口子,一团团黑气便从那口子处喷了出来。

    而后这些黑气就慢慢地凝聚,一下成了百十多个黑色的魔物。

    只是这些魔物的实力都不怎么厉害,只有一重天仙左右。

    虽然魔物的单体实力与我相差甚远,可上百只同时对着我冲过来,那场面还是相当壮观的。

    当然这些魔物也是吓不到我的,我没有召唤水晶剑,而是飞快从背包里取出金乌火麟弓,然后飞快弯弓搭箭,数百只金乌火箭如雨点一样飞射了出去。

    “嗷嗷嗷……”

    一时间天空中上百只魔物哀嚎不已,凡是被我金乌火箭射中的魔物,没有一只能撑过三秒钟的,它们全部被金乌火焰所燃尽。

    这金乌弓的威力随着我的实力提升而提升,所以我现在射出的每一支箭都拥有接近五重天仙的实力,那些一重天仙的魔物是无法抵挡的。

    随着那些魔物的哀嚎,天空中那些黑色的魔气也是慢慢地燃尽,金色的金乌火焰照亮夜空,好像整个世界都要迎来黎明一样。

    看着那些魔物一一被我射下,府邸洞穴又是“呼呼”了几声。

    竹谣立刻翻译给我听,那府邸洞穴的大概意思是,我惹祸了,等着秽宸回来了,一定会来收拾我的。

    而我这边也是现了一个问题,这些魔物非但有魔气,不少还有妖气,而且它们好像曾经都是察隅地区的妖魔。

    怪不得近两年察隅地区变得安稳了不少,原来不少的妖魔都被秽宸给收去了。

    我心里也是清楚,这些妖魔被秽宸收走的时候,肯定不可能个个都是一重天仙,秽宸肯定是利用某种术法,强行把这些妖魔的实力给提升了上去。

    想到这里,我就问那府邸洞穴,那秽宸是采用了什么样的办法。

    府邸洞穴又是“呼呼”了几声,大抵是拒绝了我。

    不等竹谣给我翻译,又是一阵阵的魔气向我这边飞了过来,这一次那魔气凝聚成的魔物更多,少说也得有五六百只,这些魔物的实力层次不齐,厉害的有仙级的水准,差的大概只有入门天师的样子。

    这些魔物出来之后,同时对着我“嗷嗷”地怒吼,不过我从这些愤怒中还听出了一些胆怯,它们在害怕我。

    也对,毕竟我现在可是拥有接近五重天仙的实力,这些魔物在我面前连炮灰都算不上。

    同时我也现,这些魔物与刚才的那些魔物有所不同。

    刚才攻击我的那一批魔物,明显是经过改造的,已经没有了救赎的余地。

    可这些魔物却不同,它们好像还没有经过改造,它们的魂魄虽然入魔,可仍有送去转生的可能。

    想到这里,我就收起了金乌弓,这些魔物我不能一股脑的都给烧干净了。

    这些魔物被召唤出来后,也没有立刻冲向我,看样子那府邸洞穴并不能完全的控制它们。

    就在此时,府邸洞穴又“呼呼”了几声,这几声与之前它说话的时候风啸声明显不同,这次的声音是有节奏的,像是在吟唱诗歌似的。

    竹谣那边也是立刻道:“初一,是符咒,它在念符咒,好像是困灵符的符咒,它想着用困灵符去控制这些魔物。”

    听到竹谣这么说,我只是轻声道了一句:“困灵符?应该不是,困灵符是用来限制魂魄动向的,根本无法用来控制,应该是其他种类的符咒,可不管是哪一种符咒,在我面前,统统不好使。”

    说罢,我直接张开乾坤诀瞬间把这崩塌的山体区域就给笼罩了起来。

    接着在我乾坤诀范围内所有的魔物全部被我的命气小手控制。

    只可惜那府邸洞穴有些厉害,我的命气小手无法接近它,也无法将其控制。

    在我的命气小手,控制所有的魔物后,那府邸洞穴也是明白自己无法再控制那些魔物了,便停止了吟唱诗歌一般的风啸声。

    而我这边微微一笑道:“你若是真想挣扎一下,那就拿出一些真本事来,不停地放这些小东西出来,有什么用?”

    在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用命气小手侵入每一个魔物的身体,我开始肢解它们的身体,取出它们的魂魄,然后再用相术送它们入轮回,当然一些送不走,我就只能就地正法了。

    不到一分钟,这几百只的魔物就被我送走了七成,就地正法了三成。

    这些魔物差不多和整个察隅地区的魔物相等了。

    果然,那府邸洞穴没有再吐出妖魔,而是盘旋了一阵,又出“呼呼”的风啸声。

    竹谣对我说,那府邸洞穴是在求饶,让我们放它离开这里。

    那府邸洞穴很清楚,对付我一个人就已经很勉强了,若是旁边一直看戏的李念桦也出手的话,它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我看着府邸洞穴道:“让我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你把神皇手臂和犼的尸体交于我封印,这样我就可以放你离开。”

    府邸洞穴出一阵愤怒的“呼呼”声,不用竹谣翻译,我也是知道,它拒绝了。

    我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用再继续谈了,看招吧。”

    说罢,我手中的水晶长剑直接召唤了出来,接着我一个逆换术便到了那府邸洞穴的旁边,接着一招“青衣”对着那府邸洞穴就劈了过去。

    府邸洞穴吓了一跳,它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它的身边,不过它的反应并不慢,一道金光从它的身体里出,然后径直打在了水晶剑上。

    “当!”

    一声轻响,我微微退后了一步,那府邸洞穴也是向后移动了数米。

    不等我再进攻,我就现那一团透明的府邸洞穴还是慢慢地收缩,接着开始由透明色变成金色。

    再接着那金色飞快凝聚成人形,那府邸洞穴竟然化人了。

    而且是一个身着金色长裙的妙龄女子。

    她的头很长,一直垂到臀部,她的手中还多出了一把长剑,那长剑寒光凌厉,却是透着很干净的纯阳道气。

    这把剑是……

    此时远处山巅之上的穆迟忽然开口道:“圣尊,那是太乙剑!”

    太乙剑?太乙刀?打神鞭?

    这三个名字接连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太乙剑怎么会在秽宸府邸洞穴的手里。

    那府邸洞穴化为妙龄少女后,我还现一丝不寻常的地方,她身上的金色长裙有些束身,可她的小腹位置却微微隆起,不是她胖,好像是她怀孕了。

    难不成这府邸洞穴怀了秽宸的孩子?

    那秽宸把一个洞穴给搞怀孕,也是大本事啊!

    我心中胡思乱想这些,然后便问那府邸洞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秽宸的?”

    府邸洞穴这次口吐人言,对着我“哼”了一声没说话。

    此时我心中又闪过一个念头,她肚子里的是不是神皇手臂或者犼的尸体。

    秽宸身处天道规则之外,他会不会用天道之外的方法啊,在复活神皇和犼,而府邸洞穴“孕肚”就是他的复活神皇和犼的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