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552章 葬城和蓝海乐

    我心中有了怀疑,就忍不住直接向葬城求证。

    葬城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神秘一笑道:“故事要慢慢的听,你现在就知道答案了,故事的过程就难免有些乏味了,你说是吗?”

    我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在这个故事里,是不是会有一个叫翎姬的人,不,是神出现。”

    葬城又是一笑,然后问我:“还要不要听故事了,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间。”

    我自然很想知道自己过往的事儿,也就不再多问了。

    虽然我吃了平绣之给我的药,也能够想起过往的事儿,可那个药毕竟是平绣之给我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副作用。

    所以那药还是不能乱吃的。

    见我不再问问题了,葬城才继续说:“提到蓝海乐,那就不得不提柳永这个人,因为蓝海乐这一生受到柳永的影响特别大。”

    “柳永的祖上是山西人,他的祖父柳崇到福建做官,柳家随即迁到了福建,不过在山西还有不少柳家的亲戚。”

    “柳永的父亲柳宜开始在南唐为官,后来南唐被宋所灭,便在北宋供职,去了山东做县令,他先后在雷泽、费县、任城三地任职,而柳永就是他在费县任职的时候出生的,排行老七,所以又叫柳七。”

    “后来柳宜的官越做越大,到了北宋都城汴京任职,柳宜官做的大了,就想着衣锦还乡,可朝廷里事儿比较多,他又离不开,就让他的弟弟带着他的画像回福建崇安去,他名义上说是为了告慰家母思念,实际上就是在显摆。”

    “在柳宜弟弟携带画像回福建的时候,柳永也是跟着他一起回去了。”

    “柳永那个时候不过才十四岁而已,也是那一次回崇安,柳永认识了蓝海乐。”

    葬城不紧不慢地讲着柳永的故事,我心里的确是有些着急,不过好故事就得慢慢的细品,作为听故事的人,只能跟着讲故事的人的节奏走,如果打乱了他的节奏,我或许就听不到详细而精彩的故事了。

    更何况这个故事还是关于我自己的。

    提到蓝海乐的时候,葬城微微愣了一下,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到他带着一丝的缅怀,由此可见,他好像也是认识蓝海乐的。

    过了一会儿,葬城才继续说:“蓝海乐家居福建武夷山,是一座道观里的小道士。”

    “有一日蓝海乐随着师父下山游离,正好途径崇安,而那个时候,柳宜的弟弟正好带着柳宜的画像风光回城,他们的排场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那个时候蓝海乐也不过十六七的年纪。”

    “在人海中,柳永和蓝海乐对视了一眼,蓝海乐就忽然拦下柳家的队伍,他说柳永身体里有鬼怪作祟,如果不及时驱邪救治,怕是有生命危险。”

    “而柳永在跟随其叔叔回崇安的路上,的确身体有些微恙,也找郎中看过,说只是水土不服引起的病变而已,并无大碍,而且郎中已经给柳永开了几副药剂进行调理。”

    “所以在听到蓝海乐的一番话后,柳永并不相信,反而怀疑蓝海乐是江湖骗子。”

    “蓝海乐本来想辩解几句,却是被师父给拦下了。”

    “柳永的叔叔见状,也没有多加追究,毕竟自己是带着哥哥柳宜的画像衣锦还乡的,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儿搞的不愉快,随即差遣下人给了蓝海乐和其师父一些银两便继续赶路了。”

    “柳永的叔叔,是把他们当成了变相要钱的江湖术士。”

    “本来蓝海乐是不准备接那些钱的,可他的师父却是很不客气的收下了。”

    “等着柳永一行人走远了,蓝海乐才问他师父,为什么要接他们的钱。”

    “蓝海乐的师父说,收了这钱就说明他们和那一家人有缘了,有缘了也才能对那个小子(柳永)施救啊,道家万事皆讲究缘分自然,没有机缘,是不能随便帮助他人的,否则会惹上不必要的因果。”

    蓝海乐师父的话,听着像道家的禅,可又有一些佛家禅理的味道。

    所以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表情微微变化了一下,可我这细微的变化还是被葬城捕捉到了,他问我在想什么,我如实说出我的想法。

    葬城道:“武夷山是儒释道三家聚集之地,又称三教圣地,在这里道和佛有很多共同之处,佛和儒又息息相关,儒和道又有一些相通,总之这里是儒释道三家交集最多的地方。”

    “当然,有交集的地方就有矛盾,这三家的矛盾也是不少的。”

    葬城这么说,我大概就明白 你所看的《麻衣神算子》的 第1552章 葬城和蓝海乐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麻衣神算子》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