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243章每人一口棺材

    听着鬼王一通细说,他这不是请我们做客,而是打劫啊。

    可是我们目前的状态却没有任何反抗的法子,他挨个把我们说了一遍后就道:“好了,你们连夜赶路进山,多半也是累了。我给你们准备几个房间,去休息吧。”

    说着他对着内厅一指,一扇门“咯吱”一声就悄然打开,接着我就在正门口看到了一口大棺材。

    我不由心里一凉问那鬼王:“你不会是让我们睡棺材吧?”

    鬼王笑道:“没错,你们几个只是假鬼,虽然能进了这日覃城,可是却有很多东西还用不了,只能委屈你们暂时住进那些棺材里,你们放心,这些棺材都我是精挑细选的,每一口都很结实。”

    不等我说话,鬼王手中的阴拂尘一挥,我们几个人的身体一轻。就不自觉的向里面的屋子飘去,兔子一下跳到徐若卉的怀里。阿魏魍则是飞快钻进我的背包。

    鬼王也不去阻止,反而是冷冷一“哼”说:“魑、魍,你们身在五鬼之列,让我甚是反感,等着他们都死了,我再慢慢收拾你们。”

    我们飘到屋子里后就发现这屋子里紧紧巴巴地挤着八口棺材,我们这里正好八个人。

    接着八口棺材的棺材板“咯吱”一声全部竖了起来,我们立刻闻到一股腐朽的味道,我忍不住道了一句:“里面的尸骨不会还没清理吧?”

    鬼王笑道:“那是我们自己的尸骨,怎么能留给你们糟蹋,自然早就换了地方。”

    听了鬼王的这句话,我心里倒是松了口气。可让我们躺在别人用过的棺材里等死。这还是让我心里极其难受的事儿。

    我四处观看。想找找有什么机会,可鬼王却又一挥拂尘,我直接飞起来然后扑通一声掉进了一个棺材里。

    徐若卉忙喊我名字,问我怎么了,我怕她做出不理智的事儿,赶紧说我没事儿。

    可还不等我说完,棺材板“嘭”的一声就落了下来,把我所在的棺材盖了一个掩饰。

    我使劲去推,却发现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那棺材板却是纹丝不动。

    再接着我就听鬼王道:“哼,要不是你们几个人身上的宝贝特殊,我必须要等着你们自行鬼化,我早就直接动手杀了你们了,那能允许你们活到现在。”

    接着就听到徐若卉的惊呼声,我旁边的棺材传来“碰”的一声,怕是徐若卉被关进了我旁边的棺材里。

    我隔着棺材问徐若卉情况,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很小的声音传来:“初一,我没事儿,就是这里面气味不好,而且有些恐怖,不过好在有兔子魑陪着我。”

    再接着我就有听到几声棺材响,我们这些人怕是都被扔到了棺材里。

    过了大概两分钟,就听鬼王在棺材外面说:“你们就好好在棺材里睡上一觉,明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你们就会完全鬼化,到时候你们所有的宝贝都是我的了,不过……”上以贞弟。

    说到这里鬼王的声音一下变得很生气:“不过这一切都不足以来弥补你们从我们这里偷走的东西,远古神盘被你们的人盗走,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去拿回来,杀了你们这些强盗。”

    强盗?听到那鬼王这么称呼我,我在棺材不由笑了笑,因为刚才从碰到护院红厉鬼开始,我就把他们的面相看了个遍,所有鬼的田宅宫都主偏财,这意思很简单,就是他们靠偷、抢、骗为生,这里的所有的鬼,能活到现在,都是靠着抢掠附近或者更远地方的阴魂的贡品。

    听到我在棺材的笑声,鬼王忽然“呵”了一声说:“好小子,你竟然还有心情笑,等着明天你们鬼化结束后,我就先抢了你的身体再说。”

    我没敢再说话,因为我就笑了一声就注定我是第一个死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外面的威势越来越小,那就说明鬼王已经离开了这个屋子,此时阿魏魍也是从我的书包里又爬了出来,它蓝乎乎的身体,一下就把整个棺材给照亮了。

    棺材里扑了很多的破布和甘草,多半是以前那具尸骨用过的,想到这里我就用脚把那些东西往边上踹了踹,打死我也不想躺在那些脏东西上。

    我这边在棺材里“咣咣”直响,徐若卉那边就问我:“初一怎么了?”

    我说,没事儿,然后问她的情况,她还是刚才那些话,我暂时不用太替她担心,只是我们现在在棺材里等死也不是办法,我必须想办法,想办法。

    阿魏魍在棺材了飘了一会儿,然后用他的触手试着推了推棺材板,结果也是纹丝不动。

    完了,难不成我们真要一直在棺材等死吗?

    我隔着棺材喊王俊辉,问他有没有办法,王俊辉那边道:“暂时没有太好的办法,先等等看吧,或许等着天亮了,我们还有机会,这些棺材应该是在地面上,等着明天太阳光一晒,这日覃城肯定就会消失,到时候这些棺材上那鬼王的术法也会松动,到时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所以初一,所有的神通暂时都不要用,等着天亮了用。”

    王俊辉的话音刚落,阿魏魍就在我旁边说:“有鬼进来了,是纸鬼,他们都带着镣铐,应该是被这日覃城的鬼从外面抢来的奴鬼。”

    我问阿魏魍怎么知道外面情况的,它就道:“我可以通过气味感知到周围的一切,就跟你眼睛看到的差不多。”

    这本事还真是奇特。

    过了一会儿就听棺材板上传来一阵声响“嘭嘭嘭”,我立刻明白了,这些纸鬼拿着锤子和棺材钉,来把这棺材给封住了。

    这鬼王还真是小心啊,用术法封了这棺材不算,竟然连棺材钉也用上了。

    棺材钉、墨斗线,这些都是用来对付尸的极好用的东西,我们虽然是假鬼,可有身体,也算是尸体,用棺材钉封了棺材,我们若不是尸变的太厉害的,是没有可能推开棺材钉钉着的棺材板的。

    更何况我们压根就不会尸变。

    等着外面没有动静了,我又喊了一声贠婺,问他的情况如何。

    过了一会儿就听贠婺道:“我,好,没事儿,要睡觉了。”

    贠婺这个时候还能睡着,也真是心宽啊。

    这或许就应了那句老话了,傻人有傻福吧。

    贠婺说完,我就听吴教授和卓越那边也是喊了几句话,大概意思是不是我们要死了。

    我和王俊辉都没说话,秋天则是道了一句:“怕什么,这棺材是汉代的,能保存到现代也实属不易了,能在这个里面死了,等着过些年,你们再被人挖出来,那可就是考古界的名人了呢。”

    秋天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冷笑话,我也是服了她了。

    她好像很乐观,一点也不担心,我此时才想起来,那鬼王说我们之中,除了吴教授和卓越,每个人身上都是宝。

    我、王俊辉、李雅静、徐若卉和贠婺小和尚,那鬼王都说了他需要的东西,可唯独没有说秋天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所以我就忍不住问秋天:“你身上有什么宝贝,我们的宝贝都被那鬼王说出来了,你的呢?”

    听到我这么问,秋天就“呵呵”一笑说:“我长的这么俊儿,本身就是一件宝啊!”

    说完她自己在棺材里“哈哈”地笑起来了。

    想想那些声音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我不由觉得有些渗人。

    好吧,她又在讲的这个笑话够冷!

    接下来我们就闲聊了很久,面对这样一个处境,除了贠婺,我们其他人谁也睡不着。

    我在半夜里试了无数次,想要推开棺材板,可每一次废半天劲儿,也是动不了那棺材板分毫。

    最后王俊辉都劝我:“初一,别白费力气,好好休息,留着力气白天了用。”

    在棺材里待着的时间是漫长的,我没事儿的时候就拿出手机看一下,虽然没有半点的信号,可时间还是能看的。

    虽然煎熬,可时间总还是往前走的,很快就到凌晨五点多钟,再等一会儿太阳就要升起来了,我们的希望也就有了。

    可偏偏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轰轰”的声音。

    是雷声,这春雷阵阵,难不成是要下雨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外面就“哗哗”下起了大雨了,而且我还能感觉到这些雨直接下到了我们的棺材板上。

    “啪啪!”

    雨点打在棺材板上直响,我心里也是一下紧张了起来,这鬼物的房子是遮不住阳间的雨的。

    因为这雨点的声音太大,我喊了好几声徐若卉的名字,才听到她在一边答应。

    我问她情况,她就有些害怕道:“初一,我怕,我这个棺材有些漏水,好多雨水从缝隙里流进来了。”

    我让徐若卉别紧张,上面漏水不可怕,可怕的是下面不漏水,然后棺材板灌满水,那徐若卉就危险了。

    我使劲踹棺材板,可因为我是假鬼之体,根本用不上力气。

    所以我就准备要开启阴阳手,反正现在已经是凌晨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也开始运用体内的精灵之气,然后调动道气和相气开始运转,既然只有我一个人能使用神通,那保护众人的任务就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