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97章期盼中的婚事

    看着徐若卉的掌心留下一个小红血点,田士千就微微一笑说了句:“很好,没想到它和宿主融合的如此完美,竟然没有任何排斥现象,还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啊。”

    我们还没说话,田士千就把木盒子收起来。装进自己的破布袋里道:“我该走了,我们这一别,应该就是五年之后再见了!”

    说完田士千也没有太多的吩咐,转身就往门口走,我心中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他,比如以后我们需不需要让徐若卉注意什么饮食了,或者什么事情不能做了之类的。

    所以我就上前叫住他连问了两个问题,他也是想起了什么,然后拍拍脑袋说:“幸亏你提醒了我,我差点给忘记了,有件事儿的确我要给你说一下。”

    我也是松了一口气,心想幸亏我多问了一句。

    不过田士千这次没有说给我们所有人听。而是走到我耳朵边轻声道了一句:“记住,在这五年之内,你们两个不能行夫妻之实,不然会打破那丫头身上气血的平衡。让血母误以为改变了宿主,会做出伤害宿主的事儿。”

    “还有,万一那丫头不小心怀孕的话,它身体里的那只血母会把你们的孩子给吃掉,那可是造大罪孽的事儿,甚至会改变血母的品行,到时候它也可能会做出伤害寄主的事儿。”

    啊!?

    不等我反应过来,田士千拍拍我的肩膀说:“好了。接下来的五年苦了你了!”

    说完田士千打开房门就出去了,我本来要送他的,他直接把我推回房间里道:“行了,不用送我。”

    我只好站在门口对着田士千说了一句:“再见!”

    等着田士千下了楼,我关上房门后,徐若卉就问我:“初一,刚才田前辈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说接下来几年要辛苦你了?”

    这话当着王俊辉和李雅静的面儿,我有些说不出口,就笑着说了一句:“没事儿,都是小事儿而已。”

    徐若卉刚被种了蛊,王俊辉和李雅静也知道我们可能有很多话要说,就上楼去休息了,客厅里就留下我俩人。

    我想了下,就拉着徐若卉去了我房间。

    进了我房间。我先检查她掌心的那针尖一样的伤口,在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我就问她身体感觉怎样,有没有什么不适?

    她摇摇头对我说:“初一,放心好了,我没事儿,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异常,只是心里感觉怪怪的,毕竟我知道自己身体里多出一只虫子来。”

    说完她看了看我,然后又问,刚才田士千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什么。我“呵呵”一笑,就小声把田士千告诉我的内容给徐若卉讲了一遍。

    听我说完,徐若卉也是“啊”的一声,然后在身上小拳头打了几拳道:“啊,讨厌!”

    不过在打了我几拳后,徐若卉忽然对我说:“不过说真的,跟我在一起的这几年,真的要辛苦你了。”

    被徐若卉这么一说,我也是有些脸红了。

    过了一会儿徐若卉说:“其实我很喜欢小孩儿,那我们等着五年后,这蛊被拔出来后,我们就立刻要个小孩儿,好不好?”

    我对着徐若卉点头。

    我俩还没结婚,现在已经谈到了生孩子,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接下来几日,我每天都会问徐若卉身体感觉如何,她每次的回答都是,很好,没问题之类的,而她手掌那个针尖一样的伤口,也早就消失不见了。

    如今已经是腊月的下旬,再有几日就要过年了,蔡邧也是很通人情,没有给我们安排任何的任务,还给我们这些人每人准备一个五位数的红包。

    当然也包括林森。

    蔡邧对林森那边越好,我们也就觉得他这个朋友值得交,所以接下来几日,我们除了闲待着,或者去陪林森,就是和蔡邧一起喝喝茶,聊一些闲话,当然偶尔也会涉及到一些明净派内部的事儿。

    从蔡邧告诉我们的话里,我也是知道,赵家在吃了一个哑巴亏后,各方面都收敛了很多,这让蔡邧,以及海家都得以喘息不少。

    加上海府的千金,海若颖的蛊毒被解,蔡邧阵营可谓是皆大欢喜,这个年自然也是可以开心地去过了。

    只是我和徐若卉的婚事儿,海家那边却一直没有下文了,我心里在想,他们不会是食言了吧。

    而这几日里我们去过一次海府,就是海若颖醒来的那一天,不过因为海若颖是刚醒来,身子虚的很,而且还不能开口说话,所以我们在海府待的时间也不长。

    而在那不长的时间里,海府没有任何人提及我和徐若卉婚事儿的事儿。

    不过在徐若卉和海若颖相见的时候,我能看出海若颖眼神里的那一份感激,显然她是知道是自己的姐姐救了她。

    出了海府,徐若卉问我从海若颖的面相上看,她妹妹是不是要康复了。

    我点头告诉她:“是的,海若颖的疾厄宫的病气已经散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只要静养,过不了多久就能康复。”

    徐若卉这才放心。

    只是我们那次去海府,府上没人提我和徐若卉结婚的事儿,这让我心里有些不高兴。

    离过年越来越近,王俊辉就忽然对我,说是要带着林森回北方去过年。

    这一点我能理解,王俊辉虽然是师父带大的,可李雅静的父母却都还健在,他和李雅静已经结婚,这过年不回家陪老人,是有些说不过去。

    至于林森,亲戚朋友也在北方,在成都这边一个人在病房里过年也是有些不妥。

    所以我也是同意,而王俊辉决定要回北方,也是因为蔡邧承诺,正月十五前不会给我们安排案子,而王俊辉他也是会在正月十五前赶回来。

    至于林森的话,自然就会留在北方休养了。

    而我和徐若卉则是要留在成都这边,毕竟我俩在北方已经没有家了。

    本来我觉得这个年可能要很冷清,可在小年的当天,海家给徐若卉打来了电话,说是让我们去海府上过年,顺便谈谈我俩的婚事。

    海府的人这么说,我们自然也就赶过去了。

    等到了海府,到了之前海懿过寿的那个大厅,我就不由愣住了,因为在紧挨着海懿主坐旁边的位置上坐着一个老头子,而这个人,我认识,正是我的爷爷。

    见我进来我爷爷就“哈哈”笑了一声说:“初一,我们终于在这西南见面了。”

    我见到他心里自然也很激动,爷爷暗地里为我做了那么多的事儿,我很想说很多感谢的话,可这太肉麻的话到了嘴边,又有些说不出来了了。

    所以我反应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还我钱!”

    当下爷爷就被我气笑了。

    徐若卉拉了一下我,赶紧给我爷爷问好,我爷爷笑着夸徐若卉乖,然后让徐若卉过去,说是要送她见面礼。

    而徐若卉进了海家,不跟海懿打招呼,反而是先和我爷爷热乎了起来,这就让海懿觉得很没面子,在主坐上冷不丁地“哼”了一声。

    我爷爷和徐若卉都没理他,徐景阳和海慧则是在旁边尴尬地笑了笑了。

    然后徐景阳转身对旁边的一个随从说了句话,然后那个人就往后面去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让人去接海若颖出来了。

    徐若卉到了我爷爷跟前,我爷爷就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她说:“这玉佩不是啥值钱的玩意儿,是我自己没事儿雕琢的,算是我给孙媳妇的见面礼,不要嫌弃哈。”

    徐若卉很高兴地收了起来说:“我老早就一直听初一提起您,很早就想见您了。”

    爷爷看了看徐若卉,又看了看我说:“提我,那小子没少背后说我坏话啊。”

    徐若卉笑着说,没有,我都是夸他的。

    接着爷爷和徐若卉闲扯了几句我们才在他的旁边坐下,然后和海家的一众人打了招呼。

    接着徐若卉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初一,我知道你平时为什么那么多话,跟你爷爷学的对不?”

    我笑了笑没说话,这话我爷爷也是听见了,就道:“初一从我身上学到的最好优点就是嘴皮子利索,适合靠嘴吃饭。”

    我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不用嘴吃饭,难不成用鼻子啊?”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听了我的话,我爷爷忍不住要挽袖子揍我了。

    而此时海若颖从后庭出来,跟海懿和她父母打了招呼后,她就走到徐若卉这边对着徐若卉要行礼,被徐若卉给扶住了。

    海若颖看着徐若卉道:“姐姐,我在心里一直能感觉到,是你救了我,谢谢你,姐姐!”

    徐若卉看着自己的这个妹妹,也是感慨万千,两姐妹说了几句话,海若颖没有去徐景阳那边坐,而是紧挨着徐若卉坐下。

    海懿看着海若颖在这边坐下虽然有些不高兴,可碍于我爷爷在这边,也没说什么。

    人差不多都到齐了,我爷爷举起酒杯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和海懿喝了一杯酒,而后就道了一句:“海老兄,我这孙子初一你也看到了,人还行吧,虽然本事马马虎虎,也没啥钱……”宏投投血。

    听爷爷这么夸我,我顿时额头就流出了两行的冷汗,爷爷今天是来拆我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