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90章伟大的阴谋

    觉察到凶刀“冤戮”变化,我心里也是吃了一惊,不过我并没有迟疑太长时间,紧握冤戮就对着何艳苏那边冲了过去。

    何艳苏忙于和古魅的缠斗,无暇顾及我,所以我直到离她七八米的时候。她才回过神,然后“啊”的惊叹一声,不顾死活地往后猛退数步,她是想着尽快和古魅拉开距离。

    可她因为退的太急,难免有些接不了下来古魅的神通,她的肩膀就被古魅的青纱长袖狠狠甩了一下。

    被打中的何艳苏在空中翻滚了几下,肩膀上的青色明显褪去几分,而后整个影子在几十步外的地方落下。

    “呜呜!”

    何艳苏落地后对着我们这边愤怒的嘶叫了两声,不过我也听出,她这嘶叫中夹着不少的痛苦之音。

    见我也逼了上来,古魅不由看了看我手中的匕首说:“这刀很有灵性!”

    这话王俊辉也说过。他在给林森的这把凶刀开光的时候,就说过林森的这把刀灵性十足,现在古魅也这么说,这就说明林森的这把刀以后还要更加的厉害。

    我没有多提刀的事儿,而是让古魅跟我配合,赶紧解决掉何艳苏,然后去帮王俊辉。

    古魅点了下头,然后“嗖”的一声又飘了过去,我没有她那样的神通,只能撒丫子迈步,用尽量快的跑步速度跟上去。

    何艳苏想要跑,此时她的速度已经慢了古魅太多,古魅影子闪了几下就到了何艳苏的前面,何艳苏见逃不掉,便转过身对着我扑了过来。想要拿我当成突破口。

    可阴阳手开了一半的我,也不是软柿子……

    不等我心里威风够,何艳苏已经冲到我跟前,我连忙挥刀去刺何艳苏,她的速度是比古魅要慢,可比我却快了很多,我一下刺空,整个人就往前倾。

    古魅身子矮下去,对着我的胸口打了一拳。

    只不过她这一拳还没打到我,古魅的青纱长袖就飘过来,将何艳苏打向我的拳头给缠住了。

    那拳头在离我身体几公分的位置停下,我心里吓了一大跳。不敢再胡乱走神,挥着右手的冤戮就对着何艳苏的额头刺了过去。

    何艳苏赶紧挥着另一只手去挡,我这一刀就直接刺进了她那只手的手心。

    “呜呜!”

    何艳苏怒吼一声,身影就往旁边滚去,古魅用青纱长袖拉了一下也没拉回来。

    何艳苏挣脱了古魅的长袖,就开始在地上打滚,她捂着自己被我刺中的那只手,而我也看到她那只被我刺中的左手好像正在向外冒青色的雾气。

    古魅上前一步拿长袖卷起何艳苏的腰,接着用力一挥,就把何艳苏举到了空中。

    她的双手也是下意识伸开,我就看到何艳苏的左手已经不见了。

    我用阴刀的一次刺击。就毁掉了何艳苏的一只手,看样子还是永久性的击毁,恢复不了了。

    见状我就忍不住兴奋了起来,林森给我的这般冤戮还有这等神通?

    当然我心里也是清楚,如果这凶刀在老林手上,怕是也发挥不了这样的作用。

    我现在有些羡慕林森有这一把宝贝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凶刀是林森自己用了这么多年。一点一点养出来的,加上他对这匕首又爱护有加,它有了灵性也就不稀奇了。

    何艳苏被古魅的长袖缠住,我飞快过去又在她的右手,和双脚上各刺下一刀,不出所料,她的右手和双脚也是消失不见了。

    何艳苏这下疼的“呜呜”直叫,并开始不停地求饶,让我们不要杀她,还说她之所以来这里破坏万熙宁的阴婚,完全是竹林里那个道士指使,她只是一只养鬼而已。

    看来何艳苏知道很多事儿,让古魅把何艳苏放到地上,然后把冤戮横在她的脖子上问:“你老实说,竹林里那个邪道叫什么,他为什么要破坏万熙宁阴婚?”

    何艳苏立刻道:“那道士叫赵宏寿,是西南明净派赵氏长老家族里的大人物,至于他让我阻止万熙宁阴婚的原因,好像跟他们在这里实验的什么鬼修的事儿有关,具体的我并不知道,求你们放了我吧,我在死了之后无法投生,沦落为鬼魂,是赵宏寿养了我,告诉我只要破坏万熙宁的阴婚,然后和他再结发妻就能重新投胎的,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投胎,没有任何害人之举,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如果何艳苏说的真的,那我就这么杀了她,是有点过了,正在犹豫的时候,她忽然张开嘴,对着我又扑了过来,我当时正在思考要不要杀她,一时间就没有反应过来。

    可在一旁的古魅反应却是极快,她直接一抬脚把何艳苏给踩到了脚下,没有让何艳苏扑到我。

    惊魂未定的我,深吸一口气骂道:“我刚才有心饶你一命,可没想到你这个时候还心生歹念,看来我是留你不得了。”

    说罢,我一刀刺在何艳苏的头顶,顿时她整个影子就化为一团青雾缓缓消失了。

    在杀了何艳苏后,我那开了一半的阴阳手神通也是渐渐退去,同时我手中这把冤戮上的阴气也是褪去,恢复成之前那把普通人也可以使用的凶刀。

    消灭了何艳苏,我来不及多想她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正确,就往王俊辉那边赶去,只是他和那个叫赵宏寿的邪道已经斗到了竹林深处,而且现在连声音都听不到了,找起来就有些麻烦。

    加上这夜又黑,风有大,这“唰唰”作响的竹林里,我就有些迷路了。

    找了一会儿没有发现王俊辉和那邪道的踪迹,我就忍不住问古魅:“你能感觉到他俩在那里吗?”

    古魅摇头说:“一里之内肯定没有他们两个人。”

    一里之内都没有?这俩人边打边跑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不过再细想一下,一直在跑的那个人应该是王俊辉,他之所以把邪道引那么远,估计是害怕那邪道暗地里施展什么神通伤害到竹楼那边的三个人。

    这竹林不小,如果冒然去找,肯定太费力气,所以我就掏出命理罗盘,回到王俊辉和赵宏寿最初打斗的地方,然后采取了一些二人的命气把其灌入其中。

    接着这命理罗盘的指针就开始转动。

    只要有那个人的命气,这命理罗盘用来追踪还是很好使的。

    跟着罗盘,我和古魅走了十分钟才在竹林的大西头发现二人,而且这一路追下来,我们就发现这一路上的竹子不知道倒了多少根。

    多半都是那邪道赵宏寿用长剑砍倒的。

    见我们过来了,赵宏寿吃惊道:“我的那只养鬼呢?”

    说话的时候他用长剑逼退了王俊辉,而王俊辉手里此时也是多出了一把竹竿,不过已经被长剑削的很短了。

    王俊辉此时也问我:“初一,你那边都搞定了?”

    我指了指旁边的古魅说:“有她在,我能不赢吗,我让她去帮你。”

    说完我让古魅出手,王俊辉也没有阻止,古魅也是毫不犹豫地就飞身过去,同时长袖就对着邪道赵宏寿甩了过去。

    赵宏寿反应也是很快,往后退了一步,脚下罡步急踏,然后长剑对着古魅一指,嘴中默念几句,接着大声道了一句:“急急如律令--退!”

    “呼!”

    顿时一阵狂风大气,古魅就被那大风给吹飞了四五米,落地后还跄踉了几步,回到我们身边才勉强站稳。

    而且那狂风还在往我们这边刮来,古魅想要冲,可是却有些抗不住那些风,王俊辉那边把竹竿一扔,桃木剑挥舞两下,然后往背后一背,左手捏了一个太阳指诀,右脚猛在地上一跺道:“震!”

    顿时那呼啸的狂风“呼”的一下就停了下来。

    正在施法的邪道赵宏寿,身子也是跟着震了一下,然后往后退了几步。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王俊辉道:“好小子,你竟然能镇住我的道骨之风,你刚才施展的道术可是中派的镇山诀?”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王俊辉“哼”了一声说:“正是!”

    赵宏寿忽然“哈哈”笑了一声说:“中杂小派而已,半道半巫,竟然也敢在我们南方大派面前献丑。”

    趁着两个人暂时休战的时候,我也是赶紧插嘴把何艳苏被灭之前说的那一番话告诉了王俊辉。

    听到我说出他的名字,赵宏寿那边就愣了一下:“哼,那个孽畜,白养了她那么多年,到头来还是那么没骨气。”

    王俊辉深吸一口气,然后用极有威势的声音质问赵宏寿:“难不成万熙宁在这里成为鬼修,也是你们赵氏家族某个计划的一部分?你们到底在这里实验什么?”

    赵宏寿看着王俊辉又是“哈哈”笑了一声说:“哼,告诉你们也无妨,因为过了今晚,你们都会成为尸体,实验的就是人死之后,鬼魂如何顺利轮回的法子,如此以来,我们赵家的道者,即便是死了,也可以继续修道,有了鬼的身体,我们就等于又拥有了漫长的寿命,只要我们可以不断进步,我们的生命几乎等于不死不灭?”

    说完之后赵宏寿笑了笑又反问我们:“怎样,这个计划是不是很伟大,如果我们实验成功了,我们将会找到生命的另一种延续之法。”宏亚池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