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80章漂泊的养蛊人

    蔡邧说他们找了十五年都毫无收获,这让我觉得有些诧异,忍不住问了一句:“难道你们一丁点线索都没有发现吗?”

    “这……”蔡邧想了一会儿,继续说,“也不能这么说,我们每年都往那附近村子撒一些糯米粉。大概三年前去调查的时候,发现米粉上有几个黑脚印,除此之外就真的再没有发现。”

    黑脚印?王俊辉那边沉思了一会儿问:“能确定是尸留下的吗?”

    蔡邧点点头,王俊辉就道:“这么说来,十多年过去了,当年丢失的那具尸,还可能在西樾村附近活动了?”

    蔡邧再次点头说:“是,我们的人测量过那脚印的数据,跟十几年前的蒋潇简直是一模一样,很奇怪,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尸,她的重量也应该减轻才对,可是她却好像跟刚死时候的并无两样似的。”

    我之前听爷爷说过,一些厉害的民间神通者,可以通过人的脚印的大小和深浅,推断出一个人身高、体重之类的信息,如此看来明净派应该也有这样的人。

    另外现在的刑侦部门,好像也有类似刑侦手段,只是我不太懂而已。

    听蔡邧说完,一直仔细听着没有说话的徐铉就道了一句:“这些日子我也去现场走了一遭,的确是发现了一些尸气,只不过是很久之前留下的,你们如果去调查,应该不会有收获,只是我有些事儿。比较赶时间,否则我就替你们解决了。”

    说着徐铉主动去拿起另一个牛皮袋子说:“这案子先放一边,明净派有的资料差不多就是这么多,剩下就是详细之处,不着急,你们等下再看,我们先来说说这次那个蛊王携带者的资料吧。”

    通过徐铉的语气,明显能看得出,他对第二件事儿更感兴趣。

    另外蔡邧也说,这资料是徐铉找来的,那是不是说明徐铉也在寻找蛊王?

    如果是,那他找蛊王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徐铉把牛皮袋子解开。然后也是掏出几张照片来,不过都是黑白照片,而且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模样,穿着白衬衣,站在田野间,脸上没有表情,好像是对于照相激动,不知道摆什么表情,然后干脆绷着脸的那种,看起来甚是青涩。

    这孩子的五官整齐,眼睛很大。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眉毛极其不整齐,左边要比右边稀疏很多,不过他的右边也不是那么浓密。

    而且他双眉的形状都是相学中的扫帚眉。

    眉毛主寿,扫帚眉的寿命一般不会太差,可寿命以外的其他的方面就显得不是那么好了。

    眉毛又是十二宫中的兄弟宫,不整齐的眉毛往往会预示着兄弟不合,甚至反目成仇,而扫帚眉的人。更是如此。

    相学上说:前清后疏眉离散,兄弟无情心相欺。定有一二无后裔,老年财帛不如之。

    第一句说的就是此眉相者的兄弟亲情关系,后一句说的是有这样命相的人,兄弟中会有一两个没有子嗣的,且晚年生活分外贫穷。

    再换句话说,这样眉毛的人,一般会被视为方兄弟之相,兄弟如果认知到这些话,肯定会对其心生厌恶。宏低肠技。

    由此看来照片上这个人没有享受过兄弟情,甚至可能会被兄弟所弃。

    其他方面的话,因为是照片,看不到相门上的命气,也断不出什么来,我之所以能看出他的眉毛,是因为他的双眉的眉相特点,太过突出了。

    我们看了一会儿这张照片,徐铉就问我是不是能看出什么来?

    我点头把我简单的看出那几点说了一遍,徐铉点头说:“没错,你看的那些都很准确,这个人叫田士千,这是五十多年前的照片了,现在已经是什么样怕是没多少人知道。”

    “他出生在西南的一个养蛊世家,正因为他家里出了一个他,他的整个家族才一下衰落了下去,也正是因为出了他,也让整个西南都知道了田家的蛊术的厉害。”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忍不住追问徐铉,让他详细讲一下,他对着我笑笑说:“我既然把这些资料拿给你们,自然会把我知道的事儿都讲给你们听,你别着急。”

    接着徐铉就给我们简单讲了一下田士千的故事。

    田士千是西南田家的三儿子,他除了有来年哥哥外,还有两个弟弟,此外还有两个妹妹。

    西南的蛊术,向来以苗寨最强,少有汉家能与之匹敌,而田家作为养蛊世家流传到近代已经开始没落了,厉害的蛊师多半都跟着生苗转移到了深山之中。

    而流落在外的蛊师,一部分开始为国家效力,另一部分则是彻底转了行。

    田家是汉家的蛊师家族,自然不能跟着生苗躲进深山,所以就选择了投靠国家,那一年田士千十五,也就是拍这张照片的那一年,他们家里去了一个老道士,他看到田士千后,就对他的父亲说,田士千的面相方兄弟,如果把田士千留在家族中,可能会影响其他兄弟的气运,甚至可能断了整个田家的香火。

    听那个道士这么一说,田士千的父亲就准备把田士千送到北方一个远亲那里去养活,不过田士千好歹是田家的血脉,老父亲在田士千走的时候,给了田士千一本书,上面记载了整个田家世世代代的养蛊密传和心法。

    田士千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他私下里听了那道士的话后,就主动提出离家,跟着前来接他的亲戚去了北方。

    可到了北方后不久田士千就发现自己中了蛊,而且从厉害程度上来看,他中的是他大哥的养的一种叫囚魂的蛊,是他大哥要他的命。

    那种蛊,是用一种很毒的蜈蚣养成,下蛊的方式是以囚魂的虫卵通过食物下到人的身体里,然后虫卵就会在人的身体里孵化,然后随血液进入人的大脑,等蛊虫长到一定程度,它就会可以吞噬人的灵魂,让人直接死亡。

    他当时有些明白了,他虽然远走他乡,可是他大哥还是不放心他,害怕其仍然方克到自己,所以就动了杀心。

    田士千想起他离家的时候,他大哥给的那一颗糖果,他毫不顾忌的吃了下去,却不想也吞下了囚魂的虫卵。

    为了求生,田士千翻看了他父亲给他的那本田家的密传,也终于找到了解除蛊术的法子,所以他就再次离开家,踏上了求药解蛊之路,他这一出走就是几十年,而他的蛊师之路也是正式开启。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田士千是用什么办法解掉囚魂蛊的,徐铉被我打断,也不生气直接回答我道:“是一种毒草,叫蛇蔓,他吃了蛇蔓,用蛇蔓之毒毒死了囚魂,再找名医以金针刺入头颅,将囚魂的虫体取出,进而治好了自己所中蛊毒。”

    金针刺入头颅?想到这里,我都替田士千感觉到疼。

    徐铉继续讲。

    田士千在解了蛊毒之后,并没有回去找他大哥报仇,而是选择在北方救下他的那个神医家里学习医术,同时也在私下进行蛊术的研究,一晃十年就过去了。

    田士千出落成一个有为青年,蛊术和医术方面皆有了不凡的造诣。

    那一年田士千出师,神医扔下他出去云游,从此田士千就变成了一个人,而后田士千也离开了深山,他想着回自己的家乡看看。

    其实他当时并没有想怎样,只是想回去看看自己的家乡到底是什么样了,毕竟他在那里生活了十五年。

    听到这里,我有忍不住打断徐铉问:“那个神医去哪里了?”

    徐铉瞪了我一眼说:“我怎么知道,我调查的是田士千,那个神医是谁,我并不知道,他去哪里,还有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一概不知。”

    我不好意挠挠头,让徐铉继续讲下去。

    田士千回到自己家乡的时候,他们家已经衰败的很了,他大哥、二哥一年前因为跟生苗的蛊师斗蛊,命根子被毒烂了,无法再育子嗣,两个弟弟虽然健在,可蛊术平平,特别是他的小弟,生来怕虫子,见到虫子就想要跑,只能养个蝴蝶之类的,而且还是毒性很小的。

    田士千回来之后发现自己家境大变,甚是感概,便去了那生苗苗寨找当时蛊害自己两个哥哥的蛊师斗蛊。

    也是那一战让田士千大显神威,他单枪匹马,斗败了那个苗寨的所有的蛊师,还赢了那里一个大能蛊师养的一只蛊王。

    田士千回来后,整个田家顿时风光无限,田士千的父亲也有心让田士千归宗,可他的大哥和二哥却又新生了歹念,几次试图下蛊害田士千,可田士千本事了得,哪有那么容易被害,所以那哥俩几次下手都没得逞。 &&~

    终究有一天他们的行为激怒了田士千,他用自己打败生苗蛊王的蛊虫咬死了自己的大哥、二哥,然后负气离开了田家。

    于是那田家的威名在西南也犹如昙花一现,现在已经没人知道,当年的田家到底搬迁了什么地方。

    听到这里,我又忍不住问徐铉:“田士千养的那只蛊虫叫什么?是蛊王吗?”

    徐铉摇头说:“我不知道那蛊虫叫什么,相传,见过那蛊虫的人都死了,不过那只蛊虫既然能打败一只蛊王,多半也是一只蛊王了。”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比蛊王厉害的蛊,没有理由等阶会低于蛊王。

    我又问徐铉是怎么在西川得到田士千的消息的,他笑了笑说:“因为他曾经托人向我求了几张巫符,交货地点就在西川,只是我出了点事儿,不能亲自把符箓给他送去,就想着拜托你们了,正好你们不是找什么蛊王吗。”

    让我们送符箓?我怎么觉得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