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63章若颖

    徐若卉忽然发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我了解她的性格,更了解她对自己爷爷奶奶的爱,以及她对海家的恨。

    她回到海家,还没有享受到半点亲情的温存,就被海懿安排其婚事。自然心里来气。

    再换句话,亲情在这个家根本不算什么吧。

    徐若卉吼完之后海懿就拍了桌子一下,“啪”。

    一声桌子的响声,徐景阳和海慧两个吓了一跳,可徐若卉站在那里瞪着海懿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她是眼中全是愤怒。

    海懿在拍了桌子一下后也没立刻说话,两个人就那么僵持在那里,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此时我缓缓站起来,拉住徐若卉的手说:“若卉,你先别气,听我说下。”

    徐若卉紧紧攥住我的手。仿佛是害怕我答应海懿的那个所谓的条件,她害怕我离开她。

    同时她拉住我,也是因为她心里还是有些怕的,毕竟这是海家,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而我是她站在这里的唯一依靠,所以我绝对不能妥协。

    我拉着徐若卉的手看了看海懿,又看了看徐若卉的父母便道:“三位都是长辈。按理你们的话,我是应该听的,只可惜我之前答应过若卉,无论什么理由,我都不能离开她,我要照顾她一辈子。所以二十五岁那年,不管我是不是地阶的相师,我都会娶她过门。”

    “放弃若卉,我做不到。所以我能答应你们的是,我二十五那年再娶她,而这些年我也会努力提高我的相师品阶,只不过让我放弃若卉的事儿,你们莫要再提。”

    徐若卉也是道:“没错,不管如何我也不会离开初一的。”宏引引巴。

    看到我和徐若卉的态度如此决绝,海懿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凝重,看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海家应该很少有人这么忤逆他吧。

    过了大概一分钟,海懿没有发作,表情反而是渐渐收了起来道:“好小子,好丫头,你们这习性倒与我年轻的时候颇为相像。也罢,老夫允了你们,你是老李的孙子,前不久他来我这里作客的时候也提过你,对你评价甚高,虽然我暂时看不出你的过人之处,不过我相信老李他是不会忽悠我。”

    “再者,你也算是一个有骨气,而且有情有义的小子,进退把握也是得当,你这乘龙快婿,我们海家认下了。”

    “啊!?”

    我不禁有些意外,海懿就这么认下了,难不成他刚才的那一番话是在考验我?

    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吧。

    果然不等我高兴起来,海懿话锋一转问我:“我听说,你在入川的第一次任务中,抓了一只千年古魅,可否送与我,就当是你娶若卉的聘礼。”

    果然没那么简单,他转了半天的弯子,结果还是想在我身上捞点好处。

    明净派的门主想要这古魅,如今这海懿也想要这古魅,他们的心思我都懂,是想着把魅培养成人,然后供他们索取,进而延长他们的阳寿,他们都是垂老之人,寿命是他们的硬伤。

    为了延寿,他们怕是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特别是他们这种抓着权力不放的人。

    见我半天没说话,海懿又道:“怎么,我们家若卉还不值一只古魅吗?”

    听海懿这么说,我忽然笑了一声说:“海前辈,若卉在外面生活这么多年,可受过你们海家半点恩惠?现在你想用若卉给我作交换,你觉得我会同意吗,若卉是人,不是商品,如果若卉说,让我把魅交给你了,那我绝不犹豫,如果若卉摇头,那不管你说什么我也不会交。”

    说着看了看徐若卉,我想听下她的意见,看看她愿不愿意留在这个家,如果她想要留在这里,那我自然会交出魅,那样的她的日子会好过一点。

    如果她不想留在这里,那我也没必要交出古魅了。

    徐若卉没回答我,直接拉着我就往内厅外面走,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下海懿脸上彻底挂不住了,他“啪”的一声又拍了一下桌子,同时站起来道了一句:“站住!”

    徐若卉身子抖了一下,不过却没有停下脚步,依旧拉着我往外走,我回头看了一下屋里的三个人笑了笑说:“你们太让若卉失望了,若卉来这里要的是亲情,不是你们这显赫的家室。”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海懿表情没变,可徐景阳和海慧两个人的表情也是有所动容了。

    海懿的声音很大,所以他在内厅那一巴掌以及站住的声音,这前厅人都听到了,见我和徐若卉出来,他们也是一个个极其惊讶,有的人脸上是惊讶,有的人脸上则是嘲笑。

    我们出来之后,几个海家的下人就要来拦我们,可林森却是眼疾手快,一个箭步蹿到我们前面把离我们最近的两个人推开道:“怎么,想练练?”

    林森这么一说,那些人立刻都不敢上前了。

    林森可是连红厉鬼都能斗上一斗的人,这些人虽然是修道之人,可真打起来,不见得是林森这个武夫的对手。

    此时海懿从内厅出来道了一句:“都退下。”

    这样拦我们的人才走开,徐若卉拉着我要离开海家,她母亲海慧则是站出来喊住她道:“若卉,我知道你恨我们,就算你不肯为了我们留下来,那既然来了,总应该把所有的亲人都认识下吧,特别是你那个陷入昏迷中的妹妹,她知道自己有个姐姐,可是总嚷嚷着要去找你呢。”

    海慧这么一喊,徐若卉就停住了。

    徐若卉实际上是一个心肠很软的人,而她的那个从未谋面的妹妹,也是能够成为她心中的一根软肋。

    见徐若卉不走了,海慧就立刻过来拉住她的胳膊,把我们往里面拉,同时也吩咐人把王俊辉、李雅静和林森三个人也迎了起来。

    就这样,我们跟着海慧进了另一个偏厅的门,绕过一条偏道,便进了一处院子。

    海懿和徐景阳则是留在前厅继续招待那些客人。

    进了这院子,我们往西走,就进了一个厢房,这里面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在里面守着,见海慧过来,就道了一声:“太太”。

    海慧让那个女人先出去,然后再让我们进去。

    这屋里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屋里的布置很温馨,墙上还贴了不少的明星海报,一看就知道是少女的房间。

    屋子里并没有多少的中国风,我们进了里卧,就看到了一个和徐若卉长的有几分相似的长发女孩儿躺在床上,她闭着眼,面色平和,不过她的印堂和疾厄宫同时有两股黑气萦绕,已经重重地侵入她的相门,而且她的保寿官也是受到威胁。

    如果她印堂和疾厄宫的黑气不能及时清除的话,那她怕是活不过三年了。

    徐若卉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女孩儿道:“她就是我的妹妹?”

    海慧道:“没错,她叫若颖,是你的亲妹妹,她中的是血蛛蛊,而且蛊已侵心,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王俊辉在旁边不由问了一句:“难道不能请更厉害的蛊师给她拔蛊吗?”

    海慧摇头说:“那蛊是另一个厉害蛊师的本命蛊,如果强行拔除的话,那蛊会选择与若颖同归于尽,所以我们一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李雅静在旁边摇头说了句:“您的一个女儿已经成为你们权利斗争的牺牲品,难不成也要把若卉搭进去吗?”

    李雅静这么一说,海慧身子不由抖了一下,然后眼睛有些红润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也不想若卉回来,可我父亲他……说真的,我心里是真的不希望若卉回到这个家里。”

    海慧这一番话看起来是真心话。

    徐若卉问:“难不成就没有什么办法救她了吗?”

    海慧说:“有倒是有一个,就是找到一个养有蛊王的人,借用他的蛊王进到你妹妹的身体里,去把血蛛蛊吃掉,然后再由操控蛊王之人将其王唤出。”

    王俊辉又问:“这西南如此之大,应该还有养有蛊王的人吧?”

    海慧点头说:“有是有,可那些人行踪极其诡秘,我们费劲了心思也探听不到半点消息,要找到那些人,那可是需要莫大的机缘的。”

    一时间我们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麻衣神算子:

    又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徐若卉就转身要离开了,海慧问徐若卉去哪里,徐若卉便道:“我们会想办法找一个养蛊王的人回来救妹妹,我不想住在海家,这不是我的家。”

    徐若卉不住在这里,我也是放心了不少,她妹妹就是在这家里被人下了蛊,说明这一家人里肯定有那赵家的眼线,让徐若卉留在这里反而显得不安全了。

    她留在我们身边,有王俊辉这样的高手护着,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海慧知道留不住我们,也就没有留我们,只不过在徐若卉走的时候,她送给徐若卉一个玉佛吊坠,说是护身符,徐若卉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这毕竟是她第一次收到来自母亲的礼物。

    我们没有走前门,海慧领着我们从侧面出来,然后再领着我们去车子停放的地方。

    再接着我们就开车离开了海家。

    上了车徐若卉就给我们所有人说了一声抱歉,我们好奇问她为什么道歉,徐若卉就道:“我承诺帮我妹妹找蛊王,自己肯定做不到,所以要拉各位下水,所以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