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290章 当年的西南四人组

    我把整个村子查探了一下,就发现昆仑四人组的行进速度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快,他们并没有直接去村子中央的祠堂,而是挨家挨户地搜寻过去。

    说起这双泉村的房子,基本都是完好无损,所有看起来有些旧,但是绝对不破。

    从这些房子中我们甚至能看出一些古韵来。

    昆仑四人组暂时没有收获,同时我也没有在这村子里发现除了我们之外的任何人,我用心境之力把村子中央的祠堂也是探查了一下,结果就发现那祠堂被一股很浓重的阳气包裹着,我的心境之力和慧眼暂时无法穿透其中。

    如果说这个村子真的存在不死人的话,那肯定就在那祠堂里面了。

    其他的数百座房屋,我暂时没有发现特殊之处。

    只是那昆仑四人组挨家挨户的寻找又是为了什么呢?

    正在我思索这些的时候,秋季天对我说:“圣君,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开始讲这里的一些事儿了。”

    我点头说,好。

    我一边探查这昆仑四人组的行踪,一点也不影像我听秋季天讲故事。

    秋季天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父亲是西北秋家的人,不过却是旁系分支,在西北的地位很低,所以到了婚配年龄,我父亲就入赘到西南的一个隐世的家族中。”

    “也就是我母亲的家族,我母亲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大能的修士,在西南有一些地位,不过我母亲却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我姥爷和太姥爷都很看重我父亲的资质,所以教了我父亲不少的本事,我父亲也是不负众望,进步很快,四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升了仙级。”

    “那一年我刚刚九岁。”

    “我记得很清楚,有一个叫马展礼的修士来了我家,找到了我的太姥爷,说是让我太姥爷帮他出一个案子,他们在书房谈了一天一夜,最后我的太姥爷也是同意帮马展礼的忙了。”

    “在出那次案子的时候,太姥爷就把我姥爷,我父亲全部都带上了,临走的时候我父亲来找了我,他告诉我说,让我一定要照顾我的母亲,我当时没明白那句话的意思,还跟我父亲说,让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带好吃的。”

    “可是我却没想到,一个月后马展礼再次来到我们家,他这次来的时候是被人抬着过来的,他受了很重的伤,甚至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

    “看到马展礼的样子,我母亲转头冲回屋子里哭了起来,我那个时候毕竟也有九岁了,也是懂了一些事儿,我也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马展礼对我说,他会给我讲一件事儿,让我好好记住这些事儿。”

    说到这儿的时候,秋季天的眼神显得有些黯淡。

    接下来他以马展礼的口吻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秋季天的父亲叫秋平水,他的姥爷叫张一岩,太姥爷张耿,其中张耿和马展礼是平辈的人,两人关系十分要好,是拜过生死把子的兄弟。

    马展礼在去找张耿之前的一个月,他去了一趟昆仑,并目睹了一场恶战,交战的双方一个是昆仑隐宗的某位大能修士,另一位是一个实力惊天动地的僵尸王。

    起初马展礼并不知道,那尸是谁,后来才知道,那是将臣。

    那一战可谓的天翻地覆,昆仑助战的很多,最终那位大能神通者以自己性命为代价打伤了将臣,将臣带伤离开昆仑。

    昆仑的人也没有去追,而是带着那位隐宗大神通的尸体回了昆仑。

    马展礼目睹了这一切,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死掉的昆仑隐宗大神通的魂魄忽然凝聚成鬼,并找到了藏在附近的马展礼,他带着马展礼去了昆仑众山中一个山洞,并给他了两个木匣子。

    一个木匣子里装着一把玉佩钥匙,另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着一段锦书,带着马展礼找到这两样东西后,那昆仑大神通的鬼物竟然就匆忙散去了。

    马展礼也是清楚,那个大神通之所以选择他,并不是他的资质有多好,而是因为当时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而那位大神通者自己成鬼状态维持的时间有限,所以才挑选了马展礼。

    在马展礼得到那两个木匣子后,昆仑那位隐宗的大能对他说了一句话:“找到里面的东西,毁掉他,千万不能让其被将臣得到。”

    在那隐宗大能散去后,马展礼就打开了两个木匣子,一个是玉佩钥匙,另一个是锦书。

    锦书上有很多上古时期的文字,大概黄帝时期的文字。

    当时马展礼很好奇,黄帝时期怎么会有锦这样的东西,所以他仔细查探了一下那锦缎,就发现,那锦缎并非人类的产物,很可能是上古神族的遗物,只不过那些文字却是人类所书。

    马展礼对上古文字有些了解,很快就读懂了锦书上的意思。

    上面的文字并不多,记载的大概内容是这样的,僵尸始祖远古大神犼,魂魄一分为三,分别占据黄帝女儿魃,黄帝手下大将后卿,以及原来黄帝手下大将,后被派去受黄泉冥海的赢勾,这三个人的身体,化身三大僵尸王。

    将臣是神树和犼的身体相融合形成的僵尸王,所以是僵尸王中唯一没有犼意识的僵尸王。

    锦书上详细记载的是关于赢勾的事儿,赢勾看守黄泉冥海,后遇到犼的魂魄,他想要击败犼,却不想被犼的残魂打了个七零八落,最后身体还被犼占据了,在犼的诱惑下,赢勾魂魄和犼相结合,并把身体献给了犼。

    后来赢勾在犼魂魄的操控下危害人间,黄帝大怒,携轩辕剑大战赢勾,七七四十九天后,赢勾大败,身体被黄帝的轩辕剑斩坏,不过赢勾的魂魄却是带着无尽的尸气逃之夭夭。

    黄帝当时已经十分劳累,无法进行追赶,所以只能任由赢勾逃走。

    而在赢勾逃走后,便从人间销声匿迹,直到今天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过锦书的内容却是做了一个转折,然后说,赢勾和犼的魂魄带着无尽尸气之所以没有再出现,是因为他们被一个大能神通给封印了起来。

    至于那大能神通是谁,锦书上没有详细记述,只留下了封印的地址和一把进入封印玉佩钥匙,并告诫后人若是有一天有人想要获得赢勾和犼的残魂的话,那就进入结界,把那残魂给杀掉。

    故事听到这里我大概明白了,将臣想要得到的是犼的残魂,他虽然有犼的身体,也有神树所化的魂魄,可毕竟不是属于犼的,他的实力自然也无法与犼相提并论,所以他想要找回犼的魂魄,重新恢复犼的实力。

    想到这里我心中咯噔了一声。

    这灵异界可真是危机重重啊,几年后龙王出世,人龙冲突可能一触即发。

    前不久我们追查老人沟和石碾村的事儿,又探知有人要复活神皇,神皇如果真的活过来,人神大战一触即发,到时候毕竟生灵涂炭。

    现在我们又知道将臣要复活犼,犼如果活过来,肯定也水祸害人间。

    这还不止,还有那个虍烨。

    以及那个我还没有弄清楚身份的造神者,这么一分析,整个灵异界好像变得岌岌可危了,并不像表明上看的那么欣欣向荣。

    在我想这些的时候,秋季天继续以马展礼的口吻讲接下来的故事。

    得到那锦书后,马展礼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便去找了自己的生死好友张耿,张耿和马展礼都是那种真正办实事儿的修士,两个人一拍即合,在房间内谈了一天一夜,最终决定先去把犼和赢勾的魂魄给毁了。

    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一次案子是他们的一次噩梦。

    他们找到了山前村,遇到了噬魂风,不过张耿的实力极强,用大能神通把整个山前村的噬魂风强行压制了下去。

    没有了噬魂风,双泉村就浮现了出来,于是马展礼、张耿、张一岩和秋平水四人就到了双泉村前面,起初他们也不知道如何进村子,后来经过一番琢磨才知道那玉佩就是开启精灵结界的钥匙。

    于是四个人鱼贯而入,进入了双泉村。

    进了双泉村,他们就飞快向祠堂靠近,本来不大的一村子,他们走了二十分钟仍是没有走到祠堂位置,反而是走在村子的一条街道上,他们无论走,却怎么也走不出那条街道。

    几个人中了极其厉害的幻术。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道:“昆仑的人一间房屋,一间房屋的摸索前进难不成是为了避免幻术?你手中的玉佩钥匙是马展礼给你的,而马展礼又是从昆仑那个前辈那里得来的,既然东西是那个昆仑大能的,那他说不定也进过这结界,对这里面的东西更是了如指掌,所以昆仑的人知道这里面的细节也是情理之中的了。”

    秋季天道:“正是如此,那个昆仑的大能比我太姥爷和马展礼要厉害很多倍,所以他探知的消息,肯定比我太姥爷和马展礼一行人探知的消息要多,昆仑四人组掌握的线索肯定比我们多。”

    此时贺飞鸿道:“那位前辈那么厉害,又进过这结界中,为什么不直接把犼的魂魄给毁掉呢?”

    秋季天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看来这里面还有更深的隐情。

    我们简单说了几句,我就对秋季天说,让他继续讲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