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266章 丢失的骸骨

    我们车子停的位置很偏僻,属于乡间小道,所以晚上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过往的车子,徐铉那边来的很快,电话结束二十多分钟,他就到了我们车子的旁边。

    打了招呼,他直接上车,不等我问情况徐铉就说:“初一,开车吧。”

    我发动了车子,一边开车。一边问徐铉的情况。

    徐铉说:“初一,我这次来这边也是为了係囊之尸,依你的聪明,你应该也猜到了,我师父曾经也参与过那係囊的案子。”

    我问徐铉大概在什么时候,徐铉说:“很久之前了,那会儿咱们还没出生的,具体多少年前我也不清楚,我在我师父的笔记里听过这件事儿。”

    我让徐铉把当时事情给讲一遍。

    徐铉没有直接开始讲,而是看了看平绣之,平绣之就对徐铉说:“你师父的笔记中提到我了吗,我对七年前的事儿已经忘了一个精光,所以什么事儿我都不记得了。”

    徐铉师父的笔记提到过平绣之那平绣之在龙城这段时间怎么不见徐铉有什么反应

    听到平绣之的话,徐铉笑了笑说:“我师父的笔记里并未提及到您,多年前降服这係囊的时候,您并不在旁边。”

    平绣之有些诧异道:“不对啊,虽然我失忆了,可我隐约感觉到,那係囊之尸逃跑的时候,我在场,我感觉我曾经出过係囊的案子,我”

    不等平绣之继续说下去,徐铉打断他说:“平前辈,您是当今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药师了,您那能让人失忆的药,其药性您应该是最清楚的,会不会记得以前的事儿,仔细想下您就知道了。”

    平绣之脸上先是愕然,然后回归平静道:“难不成真的只是我的错觉”

    平绣之有些动摇了。

    我则是继续催问徐铉当年的事儿。

    徐铉以他师父的角度,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想当年徐道人意气风发,也算是灵异界的翘楚,加上他是一个散修,所以各大灵异分局纷纷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只不过徐道人天性喜好自由,所以并没有接受任何分局的邀请。

    而当时跟徐道人一样,被灵异分局看重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我的爷爷李义仁,他当时虽然没有现在的本事,可俨然已经是神相了。

    他们两个相互都听过彼此的名号,可却并未见过面。

    直到有一天徐道人在北方云游,其到了小马寺附近正好遇到了我爷爷,那会儿的小马寺寺庙并不是现在的模样,而是小马寺深山中一个十分破旧的老寺庙。

    只可惜那寺庙在后来破四旧的时候被砸了,近年来再重修了小马寺。不过已经没有原来的风格了。

    说回当时的故事。

    徐道人和我爷爷第一次相见,就是在深山中的小马古寺,那寺庙十分的破旧,里面只住着一个老和尚,那和尚名叫贞幽,其佛法造诣并不是多么高深,甚至很多经文他都不会诵读,他为人很谦和,很善良。

    我爷爷之所以出现在小马古寺是因为他接了一个案子,那个案子是这样的。小马寺附近接连四年有人失踪,有人看到,那失踪的人最后出现的地方都是小马古寺附近。

    所以我爷爷就到了小马古寺调查。

    徐道人到小马古寺的时候,我爷爷正好刚着手调查这个案子,两个人相见后格外的投缘。所以就决定联合起来出这个案子。

    加上小马古寺的那位贞幽老和尚很好客,所以两个人便在小马寺住下。

    关于那失踪人口的案子,两个人掌握的线索很少,就知道那些人失踪之前,都在小马古寺附近出现过,其他的一概不知。

    我爷爷也是给贞幽老和尚看来下面相,证明贞幽和这个案子无关。

    不过贞幽却是提供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是之踪的人中,有一个刚嫁到小马寺村的新媳妇,贞幽下山化缘的时候。也曾经去过那家人,所以知道那新媳妇长的模样。

    就在那新媳妇失踪前,他看到那新媳妇牵着一个小孩从他们的古寺前走过,他还上前去打招呼,结果那新媳妇并不理他,他当时也没在意。

    不过后来,他心中就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那新媳妇才刚结婚一两个月,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孩子,如果不是他的孩子,那是谁家的孩子呢

    贞幽对小马寺村的每一户人家都很熟悉,他可以肯定那个孩子不是小马寺村的。

    不是小马寺村的,又不是那个新媳妇的,那会是谁的

    还有,这小马古寺处在深山之中,新媳妇和孩子走过的那条路直通后山,那是一处荒山,不通任何的村子,那新媳妇带着孩子去后山做什么呢

    这么一想,贞幽也就去后山找了一下。只是他并未找到人,所以他就觉得新媳妇和孩子可能已经下山回家了。

    毕竟通向后山的路不是只有古寺前的那一条。

    可过了几天后,那新媳妇失踪的事儿就传开了,贞幽去打听了一下,就知道原来失踪的只有那新媳妇。并未提及任何孩子的事儿。

    把这线索跟我爷爷,还有徐道人讲了一遍,我爷爷和徐道人同时说了一个名字:“係囊”

    贞幽和尚,知识并不渊博,读书很少。所以并不知道係囊是啥,我爷爷和徐道人也都没跟他细说,就告诉,係囊是一个妖怪罢了。

    係囊是精怪不假,可它究竟是何种妖怪。是什么东西修来的妖怪,各种古籍上均无记载。

    而且自从晋朝之后,关于係囊的传说也是少之又少,所以对于係囊,爷爷和徐道人也都不怎么了解。

    两个人就按照贞幽所说到后山去寻找。第一天他们就有了收获,不过他们找到的并不是係囊,而是四个干枯的骷髅架子。

    后山有一个峭壁,那骷髅架子就藏在峭壁上的一个暗洞里。

    爷爷和徐道人把那暗洞查探了一遍,发现那暗洞并不是係囊藏身的地方。而是它进食的地方,係囊一年只要进食一次,所以它在这边留下的命气基本已经彻底消散了,所以我爷爷当时就用骨相的方式起了一个卦。

    具体是什么卦,徐铉在讲这件事儿并没有说,他只说那一卦毫无线索。

    爷爷和徐道人第一次进山,就有了一些发现,这算是一个好的开端,于是两个人就觉得要破这个案子指日可待了。

    两人把四具骸骨带回了小马古寺,贞幽老和尚看到四具骸骨,立刻开始念叨佛号,同时盘腿坐下为四具骸骨诵经超度。

    不过呢,贞幽老和尚的经文残缺很严重,就连我爷爷和徐道人两个外行人都听出了一些不对的地方。

    两个人并未去打断贞幽,贞幽也是十分认真的把自己所知道的经文念完了。

    那四具骨骸的魂魄早就散掉了,要么轮回,要么消失,所以贞幽的经文就算是念对了,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等着贞幽念完之后,四具骸骨并未淹没,而是暂时放到了小马古寺的一个房间里,贞幽知道我爷爷和徐道人的身份,所以对他们两个也是十分的信任。

    接下来几天爷爷和徐道人一直进山去寻找线索,可无奈自从那四具骸骨后,两个人的寻找就再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了,别说那係囊了,就连那係囊留下的任何气息两个人都不曾找到。

    整个案子算是进入了一个僵局。

    就在这个时候,小马古寺忽然也出了状况,放在寺庙里的四具骸骨忽然少了一具,最主要的是,无论是爷爷,还是徐道人,都没有发现任何偷骸骨人留下的痕迹,仿若是那骸骨自行跑掉似的。

    可爷爷,已经确定。那些骸骨已经是死物了,身上已经没有命气,所以按理说那些骨骸是绝对不可能站起来自己跑掉的。

    除非这小马古寺来了一个更厉害的人。

    可是更厉害的人,那他偷一具骸骨又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是系囊所为吗

    一番分析下来,两个人都迷糊了,同时也意识到这个案子逐渐向着他们控制不了的方向的发展。

    不过两个人都是灵异界的翘楚,加上他们都算年轻,正是气血旺盛的时候,哪里肯服输,所以他们依旧决定自己查下去。没有任何向外界求援的意思。

    因为丢了一具骸骨,所以爷爷和徐道人就在存放骸骨的地方布置了一个结界,只要有人再来偷那骸骨,他们会第一时间感觉到。

    到了那天夜里,爷爷和徐道人也就睡了,第二天一早,两个人起来的时候,发现那结界完好无损,可进到了屋子里的时候,他们就惊呆了,那骸骨又少了一具。

    现在已经变成两具了。

    两个人是又惊又怕,要知道,这次骸骨丢的时候,他们就在寺庙里,而且还布置了结界,可那骸骨还是丢了一具,最重要的是,他们却浑然不知。

    爷爷和徐道人相互看了几眼,谁也说不出一句话。

    这件事儿给他们的冲击力太大了,不过两个人都意识到,既然连续丢了两具骸骨,那剩下的两具骸骨很有可能也会成为目标,只要看好剩下的两具骸骨,说不定就能抓到偷骸骨的东西,甚至查到係囊的线索。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