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半仙 作品

第五百六十九章伏诛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其他人在哪里?”一边往外走,我一边问安萨黎。

    安萨黎说道:“我们现在去老河口,潘爷他们抓了这伙人的外应,问出了你小师妹的下落。而且我们已经约好了,一会到老河口会合。”

    听到他说找到了桑吉,我心中顿时松了口气,老潘他们的能力我还是很信任的,凭借他们出色的个人身手,以及丰富的对敌经验,就算遇到高手,也不是没有反抗之力,加上娴熟默契的配合,一般的高手还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自从我从军区疗养院离开后,又和李东去调查阿生的死因,而后遇到了陆海空,直到陆海空带着双鱼玉佩莫名失踪,我又奉师命前往天罚之地,这期间我与老潘他们很少有联系。

    而这一次,他们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直接跑来庙角村,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呢?

    我疑惑的问他:“对了,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对他们的及时出现感到十分好奇。

    安萨黎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对我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自从我走后,他们就一直在疗养院修整,直到前天,老潘忽然接到了院长的通知,说是有陆海空的口信,让他们带着九龙剑的断刃来大庙。

    他们四人也是满腹疑问的来到了庙角村,但刚到村外的时候,他们乘坐的汽车却突然抛锚了,几个人检查了一遍,也没有发现汽车哪里出了问题,于是就打电话给修车厂,结果发现大家的电话都没有了信号。

    更为让人惊讶的是,老潘背包却在这时猛烈的抖动了起来,他赶紧打开背包仔细一看,原来却是那九龙剑的断刃在抖动。

    老潘只看了一眼,就瞬间感到一股神奇的力量,要将他引导到某个地方,大家对这种事也都十分好奇,于是就跟着指引进了庙角村,一路上却没见到一个人。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老河口,看着干涸的河道,以及那个深不见底的大裂缝,几个人被狠狠地震撼了一下。不仅如此,一直拿着断刃的老潘还感到,心中忽然产生一种想要纵身跳进那个裂缝的感觉,这一下将他吓得不轻,马上就从河岸上跑了下来。大家也莫名其妙的跟着他往下跑,一直到了很远,那种感觉才消失。

    但是,老潘说,那股神秘力量还存在,并且一直想要引导他去那个如同眼睛般的裂缝。

    对于这些邪门的事情,大家已经见过很多,所以平静下来后,也就没有觉得有那么惊恐了,毕竟比这个更为稀奇古怪的事也都见过。

    几个人一番商量后,决定先去大庙见一下真鉴师傅,也顺便看看我有没有回来。本来他们还想给我个惊喜,所以才没有事先联系我,没想到现在这里却没有了电话信号。

    他们来到大庙后,却见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而且还看到有警察守在外面,慎重起见,他们并没有靠近,打算到找村民问一下我家的位置。

    结果来到村里却发现这里基本没人了,正在犯愁的时候,张野却忽然对大家示警,他发现远处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安萨黎和张野两人果断的跟了上去,没走多远,那个人就进了一个院子。他们两人艺高人胆大,见到那人已经进了屋内,就直接翻过院墙跳进了院子。

    来到了房子的窗外,就听到了一段谈话。说话的是两个人,通过他们的谈话内容,安萨黎初步了解到,这两人属于一个团伙,他们绑架了一个小女孩,想要用人质来换取一样东西。

    当听到了这些人要换的东西后,安萨黎和张野两人对视了一眼,面上都充满了惊奇的神色。因为他俩都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在打降魔杵的主意。而他们的交换对象竟然就是我。

    他们又听了一会,得知那小女孩并没有关押在这里,而是另有其地。而屋内的两人马上也要开始行动,其中一个人要去废河道的树林边等我,而另一人负责去看押小女孩的地方将人带走,似乎是要带到市里某个地方,然后再转移到外地。

    很明显,这伙人并没有打算将人质还给我。

    安萨黎和张野隐蔽好,等到那两人出门后,马上作出决定,由安萨黎跟着一人去树林,而张野他们则负责跟着另外一个人,前去营救小女孩。两人约好,事情结束后大家到老河口会合。

    安萨黎跟着前面的黑衣人,一直来到了河边树林,他发现这黑衣人还有同伙在这里,而且那人是个衣着怪异的老者,显然是个高手。不知什么原因,那个老者并没有跟黑衣人一起在树林边等人,只是交代了几句话后,就独自一人走向了树林深处。

    待到老者走后,安萨黎小心的靠近树林,而就是这时,我也从远处来到了树林。他觉得那老者有意隐藏起来,似乎有什么阴谋。

    于是便悄悄地向里面走去,想要先一步为我排除危险,结果他找到地头的时候,先是听到几声闷哼,随后就看到了一番奇异的景象。

    那老者默默地站在树林内负手而立,他面前却站着四个人,这些人全都穿着警服,形态各异的站在原地,如同雕塑般一动不动。

    安萨黎心中猛然一凛,暗道不妙。类似的场景他见到过,这个高手竟然会点穴。而他此时已经离那个老者很近了,他马上收敛起息,生怕被老者察觉。

    但是为时已晚,那老者猛地转身,向着安萨黎的方向看了过来。

    安萨黎尽管心中有些紧张,但面上却丝毫不惧,既然已经被发现,那就先下手为强。他果断的对着老者扔出飞刀。

    就在老者发现他的一瞬间,安萨黎就想好了对策。因为他知道,面前的是一个罕见的高手,绝对不是他能独自应对的。就算他腰间的手枪,都不见得能顺利击中对方,所以他只能智取。

    他要做的就是尽量分散老者的注意力,这才扔出飞刀,用来干扰对方的注意力,让他以为对手只有这种手段,然后再突然用手枪将他击倒。

    飞刀不出意外的被老者单手接住,并且他手指轻轻发力,“啪!”的一下,就将飞刀折成两段,眼中带着不屑看向安萨黎。

    对方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安萨黎在扔出飞刀后不退反进,迅速拉近双方的距离,以增加手枪的命中率。

    就在他拔枪锁定老者的时候,猛然间听到树林外一声隐约的龙吟,紧跟着眼角一道紫芒闪起。

    对面老者也发现了异常,见到紫芒后,他面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似乎被龙吟与那道紫芒吓到了。就在他分神发愣的一刹那,安萨黎果断的开枪了。

    “砰!砰!”这两枪竟与那道紫芒同时击中了灰袍老者,而在这时,他又见到树林外的黑衣人正飞快的跑了进来。于是他二话没说就开了第三枪。

    枪声过后,黑衣人与老者双双倒地。

    再接下来的事,我就全都知道了。对于他们恰巧及时的出现,我感到十分万幸,若不是有安萨黎,单凭那个灰袍老者,我自己就无能为力,天罡剑或许会伤到他,但绝对不会致命。如果不是安萨黎和天罡剑同时发难,灰袍老者可能也不会被当场打死,只能说这一切太过巧合,那老者实在是太过倒霉。

    现在想想,他没有直接出手对付我,可能是处于对天罡剑的忌讳,这人一身阴郁的气息,对天罡剑来说就是最好的补品。还记得在这之前,我和桑吉回家时路过树林,那时候天罡剑就突然示警,可能就是发现这老者在暗处跟踪我们,而老者也适时地知难而退。估计他要是再晚走几秒,天罡剑就会找上门去了。

    难怪这次宝剑会自行出击,这是看到美食后无法自拔的表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