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53

    打砸得吓死人。

    幸而还没有惊动楼下的宾客,不过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过来,保安扯开了新郎新娘,伴娘衣不蔽体被打得苟延残喘。不可低估一个失去理智的女人在这一刻的爆发力。

    酒店很现实,立即谈损失。还说要报警!小春忙拦着,“您们理解一下,这毕竟是喜宴,闹开了不好。我现在马上去把他们家大人喊上来,好好商量好好商量。”软之上面看着,小春赶紧下电梯。

    焦急的心情可想而知,小春忙里忙慌地向外走,

    “元小春?”

    一人叫住了她,

    小春看过去……

    岁月如果是杀猪刀,岁月对优雅睿智的人就格外优待!

    “?老师!”

    多年不见,元小春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位初中的外语老师。当年的帅小伙,如今的纯酿男神,克拉克盖博那个年代的迷人微笑,还是如此的内敛洒脱。

    尽管小春想好好和老师打个招呼。但是眼前有更着急的事儿,小春双手合十“一会儿跟您聊,有点急事儿去办……”一回头“小心!”饶是?律群已经很快出手拉了她一把,端着满盘甜汤的服务员还是撒了些她身上,不过还好,在裤腿儿上。他役有圾。

    “没事吧。”

    “没事没事。”小春不在意地弯腰扯着裤腿儿摆了摆,无奈地笑“太着急了……”

    “什么事这么急,”?律群问。

    这么多年过去了,别问他怎么只是一晃眼就能把她认出来。因为确实是印象太深刻。

    十五岁的孩子,

    要说当年给人的观感,可以应了白居易那首“长恨歌”: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这么说也不完全是姿容。而是一种感觉。小小年纪,好像就有“祸国殃民”的气质,但是,无疑非常吸引人,迷惑人……

    不过现在看起来,大了,那种引人犯罪的气息好像平和许多……

    她眼睛望向新郎新娘家属那桌儿,顾虑又无奈,“真难办,怎么好过去开这个口呢。”确实。两家人正有说有笑的,还不停有宾客过去敬酒……元小春沉了口气,“?老师,您来的正好,上去劝劝晴天吧,如果这事儿他们俩能冷静下来,最好在上面小范围解决,别影响到下边儿闹大了……”说了顶层的事儿。

    到底人是个有涵养的知识分子,还是个领导。挺顾大局地上去了。

    做事也是有条不紊,

    先安抚了酒店这头。他就打了一个电话,酒店这边立即总经理都下来了,一看见他,“?院长?院长。”点头哈腰的。他还是很有礼貌,“谢谢您们通融一下,给他们一点时间,这上面的事情叫孩子们自己解决,毕竟是个大喜的事儿,别连累了楼下老人们的心情……”总经理直点头“可以可以。”

    小春和软之虽然心里头都纳闷,再怎么“领导”也不过一个大学教授,怎么就这么“惧怕”了?不过现在这种状况能解决问题就行,谁还真去细想。果然,酒店这边摆平后。再去劝魏晴天那头,舒畅多了。一来头脑也冷静了,理智回归;再,他们这位?老师刚才的“权势感”叫魏晴天也迅速认清现实,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他的话还是要听的……

    总之,“天价夫妻”终于从这场婚宴里脱身出来俱是“累死狗”般,看都是惹得什么事儿!

    “回去好好休息吧,今儿这饭吃的,糟心哟。”

    软之把她送到单元楼下,小春拍拍车顶,“路上小心。”软之开走了。

    小春拖着疲惫的步伐往门栋里走,

    突然胳膊被人拽住!小春一惊吓,这边框手上的包儿就要甩过去!

    也被挡住了,“不错,今天反应很快。”

    小春看是他,忙又挣脱,“要死!跑这儿吓人!”

    禾晏放下挡包儿的手,不过这只胳膊还捉着,“生日快乐。”

    尽管这四个字说的面无表情,还是叫小春震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这么办好……

    他拉着她往小区一处亭子走,小春别扭着,可也没大闹了,一来在她家楼下,虽然天黑了,也没人在这花园里晃,可各家各户灯都亮着,大吵大闹还是会有人撑头出来瞄;再,他猛不丁那句“生日快乐”……反正别扭着。

    最靠院墙的小亭子里,

    小春看见石桌上摆着的东西……更是停在了台阶上……一股脑,小春有股泪意往外涌,

    那是一盘很简单的生日蛋糕,

    要说特别,就是上面抹满了石榴,

    小春憋着泪意就是犟那儿站着不动,

    禾晏拉扯她,“坐啊。”

    她甩开他的手,“你别玩儿我了!”

    禾晏不松手,神情愈发淡,“坐吧,给你庆生。”

    小春受不了地头侧这边,“不……”一回头,眼泪“啪嗒”就砸了下来,

    这种蛋糕只有她妈妈会给她做,做了十四年。

    禾晏这会儿好像也很固执,非把她按坐在石凳上,

    小春僵那儿,直着腰,眼泪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

    禾晏单手插了蜡烛,一个“2”一个“6”的字符。又拿起打火机点上,

    看她,“许个愿吧。”

    “你去死行不行!”

    禾晏点点头,“行。再许一个,能实现的。”

    小春一抹眼泪,“我的愿都实现不了。”

    “不说出来怎么知道实现不了。”

    小春盯着蛋糕,不抹泪了,任它砸,

    突然,

    “我想见妈妈,”她伸手挖了一坨蛋糕往嘴巴里塞,“我想见妈妈,”包的满嘴都是,“我想见妈妈,”

    禾晏侧坐着对她,一手搭在石桌上,看她,

    “好。”

    只见,渐渐一束光投影在那面墙上,

    慢慢,慢慢,浮现出一个人影……

    清晰,

    再清晰,

    如镜花水月,

    却,依旧清晰可见!

    “小春,生日快乐,妈妈做的蛋糕好吃吗……”

    小春张着嘴定在那里,

    包着的蛋糕、石榴往下落,

    小春大口呼吸,大口呼吸,

    墙面上的女人露着她娇气的笑容,

    “我的小春儿,妈妈在天上过得很好,种了好多你喜欢的石榴花。妈妈每天都看着你呢,就怕你怪我抛下你们而去,可是妈妈最怕生病了,早点上来真的很开心……”

    如同她渐渐浮现在墙面,

    她也渐渐消失在墙面,

    “小春儿,我的小春儿,别怪妈妈,好好活着,开开心心活着,妈妈看着你呢……”

    不见了,

    光影不见了,

    “妈妈!!”

    元小春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