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50

    乔小乔走到她身边,微垂头,在她耳边低说着。

    就见元小春抱着自己左肩的手越捏越紧,神情惊惧迷茫……乔小乔向后退一步,“这游戏我没心思参与了。你好自为之,最好的法子把那东西从体内拔去,一劳永逸,可你得防着,这幕后黑手怎么就看中了你?你该庆幸第一个发现的是我,虽然我也给你惹来了不少麻烦,可那个圈子里比我狠心的,大有人在。想摆脱厄运,想法子先治血吧。”

    元小春的步伐挺沉,往外头训练场走,她还得守信用把姚启蝶“解救”出来。却,不等她上场呢,女人已经受不住“轮番捧场”晕倒在台上。乔小乔的愤怒可想而知,他那神情。誓要每个人付出代价!

    这头,元小春已无暇顾它,心中的惧怕与躁急可想而知!乔小乔说得对,自己显然陷入一个看不见的疯子手里,哪有人这般癫狂,把一个大活人当猎物,任人游戏……

    小春这几日都奔波在医院两头,血液科是她常往之所。

    禾晏当然知道,心中肯定充满忧虑。

    那日医务室外的走廊。他看见乔小乔在她耳旁低语良久,虽然距离远,光线暗,可小春的惊惧与不安还是如此强烈地传达到了禾晏这里,叫他竟有隐隐的心疼之感……

    ……

    会议室门打开,

    禾智云被高参们簇拥着走出来,

    却,望见禾满右腿压左腿靠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人人从他身边过也不敢多看,他微笑着一个个看过去也没说起身。直到见禾智云走过来,禾满放下腿慢慢起身,“二叔。”禾智云一点头,“来了。”众人纷纷礼貌离去,叔侄两拾阶而上,秘书走后几步。

    “有空单独聊聊么。”禾满说,

    禾智云其实超级意外,小小的激动着。

    你知道他从会议室一出来,看见儿子坐在那里……

    人生头一遭哇!

    从小到大,他儿子第一次这么主动上门找上自己,还规矩坐在外头等候……也许,每个父亲享受“被儿子需要”早已习以为常,禾智云不,他儿子生来就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个性太独立,独立到枯冷……

    沙发边。禾晏坐下,两手肘放膝盖上,显得郑重而严肃,

    “爸,元小春的妈妈是怎么死的。”

    正在倒水的禾智云立即放下了水瓶,回头,蹙紧眉,“怎么问起这?”

    禾晏拿起茶几上的,点了播放键,

    “……我闺女从小就懂事,这孩子就是太痴了……我多想她妈妈还在,亲口跟她说说明白,她不是因为她才走,叫她放下……”

    禾智云走过来。指着“这是,宝卷?”

    禾晏点点头,“马上是她生日,我想探探她想要什么,结果得了这句话。”他说得清淡极了,却,再次叫禾智云震愣半天,

    最后,老爷子叹了口气,在儿子身边坐下,拍了拍他的膝盖,

    “小晏,我觉得这次变故对你而言也全非坏处,起码能叫你好好看看自己的心,对小春你到底……”

    禾晏听了似乎有些不自在,往沙发背靠去,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爸,说正事。”

    老爷子看了看他,又叹了口气,

    “小春的妈妈是小春十五岁那年自杀走的,她其实知道自己得了血癌,还没开始化疗,这个娇气的女人就得了挺严重的忧郁症,最后不堪其负,还是走了绝路。小春十五岁那时候也不安宁,听说是和一个男人……”老爷子看他一眼,禾晏始终冷着脸。“她妈妈走后,小春一度情绪崩溃,她始终觉得是她把妈妈害死的,宝卷怎么劝,把她妈妈的病历展给她看她也不信……”

    沉默了会儿,禾晏起了身,“我和元小春以前住的那地儿,之后,她去住过没有。”背对着他父亲,禾智云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说,“出事后,小春就和我们家,断了……”

    禾晏走出去,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小晏啊,你这要不是对小春爱之深……希望这次‘找回小春’的同时也叫你清清楚楚找回自己的心……”

    事实,这也是出事后禾晏归来第一次回到他们曾有的家。他以冬号。

    钥匙打开门,

    阳光透过窗帘,一束带着灰霾的光线直落在脚边。

    什么都没动,

    禾晏手里还拿着钥匙,在整套房里走了一圈。

    厨房,冰箱里的食物早已腐坏,却一看摆放,都是他的习惯。只除了两格格外刺眼,一格全是牛奶,长短宽窄的盒子乱放一气;再就是一格,全是零食,塞得满满的。禾晏心想,平常估计她也就动这两格,充分说明她十指绝不沾酱醋油,坚决不下厨!再看厨房各处摆设,也证实如此,都是他的习惯他的喜好。

    卫生间更是这样,

    禾晏有绝对洁癖,对洁具、毛巾甚至洗漱用品都严谨且亲自打理。

    这也在这个家有明显表现:除了客卫,他自己的卫生间,包括她房里的卫生间收捡的都是他的风格!说明,曾经,连她的卫生间都是他在亲自打扫……禾晏拉开她卫生间马桶旁第二格小柜,果然里面全放着她的卫生巾,一看牌子,和他那天问的一模一样……

    禾晏在她房里转了一圈,

    这里是放内衣的吧,打开,就是!

    这里放首饰,弯腰拉开门一看,就是!

    就是这么神!

    她什么东西放在哪里……禾晏凭感觉一试,全对!

    这个家处处是他自己的影子,

    处处,也是她的影子…… [~]  更新快

    回到自己房间这头,

    禾晏本能地放松下来,

    脱去外套,掀开床罩,禾晏坐了下来,

    两手叉腰,他看了看这三套间房的每一处,得怪他有好记忆,即使被抹去了,多瞧一会儿似乎慢慢也有了感觉……本性难移,禾晏一直相信这个理。纵是老天把他的记忆全部抹去,重头来过,他还是会走一样的路,绝不朝秦暮楚,朝三暮四。所以,很多东西,禾晏一旦认定下来,一定就是一辈子了,变不得,改不了……

    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看向书房,

    他相信,那里一定是他最长呆的地方,

    那里,也一定有许多能解决他疑惑的东西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