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46

    他果然把她变成了禽兽。

    大地为床,披星戴月。

    更难堪的是,软之远远地还躺在草地中央呼噜声震天,他们却隐在这边树下……这个面上来看本该属于她和“未婚夫”的夜晚……

    元小春抵死挣扎抵不住他牢牢掌控只属于她的身体密码,加上这条该死的裙子“辅助”……当他一?作气勇闯过那层膜!……嘿嘿。搞人的状况又来了,禾晏怎么也想不到她还真有这玩意儿?!他上纵弟。

    他往下看,月光下,他垫着的外套上看得清晰,见了血!禾晏忍着巨大的难耐,吼“这怎么回事儿!”

    是的,上次州府大楼那女大夫跟她说的话,他也字字入耳,倒真没入心,她处不处关他屁事儿。后来发现原来她是自己老婆,特别是刚儿抱怀里一“蹂躏”,禾晏基本上确定女大夫是“奉命鬼扯”,她怎么可能是处?

    但是,热血烫着他。烫得他一身发麻,她就是如假包换的处儿!!

    禾晏就是说撒,这女的你还害得了她?她这么能来怪事儿,不把你害得左右团团转!

    人家都是第一次发现不是处震撼生气,她能搞得你“是处”反倒震撼生气……禾晏同志要知道在他还没想起的某个角落有半屋子白布娃娃还没扎完,估计一次性他就得全戳满窟窿眼儿!哈哈。

    小春此时倒顾不上处不处,这事儿的震撼性对她而言早已过了气,

    她惊骇的是,

    此人这时给她的感觉像极了……

    “禾晏!你是不是禾晏!!”她已经叫出来。

    这样一来又给了禾晏同志多大的刺激!

    嘿嘿,别看身体上你在拿下她,情绪上,你早已被她妥妥地蚕食着,完全随着她在走咩……

    这种时刻,

    全世界的人都以为你死了,

    她却还记得你,还如此“给力”地大喊你的名字!……

    禾晏也恍了神,热了血,唯有以一腔“无敌勇猛”回馈她的“不忘之恩”,是的,她扎扎实实是我的女人,纵使我变了容颜,遭受再多的挫折,只要回到我的怀里,她恨我也好潜意识赖我也罢。本能里,她心里刻着我的名字,不由自主里,她随着我一同沉沦,沉沦……

    相当激烈。

    他扎实把她变成了掉进艳河里的母兽,除了叫唤就是喘息,除了生存就是做,

    小春声音都哭哑了,一开始还在“我杀了你!我饶不了你!!”

    慢慢变成。“轻点轻点,我疼死了!”

    最后,她迷迷糊糊,“你是不是禾晏,不,你怎么会是,他死了,你是鬼吗,呜呜,我在做梦吗……”

    总之,被炙情火焰灼烧都五谷不分,东西不明。

    禾晏把她啃噬的全是他的味儿,一丁点儿地方都不留白,愣是也像禽兽重新霸下归属权。不过他的喃喃可不胡乱。

    “宝贝儿,读过《史记孔子世家》么,‘纥与颜氏女野和而生孔子。’圣人都是野和生下来的,咱上古老祖宗就崇尚‘打荒战’觉得越是走得远才能找到‘神级的对象’,这样生下来的孩子才会有‘神力’。你不想要孩子吗,如果咱们这次有了,生下来的保不准就是第二个圣人。”

    信他的邪!

    信他的邪!!

    小春身子受着快摸天的冲击,脑子还得受他怪论调戏的冲击,

    “放屁放屁!谁要给你生孩子!你是禽兽,生孩子没……”

    禾晏忙捂住了她的嘴,恶狠狠,看来非得对她禽兽相毕露!

    “好吧,我就直言告诉你,我是禾晏的堂哥禾满。他托梦给我,他还留了个爱惹事儿的糟心媳妇儿在人间,叫他魂不安寐,死不瞑目!禾晏说,他最不甘心的就是没在她肚子里留个种儿给禾家绵延子嗣。他日日来叨扰我,我不堪其扰,干脆,就给你肚子里整两孩子,叫他安宁,我也清净。”

    瞧瞧他这都说的什么话!

    小春气死气死了!!身上软绵又被他全然刺穿辖制着,根本再无力反抗,唯有哭得惊天地泣鬼神,我的命运呀,我被禾晏害惨的命运呀,还有他这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更王八蛋更邪性的堂哥!还要继续谋害我……

    禾晏不管她哭声有多大,刚儿热浪情涌时,她叫得也不小。不过看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加上一身被自己折腾得红点点红块块的……禾晏稍翻了身,模样邪凶,动作却护爱得很。腿框着她的腰,脚跟还轻轻揉,单手搂着她的脸,一手还拍她的背,像哄毛毛。当然言语不饶她,继续威胁与诱惑交替施压,

    “小春,我知道你也想要孩子,看看刚儿你说梦话都在说这,你压力也不小吧,年纪都这么大了……我为什么说要两个孩子呢,要不这样,一个跟你姓,一个跟我姓。瞧瞧多好,你家也有后儿了,我们禾家也有后儿了,禾晏也能闭眼了……”

    小春还扭还哭,不过没刚才扭得狠、哭得用力了。你说他怎么就这么魔鬼?这会抓人的心来逞恶逞邪呢!

    “再说,我这也跟你说实话,你觉得秦软之真有能力搞出这大的阵势,”

    小春一下睁开了眼!

    瞪着他,

    他还轻轻点点头,

    “一会儿给你看看我为他花了多少钱,清单我都留着呢。你说,我能为他费这么多心吗,不都是为了你。说来说去,你只要给我两个孩子,这事儿,咱们全清!

    小春,事在人为,你刚才梦里也说了,婚可以不结,人不能没后儿。你和秦软之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都清楚。正好趁着和他的这个订婚关系里,如果你怀了孕,也没人对你说三道四……” 百度嫂索@ —石榴裙下

    恶魔肯定都是能说会道的,

    且,他们的能说会道还极具诱惑力!

    细节为你分析得清清楚楚,前后百步何去何从为你分析得清清楚楚,一张蜜嘴甜言也好,恶语也罢,叫你看得见希望,看得见最称你心如你意的光明!……

    小春还在哭,不过已经是哀哀凄凄地音往下走地妥协之音,亦或,堕落之音,

    她能怎么办?

    恶魔悄然已经拉开一张一望无际的大网,

    她,早已黏在上头苟延残喘,别无出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