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44

    秦软之爽了,感觉有了这次大订婚,这辈子、下辈子全打光棍都值!

    元小春坐着,他一手叉腰一手扶着她椅背靠着,眼角眉梢尽是得意。这桌儿还坐着他的父母亲友。

    看他闹出这大的阵势。他老子前儿单独将他扯到房中,“说,你哪儿来那么多钱!”

    软之冷着眼,“总之没花您一分钱,您尽等着祝福我就得了。”

    他老子当然不依饶,“混账小子!有多大能耐享多大的福气,你这是折了寿地呛死折腾……”

    软之听不得,大吼出来“是的!从小到大我在您眼里就是个烂泥糊不上墙的,这阵势我根本不配是吧!”

    “你还敢跟我吼!将来人把你撕了你别来找我!……”

    软之瞧着父亲无情的怒脸,

    好一会儿,

    从荷包里掏出,“方苗子么,我老子发炸了。”

    接着,将递给了父亲。他低妖技。

    他父亲一开始气势汹汹拿过还准备吼“不管你是谁!……”突然闭嘴了。眼睛慢慢睁大,显出震惊、不信、惊惧……软之不知道方苗子在电话里对父亲说了什么,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绝对是与魔鬼打上交道了,对方极具诱惑,也极其危险……但是,看见父亲越来越震惊且唯有服软般的情态,软之内心又涌出振奋,是魔鬼又如何!他面对的哪个不是伤害他至深的魔鬼?以魔制魔。这就是他秦软之的福气!

    父亲沉默了,挂了电话,他极其复杂地看着软之,久久说不出话来。最后,叹了口气,“你一辈子无能,可你有福气结交这样的人……也不能叫无能吧。”招招手,叫他出去了。至此,下边的活动父亲全程配合,始终沉默。

    方苗子无疑是能力卓绝的,这点软之早已不再怀疑。他三言两语就叫父亲无言以对,软之知道一定是直接打到父亲的软肋上。就像他绝不拖泥带水一夕间颠覆了佳乔的世界一样:你尝过一天之内,家人尽数被强行辞退后的滋味么,那种抓瞎无绪,投鬼无门……一股强悍凌厉的势力袭来,就是给你不可想的灭顶之灾!

    终于。软之等到了梦寐以求的这一刻,

    “软之!软之!求求你放过我!……”雍容大厅的门外传来女人凄绝地哭喊,

    宾客们全张望过去,

    靠椅子边的软之扭过头去,看了眼那头被几个保安拽着的疯癫无状的女人,浅笑着稍稍点头,保安们松手,女人踉跄一头疯发眼神癫迷地跑进来,跪在地上就抱住软之的大腿。“软之,软之,你还爱我的是不是,软之,我错了我错了!全是我的错!”

    软之没动,居高临下,

    原本,他无数次地幻想此一刻,他模拟出了多少此刻想说的,恶言恶语痛骂也好、好言好语嘲谑也罢……却,直到真莅临此刻,倒是一句话不想说了。

    真的,这样的女人,说什么呢?值么。

    他更期待的是门口随即带着愤慨、带着屈辱进来的这位……

    秦木阳本无论如何不得踏来此地一步。

    但是,父亲的逼迫,母亲的哀求……

    至此,他明白了一点,他到底是个非婚生子,他的父亲平常再器重自己,一旦父亲的感情天平还是偏向了他的真妻真子,自己和母亲立即被打回原形!……看看,母亲坐不了正席,甚至,亲友面前,不能妄说一句家事,因为,她始终是外人……

    软之的妈妈终究看不得佳乔这样的可怜,“软之。”喊了声他,但碍于小春在,又不好多说,

    软之回头看了眼妈妈,

    他的妈妈善良,永远不忍行“痛打落水狗”的道理,

    他不会,他知道这一幕该有多难得……

    “木阳,”软之如兄弟般喊了声他这个“兄弟”,并朝他招了招手。

    秦木阳不得不走进来,

    外人看来他到了翅膀长硬的时候,可以摆脱父亲高飞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还不是时候,父亲在生意场上是只老狐狸,看似放权给他,实际幕后掌控又防着他。再说,家族里像他这样能干的非婚子还有,父亲决心弃他也就在一念间……所以秦木阳恨死秦软之,他凭什么得到这一切!看上去他最不受重视,最受欺辱,是唯一一个远离家族生意的子女。但是,到时候,父亲的合法继承人只有他!且,也没见父亲有改变继承权的意向……怎么,他们这样费尽心机、辛苦打拼,到头来,还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凭什么,凭什么!!

    秦软之看似从小到大窝囊长大,可他承受过一分一毫生存的压力吗!

    像他们这样的非婚子,要凭万分的努力才能获得父亲的青睐,送你去最好的学校读书,让你得到亲友的认可,在家族企业里有好地位、好收入、好前程……

    秦软之呢,

    他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

    他没钱了,可以向父亲伸手要,

    亲友们再瞧不起他,家族里要遇见重大事情,比如祭祖,建议的还是“叫软之去吧,太爷爷原来最喜欢他……”

    太爷爷,

    呵,秦木阳他们见过太爷爷吗?

    他们连老家的祠堂都没进去过一次!

    这就是天生的不公,你叫他怎能不恨!

    哎,是的呀,天下哪有无缘无故的恨呢,

    换到秦软之这个角度,他所受的屈辱难道就能情有可原?

    软之微笑,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爸爸问我,一个订婚搞这么铺张承受得起吗,我说确实承受不起,如果是两对人的订婚呢?”

    他看了眼匍匐在脚下还紧紧抓着他腿仰头泪流满面的前妻,

    “我一直不明白,就算你看上她,她也看上你,我一开始也没有那样死缠烂打,为何你非要三番五次找机会就痛打我……那天在医院,我明白了,因为孩子。是呀,孩子都是父母身上一块肉,这块肉如果一直吊在别人名下,对男人而言,要打死对方的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软之回头,看着父亲,当着众亲友的面,

    “爸爸,佳乔怀了木阳的孩子,她肚子里有您的孙子了,我做主今儿叫他们也订婚,一天儿三桩喜临门,这排场就不为过了吧。”

    “木阳!!”

    那头,秦木阳的母亲惊怒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