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42

    禾晏很想了解一下自己的老婆,于是暗处瞧着她。

    信她的邪,人家一对夫妻吵架,她拿着个热水瓶在旁边看半天也不走。禾晏都瞧明白啥事儿了:估计女的父亲动手术,女的叫老公包个红包给主刀医生。结果这老公搞人得很,红包里包了一摞纸拿来,亏他有能耐还把纸剪成一百块大小整整??摞一大打,看上去好多哦。他本来是想糊弄老婆根本不打算送,结果被老婆识穿,那个一通吵……

    旁边都是些爹爹婆婆劝,她多事也去劝,叫禾晏哭笑不得的,她还出馊主意:“没事,这种红包也有法子送出去,你们在这些纸上面全写吉利话,那医生也高兴不是,又新颖又不违规还讨喜……”他叼爪才。

    别说,她这脑子动的还挺快。那对夫妻、爹爹婆婆又都来夸她好主意,瞧把她嘚瑟的,眼睛笑的眯条缝。

    “这姑娘长得好,又伶牙俐?滴,肯定蛮多人追吧。”老人咩,碰见喜欢的年轻人就爱提这些,挡不住的牵线搭桥本能……

    元小春是扯由头溜了,到把一腔心事全留给了禾晏。

    是呀,这是个很能招人的货。一不留神,她要真被人拐走了怎么办?

    现在棘手的不正摆在眼前么,

    她要真一仗义用事嫁给了秦软之可咋办!

    刚楼下那幕摆明就是“赌气求婚”,依小春个性,十有八九会帮秦软之撑起他这个脸面来……

    禾晏难办的是,如今他顶着的是“禾满”这个身份,而禾满在京城有妻室,虽然禾满和钟毓分居多年,各过各的,可这二人的纠葛一时也真是说不清楚。他大伯禾漫清帮这个忙时也是一再感叹,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钟毓了。听这口气,禾晏这谋面不多的大嫂“颇能容人”:只要不离婚,禾满在外头如何胡闹,她都能睁只眼闭只眼。

    禾晏原只打算借禾满这个身份回来破了枪案的迷,之后。禾满的人生原封不动还给他。可没想到有元小春这茬儿啊……禾满要未婚,他能这么为难么,抢着娶过来不完了!……嘿嘿,禾晏大神自己可能都没觉察到这点,自晓得元小春原来是自己老婆,加上之前她能“陪睡入眠”的好功能,这会儿占有不罢手的心才强烈咧!

    可现在,该怎么办?

    就算他现在以禾满的身份回去跟钟毓先离了,且不说钟毓那头能不能松口。毕竟禾满丧命的这场车祸还牵连着超级混乱的婚外情,前头也说了,车里两个女人,两个女人的背景都不同凡响,谁都饶不过禾满。那如果这场离婚官司打起来……最痛苦的,莫过于他大伯了吧,家丑再次被翻出来……

    再说,这一闹腾起来,只怕也赶不上小春“仗义入婚”的节奏,眼看着他们先结了……

    目前,禾晏确实还不能放弃禾满这个身份,至少在枪案没查清楚前,他不能轻易暴露。再说,如果这桩枪案真是元小春招来的。他更不能暴露身份了,否则,再次引来杀身之祸,于小春而言也不安全……这样一来,他怎么能把老婆保住呢?

    思来想去,禾晏只能出下下策,顺水推舟了。与其冒着她被别人娶走的风险,不如顺着形势让她先跟秦软之“凑合着”。

    秦软之这人,他在查小春的时候有些了解,一来,元小春和他几十年的交情,她对他定是擦不出火花;再,秦软之其人,那楼下一幕看来,果然人如其名,软懦窝囊……不过这婚是一定不能叫他们结,至于怎么由“结婚”将就成“订婚”,只能在秦软之身上下功夫了。

    ……

    软之这次是深受打击,加之伤未痊愈,见天儿躺在病床上一蹶不振。

    禾晏没想错,元小春那天为看顾他的面儿,没说当面应,扶起他来那也是扶持不弃的意思。

    软之感激小春仗义的同时,又自是一番悲戚不已:他拿什么养小春?口口声声“我和我妈妈能从秦家分来的所有财产都给你,我能养你,养你十辈子都行。”全是意气用事的话呀,激将的话呀,当时一心只想说给佳乔那个贱人听,叫她后悔!老子不是没钱!

    却,

    他和他妈妈确实能从秦家分得不少钱,前提是,他妈妈和爸爸离婚!

    这可能么,

    且不说他老子明知要折一半财根本不容离婚,他那痴情的妈也不得愿意呀!

    于是,那番意气用事的话不仅换不来贱人的后悔,还可能招来更大的耻辱:仇人和贱人都等着在看呀,你如何养她十辈子?大话谁都会说,大事儿你来做呀……

    软之快被这种屈辱感逼疯了,若不是这几天小春的鼓励照顾,他的消沉几乎就要往绝路上走了……

    这天,小春上班去了,软之胡子拉撒地仰躺在病床上睁着眼像个木头人。

    “当当,”有人敲门,他也不应。

    这人轻咳了一下,“给敌人最大的报复就是你的成功,躺在这里望天,它帮不了你,它只会给你更不堪的后状。”

    软之一下坐了起来,“你是谁?”

    门口,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一副笑模样,干干净净是个文化人,奸奸诈诈像个律师。

    男人手里提着公文包,走进来且回身优雅地合上了门。

    “您好,我是长旗律师事务所的方苗子。受我当事人的委托来和您协商一件事。”

    “你当事人是谁?”软之当然警惕,

    “这个您到不必详解,主要由我代表就行。”他礼貌递上名片,“总之,我的当事人和秦木阳并不和睦,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所以想和您协商一件事。我们有共同的目标,都不想叫秦木阳太得意。”

    软之显然不得放下警疑,

    男人在他床边的靠椅上坐下,始终带着放松的微笑,

    “您有疑虑这可以理解,请听我把话说完,愿不愿意合作全凭您自愿。

    是这样,那天在这医院中庭下面发生的一切,我当事人也看到了。您别介意我把话说直了,您的妻子显然见利忘情,被秦木阳迷惑地不可能再回头。最为不堪的是,你们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软之受不了,“直说吧!”

    “我的当事人也是正经生意人,肯定不得做违法不义之事。只是见您遇见这样的不公之事实在心有不平,愿意助您一臂之力,叫秦木阳颜面扫地。”

    说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他,“您看看这个。”

    软之打开一看,大惊!

    全是佳乔家人的资料!

    “不说这里面所有人的生活会受到影响,可以保证的是,大部分人的就业形势会发生严峻考验。”

    软之看向他,

    他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全当你才是他的服务对象,周到,善解人意,

    “那日见您好像对一位女士求了婚,看得出来,是赌气给他们看吧,其实,您大可不必真拿自己和朋友的婚姻来夺回这个面子。 =

    只需要一个隆重的轰动全城的订婚典礼,加上这些人的境遇,”他看了眼软之手里的文件袋,

    “相信那天,无论是仇人还是贱人,脸面上都会很好看。”

    “你们这么帮我,你们得到什么?”软之当然要问这,天下没有免费的早餐!

    “只要是能打击到秦木阳的傲慢,叫他颜面扫地,我的当事人心中舒坦了,这就是所得。其实说白,他也不过想借您这件事出口气罢了。

    愿不愿意全在您,您也可以考虑几天,能行的话,给我电话吧。”

    男人起身,微一点头告辞了。

    回身阖门前,看见病床上的软之紧紧握着文件袋看着窗外,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