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38

    “鹰眼”是城里近期崛起的一家挺火的俱乐部。

    它的特色在于将电脑游戏里的部分场景微缩实景化,叫玩家们能真刀实枪地体会“斗”之乐趣。

    重俊提着一只篮筐进来,打开竹盖儿,里头一只猫仰着头用幽蓝色的眼睛看着乔小乔。

    它叫大云,乔小乔养它快五年了。这几天它牙疼,就差张嘴诉说了。猫书上说,布偶猫忍耐力特强,受伤后一般都不出声,主人要注意观察。乔小乔观察了,用手触摸它的牙,它躲,的确是疼,只能送它去医院了。

    “这牙估计得拔。”重俊蹲下来扒开大云的嘴,瞧它那左尖牙一日长似一日,牙根也黑了,手碰它能感到松动,大云往后躲,那肯定是疼,除去拔牙,想不出他法。乔小乔点点头,“拔了吧,顺道把牙也洗洗,反正要打麻药,昏死一会儿,醒来时病牙没了,口里馨香,和别的猫互舔人家也不嫌弃它。”重俊笑“那我带它去了啊。”

    乔小乔一人呆这屋里叼着烟组合弹弓。

    之所以跑“鹰眼”这种地儿窝着玩这些有的没的,主要也是躲清静。魏凝的下场是惨,不容她狡辩,除了买凶杀人这条,还多出了许多旁罪,各个也不轻,数罪累加,成了大案,弄得异地受审判刑……为她说情、走关系、施压的人太多了,乔小乔一旦确认板上钉钉尘埃落定,就懒得再搭理这件事,管它几多人仇几多人恨……他此番处置魏凝也太过心狠手辣,魏凝在里边是挨了打的,听说还数度自杀,魏凝的家人痛骂乔小乔是魔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偏偏乔小乔桩桩件件拿得出证据……

    乔小乔从小就是做弹弓的好手,只要一把尖嘴钳子他就可以窝一把很漂亮的弹弓。这种弹弓用皮筋儿,用气门芯,甚至用听诊器的胶皮管作动力,从旧皮鞋上剪下一块皮兜,置于后部,一把神气的弹弓就成了惹事的东西,打马蜂窝,打人家玻璃,打鸟已经算是很文明的行为了。

    他正在垫皮兜儿,服务生送进来一壶清酒。乔小乔爱喝清酒,初喝时只觉得淡淡如水,后劲儿却足。

    他近期常来这儿一人这么呆着,服务生都会送清酒进来,不疑有它,乔小乔自得自乐喝了几口,继续完善弹弓……忽然,脑中一刺痛,人就那么毫无预示地倒了下去!……这也算乔小乔马失前蹄吧,他哪里想得到本城中有人竟敢这样明目张胆算计他!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吧,

    门推开,一前一后进来两人。

    明明先进来弯腰探了探乔小乔的鼻息,朝禾满一点头,“行了,挺平稳。”

    禾满进来,在乔小乔身边坐下,随手拿起还没组装好的弹弓,瞧了瞧,继续组装,边淡淡说,“开始吧。”

    明明先将乔小乔扶正靠好,他自己也在对面茶几边坐下,

    拿起手边一瓶矿泉水就朝乔小乔脸面上撒去,

    乔小乔有了动静,貌似十分难受地头左右转了转,眼,渐渐眯开……显然有点意识,却绝不清醒。这药的厉害就在这里,麻醉成分恰到好处,叫你不清不楚间如梦游般……

    禾满扭头看他一眼,慢慢做弹弓的手没停,

    “你叫什么。”

    半天,

    “乔小乔。”

    “认识禾晏么,”

    “不认识。”

    “认识元小春么,”

    “认识。”

    “怎么认识的,”

    又是半天,

    “她腰上有图,这是个游戏,很有意思的游戏……”

    “说清楚。” 百度嫂索@ —石榴裙下

    说不清楚了。乔小乔又沉睡而去。

    明明叹口气,“这东西真只能刺激一下大脑,我说有时限吧。不过做这么一点出来真不容易!”

    禾满又开始拆手里才拼好的弹弓,

    记忆超群,

    放回原处的位置跟刚拿起的时候一模一样!

    包括他们走时,乔小乔脸面尽干,倒下去的位置,手脚摆放的位置……一模一样!

    好似,这十来二十来分钟里,房间里安然无异,没进来过一丝儿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