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37

    乔小乔没走多久,下午下班前儿,魏凝就被几个军警提走了。凉子进来说,那女的脸色卡白,吓得不轻,刚儿还那横,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所里人只知道元小春逮回来一双泼硫酸的案犯,具体针对谁,不熟悉案情的同志并不知。

    这事儿跟吞了苍蝇般膈心,小春好几天心情不好。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软之那头着实也是出了状况。

    宝卷生辰那晚,软之一个电话打来就累她扁担山还遇了劫,元小春这几日又糟心,没顾上他,今儿再次接到他一个求救电话,那头吵闹非常,软之甚至带了哭腔,“春儿,我快被打死了!……”盲了音,元小春当然着急,回拨过去无人接听,这是个上班的点儿,小春只得侥着幸往他单位赶,结果真在来路上遇着一滩血,听围观群众说刚才是有人在此被一群人殴打,伤者已经被送去临近的131医院了。

    元小春在131的急诊室找到了软之,面目上都是血,胳膊也断了。

    人家好心人正找他家属呢,说给他电话里“老婆”那个号码打过去,停了机,正准备给他妈妈打呢,元小春来了正好接手。小春好好感激了人家好心人,给软之也办了入院手续。

    这是元小春第一次见软之掉泪,

    刚在急诊室,他在手术台上一看见她……血渍拉忽的脸扭过去,元小春还是看见他流了泪下来。

    伤口都处理好,人被推进病房,

    元小春脱了外套,卷起袖子利落走进洗手间打来热水,

    弯腰想给他擦脸,他头扭一边“一会儿我自己来。”

    小春没停手,坤着脸,“等再成个好手好脚的人,没人拦着你。”

    小春给他擦脸时,软之又掉了泪,好像还有些憋不住劲儿越哭越伤心,当真是这才有了发泄。

    “哭不丑,可总得有个哭的理由,怎么了,家里出事儿了?”小春还是心软地问,

    软之闭着眼头依旧扭着,“佳乔跟人跑了,她跟谁好我都能放,可为什么是秦木阳!”软之的泪越流越多,也许,在元小春跟前他也不想再掩饰什么,这是他此生最大羞辱了。

    元小春明白了,难怪他如此。

    家家一本难念的经,

    软之贪他老子的财,却实事求是说,着实也是窝囊。

    他老子的野种各个狠角色,尤其这个秦木阳最厉害,他赚的只怕早已是他们老子的百千倍,却,始终介意的还是自己野种身份,于是,处处给软之为难。

    软之呢,确实能力有限,从小被欺负大,肯定也恨死他!老子跟前,软之和他妈不得待见,还被小老婆和这些异母兄弟们欺辱不断,现在,老婆都跟最恨之切齿的仇人跑了!……

    如此家事,还是他和他老婆的家事,元小春实在不好开口,只得哥们儿情谊拍了拍他,“先把伤养好吧,旁的事,正好趁这段时间冷静好好想想,这毕竟是你一辈子的事,能挽回就尽力,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管和我吱声,阿姨那边,你没想好之前还是别惊动她,我这几天也帮你照应着,放心。”

    软之抬起断手捂着眼睛,“小春,我是不是很孬,看着佳乔上了他的车,我去追,追不上还被人打成这样猪狗不如,死又不敢死,只会腆脸向你求救……”

    元小春起了身,居高临下看着他,

    “软之,我人生中最狼狈最绝望的时刻你也见过,现在,不过咱两换了个个儿,就像当年你跟我说的,没有孬不孬,只有熬不熬得过去。如今,只能靠你自己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