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33

    禾满蹙眉瞄着她,怎么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好吧,这些都在其次,关键是搂着她,还真睡着了?好像奔波多时,焦躁多时,终于找着落脚的窝,这里是归处,可以安下心、全然没负担地入眠了……嗯,这点实属难得,肯定不能放过。为求个好睡眠,也不能放过。

    身下的女人可能还在她自己的梦境里,睡得极不安稳,可又醒不过来,看来她是个贪睡的,却在这种情状下无论如何又放不过她自己,不得安枕。

    他敲了敲前排座椅,一人回头,“哟,醒了。”

    他也没起身,不过手向外摆了摆,同志们都明白了,下了车。

    还不到清晨六点,天边翻起鱼肚白,大地整个还显暗沉,但是空气出奇得好。

    几个男人下了车,且离车走远了几步路,有人在田埂上跳跳活动活动胳膊腿儿,有人点了支烟,好空气下抽烟不知是害自己还是幸福自己。

    他们黑灯瞎火在扁担山这里转,就为一种名叫“金钱活门蛛”的新鲜宝贝。

    你知道的,在地面上生活是一种冒险,有无数可怕的、恐怖的陷阱正默默张开大嘴。于是,无数动物移至地下生活,尽管牺牲了光明,可换来了安全。遗憾的是,这份安全仅仅是相对,所以迫于生计,它们在地下也打响一场场别具特色的地道战,比如这种新蜘蛛类宠物,金钱活门蛛。

    瞧瞧此时蹲在田埂上男人们手里把玩的小东西,像一枚古钱,又像一个迷你小磨盘,超级可爱。它学名叫“里氏盘腹蛛”,就因为肚子那里不仅扁平还有各种花纹,活像古铜钱,所以人送外号“金钱活门蛛”。这小东西性格温顺可爱,并不像其他蜘蛛类那样好斗生事,生活主要以防守为主。你把它埋在地下,它饿了,特好玩儿,当昆虫路过,不小心踏到“古钱”上,它只需一收肚子,昆虫就会落入它事先挖好的地道,哈哈,美餐到嘴!

    于是,时下,“金钱活门蛛”成了最炙手可热的“掌心宠物”,市场前景极其可观。

    这也是同志们的惊然感受,

    禾满自那场车祸醒来,好像确有所改变,

    当然,还是那么混不吝,不过,感觉有脑子得多,特别是赚钱,简直神了,指哪打哪儿,只要他下手搞的东西,全赚!

    这不,他又看准了“金钱活门蛛”的财路,要说这位“州副总记”也挺不顾正业,政务漫不经心,倒在这些生意经上兴致足,好几个晚上了,就在周边这些坟山转,看哪里最适合“金钱活门蛛”养殖……

    车里,

    禾满在慢慢剥她衣裳,嘴里还在念,“乖哟,睡,他妈大灰狼就不会来找你;乖哟,睡,他妈大色狼就要来找你……”跟儿歌似得,

    尽管嘴中无好话,可当元小春上边衣裳被他剥下肩头,禾满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嘴里念叨啥呀,像习惯这么边剥她衣裳边哄些混话一样……禾满眉蹙更紧了,闭了嘴,坚决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他只把元小春衣裳剥到胸口以下,然后起身自己脱了衬衣也露出肩膀头子,看元小春眉峰蹙紧快要醒了,没空欣赏美人儿赖床模样,赶紧挨着她,脸贴脸,颈交缠,咳,元小春这快醒的别扭样真还挺像媚欲下的难耐无法……咔咔咔,连拍数张。滟照这事儿虽说下作,但是拿下一个女人永远是最致命的,禾满本非善类,他也不想多费口舌,这种万年烂招儿能取得最大效率,为何不用?

    收起,禾满慢慢起身靠椅背上合眼,单手扣自己衬衣扣子,用左手,

    突然右手一抓,准确抓住元小春要踹过来的脚腕!

    坏不坏,他就知道她一醒会来这一招,特意留着右手等着呢,

    懒洋洋扭头看过去,

    元小春狼狈地被他抓着脚腕,人却连爬带滚地起身忙把自己衣裳裹紧!“畜生!畜生!”脚还在用力蹬,喊得眼睛都红了。

    蹬得好大劲儿,禾满只得两手都用上,却还在笑“再用劲儿点,车晃动越大,外头人会以为我们好猛哦。” =

    元小春猛地向后仰下去重新栽到椅座上,仰着哭,两手到也机警,依旧利落地扣好身上所有扣子,然后,两手捂面,哭得伤心。她到底招谁惹谁了,命运这样不济,连遭毒手……

    禾满俯下身来,往她两手捂着的地方钻,也拿出来,

    “是叫元小春吧,以后我就叫你小春同志了,看看,我里就是这么设定的,给你专门建了个文件夹呢,全是你的春睡图,嗯,以后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拿出来看看这些,估计瞌睡马上也会来……”啪!被元小春一巴掌呼到地上!

    其实她是一巴掌想掴他的脸,禾满当然闪得快,打着手了,掉地上,

    禾满也不着急捡,起了身,居高临下,睨着她,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些照片我已经传到网盘,你要不听话,我保证,你家人,你亲友,你同事,人人电脑桌面上都会有我俩的‘情意缠绵’,独乐不如众乐。”

    元小春闭紧眼,嘴巴咬着手背,泪流的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