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26

    元小春仔细瞧过他临摹下来的东西,地道战一样的图纸。他摹的特别认真,有时候还盯着思考。元小春算是看一眼都头疼,跟心脏搭桥似得。

    元小春大概都是所里吃过午饭来,来了两人也没过多交流,她往小沙发上一趴,大铁扇的风悠着,值当睡个午觉。

    这会儿半梦半醒间听见,“怎么来这儿了,不跟你说有事电话联系么。”接着感觉他拉下她的衬衣要遮住腰……元小春一下惊醒,手背后握住自己的衬衣摆坐了起来紧贴着沙发背,

    看见楼梯口立着一个漂亮女人,手里抱着公文袋,合身的军装,神情温婉小心,

    “哦,这是个急件,下午就要发出去,我怕你赶不回来,送来你签了我直接送去二处。”

    他也没再说什么,抬起左手,女人走过来,熟练抽出一摞文件,从上衣兜儿取出签字笔递给他。心无旁骛,态度十分专业。

    元小春忙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抬手熟练地将稍微散了些的马尾扎紧,什么也没说,边扎头发边向楼梯口走去。

    听见后面乔小乔说,“冰箱里的绿豆汤你拿去喝呀。”

    元小春已经下台阶,“算了。”

    乔小乔放下文件,起身走到栏杆边,“绿豆汤不能隔夜,你放这儿我也不得喝。”

    “那就倒了。”听见她关门的声音,外头是蚂蚱欢天喜地扑腾的声音以及隐隐她的不耐“别跟着!”……

    下午快下班的点儿来了个女人报案,小春于是迟了些下班。

    回家路上,元小春还在想女人报的这个案: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

    受害者斗地主视频聊天,一个女性牌友主动找上她说可以赚大钱,这位也是为“大钱”二字动了心,后详细一聊,原来是会所陪客,说是轻松一月入二三十万。

    受害者和老公背着房贷,家里做的小生意又近期遇困,于是没经起诱惑动起这不正当心思。初始还是有犹豫的,对方为消除她的顾虑,叫她又添加了另一个女人的qq,原来这个女人已经做过一段时间了,交谈里言辞朴素,说一开始自己也犹豫,毕竟不光彩,后来做下来发现,隐蔽性其实很高,赚得也多。这样现身说法一来,受害者完全信了。

    依照对方的程序:她自己去酒店开了房——见所谓的“评估者”——与其发生了关系,接受“评估”,看自己属于哪个级别,不同级别收入也不同——最后还交了六千块入会费。

    好了,受害者就在家等着对方安排陪客了,结果,再无音信。一开始联系她的女人、之后“感同身受”说服她的女人、包括那个“评估者”全部消失……受害者这才惊觉自己惨遭骗财骗色,赶紧来报了警。

    元小春感慨,如今这骗术真是花样百出,不过大多也全是人贪心所致,你不相信天上能掉馅饼,不相信不劳而获,谁骗得了你?

    还在想呢,还在分析案情呢,突然小春颈脖被人从后面紧紧一勒!

    元小春大骇!她刚想大叫同时用细高跟儿反踢后方……还是不及对方手快力猛,一块刺鼻方巾紧紧捂住了她的口鼻,元小春最后的视线,是那模糊得发黄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