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25

    重俊当然第一眼看到的是元小春,不禁看乔小乔一眼,他对这个女人是真感兴趣?

    “和元小春吵的那个?”

    “嗯。”

    “这里老邢的女儿,平常就这个横样儿。”

    小乔拿出一手挠了挠鼻息边,眼睛没挪过来,吩咐,“把魏凝叫进来。”

    魏凝正坐在小沙发上看书,长发温婉地在脑后盘起,侧脸在光线下看清艳动人。她做乔小乔的助理已有两年,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沉稳有分寸。

    “魏凝。”重俊拉开门喊了一声,魏凝忙放下书走了进来。

    走至小乔身边,小乔也没看她,食指在玻璃上点了点,“那个张牙舞爪女孩儿身上的衣裳认得么。”

    魏凝看了看,“认得,楼下就有。”

    “好,你去按她的尺寸买一件上来。”

    魏凝目测了下女孩儿的身材,转身出去了。

    等她提着纸袋再上来时,“天尚国际”的邢志森万般歉意地立在房里,乔小乔靠坐在窗边,见她进来,微笑着看向邢志森,头朝她这边微一扬,“这件衣裳我就赔令爱一件,还劳烦邢总下去帮忙扯个劝儿,她和朋友来这儿玩,一直纠缠在这桩口角里也挺扫兴不是。”“是是是,都是我管教不力,我马上下去解决。”邢志森直点头,脑门儿上都渗着汗,忙转身走,魏凝把纸袋递过去,他还扭头看乔小乔。乔小乔淡笑,“拿着吧,脏了是得赔。”“是是。”接过来,疾走了出去,魏凝见他边走边拿出手帕擦汗……

    她和朋友来这儿玩……这个她,是谁?……魏凝从另一间房的窗口这才关注了楼下发生的一切。一直看着元小春,是她么。乔小乔很少为女人这样出头。即使他的心爱,乔小乔冷漠的本质,更常做的,也是袖手旁观,哪怕当时吃了亏,事后他再来给你出气,事发时,他绝不插手……魏凝眼色变深,这个女人,哪里特别么……

    咳,哪里特别?元小春揪心的也就是她这个特别之处了。

    回家她自己躲着用打火机又烤了烤腰,哎哟喂,跟屁股那里一比,真是一样的红坨纹路。奇怪的是,腰那里非要烤才显得出来,屁股上的一直有,不过现在的痕迹渐渐也淡了就是……

    元小春不是没想过去医院求究竟,可终究还是决定先信乔小乔一次,他显然知道这玩意儿的来历,搞清楚了这些是什么,再去医院也放心些。

    小春中午接到乔小乔的电话,总要有个开始,元小春也不回避了,早弄早搞清楚。

    上了车,元小春坐后座儿,

    乔小乔后视镜里看她,“吃了么。”

    元小春扭头看窗外,“上哪儿描摹,”微蹙眉,直奔主题。

    乔小乔启动车,“先去个地方。”

    结果到了医院,同济整形科。

    “您看看她这腰后有块胎记,能有法子暂时遮掩一下么。”

    元小春没想到他先下这个功夫,我的胎记怎么了?……乔小乔安抚她:“也就我临摹这阵子遮一下你的胎记,完事儿就还原。”

    “你是通过我的胎记认出来……”元小春惊问!

    他没说话,

    继而元小春又想到!

    “也就是说还有人通过胎记能认出来,知道我……”

    乔小乔看她一眼,“完事儿了我不就全告诉你了,慌个什么。”

    真是欠揍至极!

    唯有忍了,元小春想,对付一个总比对付多个好,胎记暂时遮住也好。

    这几天多半就在荣华里他们打牌那个宅子里,

    书桌边,

    元小春搂起衬衣露出蛮腰,

    乔小乔卷起衬衣袖子,手边儿,打火机,放大镜,铅笔,图画本儿,

    嗞嗞火苗往腰肢上的白嫩肌肤撩一遍再撩一遍,元小春有时候烤得烫就叫“疼疼,”乔小乔就低声,挺专注的,“一会儿就好了。” [~]  更新快

    这老楼里也没安空调,乔小乔不怕热,元小春怕热要死,他弄来个军用的大铁扇对着她吹,吹得元小春头昏脑涨,就跟他闹要安空调,混熟了,乔小乔也不耐烦“空调里呆着闷,你心静下来,一会儿就凉快了。”元小春心想,你是个冰山变得冷血动物,这么热也没感觉,我每天大中午的顶着日头过来当然热死,算了,也就这几天,咬牙忍吧。

    说忍,有些东西还真没叫她“忍这辛苦”。

    原来这宅子真就是他打牌一地儿,啥都没有。三层楼。三楼空无一物,除了梁,柱子,就是地板。二楼,只有和麻将相关的一些东西。一楼,一只凶猛的“蚂蚱”大色狗。现在蚂蚱和她也混熟了,元小春一吼,这老狗也能舔着脸慢慢趴下来,湿黏黏的眼神依旧盯着她。

    如今,起码二楼添了点东西。

    一把军用大铁风扇,

    一张沙发床,后来元小春多半是趴那儿,长时间站着她也受不住。

    还多个小冰箱,元小春来了总要喝冰水,站不了一会儿她就要出去买水喝,一天,发现多了个小冰箱,元小春挺高兴“诶,这好。”乔小乔沉着脸,“可以安静趴着不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