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20

    那只大狗流着涎步步紧随,元小春快速踏上台阶拉门阖门一气呵成,透过玻璃看外头那畜生,它湿哒哒的眼神好像在说“小样儿,出来我可不放过你!”

    元小春扶着腰赶紧走,心里着实寒,我这出去可怎么办呀……

    还是先办正事。

    老红木楼梯,元小春高跟鞋踩在上头跟谍战片儿里的女特务似的,

    一上去,二楼原来是个好大的厅喏,中间就摆着一桌儿麻将,元小春一愣的是,都是部对的,四人一桌儿玩着牌,一人站旁边看。有人衔着烟,“六条。”有人翘着腿惬意睨牌,碰过的牌在手里翻。

    站着的那个先看到她,

    “登记什么?”

    元小春也不想再走进,就站在楼梯口,

    “哦,是这样,你们洗牌的时候声音小一点好么,旁边住着个婆婆有高血压,晚上吵着她睡不着觉。”

    这一说,打牌的人都瞧过来她一眼,不过不影响出牌,一人笑“那那个太婆耳朵也太好了,重俊,领这位警官敲敲咱家的墙,看这隔音效果,老人家耳朵天天贴着墙睡?”

    看牌的这位真懒懒地伸手敲了敲墙,冷淡地看一眼元小春,也没说别的。

    元小春晓得再说下去也是自讨没趣儿,“还是劳烦您们轻巧点好吧。”转身下楼了,多说无益嘛。

    好了,问题来了,

    大狗真“执著”地在门口等着她呢!

    元小春一手扶着腰一手搭在门把上真是进退两难,

    隔着玻璃,她用可怜兮兮的眼神和大狗交流:饶了我吧,大哥?

    大狗涎流更多了:你这嫩,不咬一口我心不甘呐,妹妹。

    元小春瞪眼了:嚣张!我上去找你主人了啊!

    大狗挑衅:你去呀!你去呀!

    ……

    正在她与大狗“激烈神交”之时,

    突然听见身后楼梯上,“你怎么还没走?”

    元小春赶紧回头,仰视,多么地楚楚可怜加如遇救星,嗯,她的神态是有点像“告状”呢,

    “你家的狗堵门口我怎么走。”

    “两条腿走。”对方说话呛死人,看来也是见惯“楚楚可怜”了,且不为所动。

    元小春心烦透了!

    看皮都是些人模人样年轻有为的军管,德行怎么这么坏!

    元小春一向能屈能伸,脸面上平和,“我怕狗,有劳您帮我挡挡。”

    那人走下楼来,元小春喜出望外,“谢谢您了。”

    那人也没看她,拉开门,“蚂蚱。”

    避在门后的元小春想笑,怎么取这样个名儿?

    那人站台阶上,蚂蚱趴他腿后被他挡着,

    元小春几乎就是小跑出去,才在心里庆幸终于出来了……身后突来一阵风!……“啊!!”元小春的尖叫响彻社区,旁边院子里的猫儿狗儿都被唤醒,连打盹儿的大公鸡都一下昂扬起了脖子!

    蚂蚱原来是只老色狗!它把元小春准确扑倒,然后专门想舔她果露在外头的肌肤,比如脸蛋儿,脖子,嗯,糟糕的是元小春没有扎进腰里的警服短袖衬衣也被它拱开,舔呀……

    “你快把它拉走啊!!”元小春形象全无,蜷在院子的草坪上,抱着头,失声大叫!

    听见,

    “你别笑它叫蚂蚱呀,”

    “我没笑!”

    “笑了,我看的清清楚楚。” 百度嫂索@ —石榴裙下

    元小春快疯了,这时候,跟他争这?!

    可怜的元小春只能“顽强”地自救,抱着头在狗嘴下想先翻身跪站起来,结果蚂蚱两只猛爪往她背上一搭,愣像抱着她了!元小春一时鸡皮疙瘩直起,她也知道这个姿势太……“呜,”愣把小春逼哭了,啪叽又趴地上,没有更狼狈可言了……

    “好了。”二楼露台突然出现一声儿,

    “蚂蚱。”身上的重量减轻,老色狗终于被戏弄她的人叫了回去。

    元小春抽泣地一直低着头,自己爬起来,就这,还不忘爱干净地拍拍身上,扯平整衣裳,再也不看身后,赶紧跑出去了。

    她是没见,这种老别墅空间太矮,说是二楼露台,几乎抬手都能摸到一般,

    站在二楼的男人看她跑远,一直看着她的腰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