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10

    霜晨一手叉腰,一手握在椅子背的横杠上,姿态超爷们儿,却和他这身雅贵华服毫无违和感。这就叫妖孽。

    “好椅子啊,你要愿意舍了给我,我帮你再去刺一下那小娘们儿。”

    戚霜晨骨子里就是个抠货,别人占不得他一点便宜,你要他付出一点,必当起码的等价回报,从不做亏本生意。

    他特喜欢明式家具。而禾晏这里就是好东西多。

    这是一把紫檀椅子,周公瑕(文征明弟子,工行草及兰花)的文字刻在椅子靠背板上,“无事此静坐,一日如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字写得一般,有些甜弱,但是意思明确:五色炫目,五欲乱心,说到底,还是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心不乱,一切就都有了。

    禾晏笑笑,“攒着吧,今儿已经把她刺得够呛了,还有得你表现的时候,看效果,我再考虑考虑赏你个啥。”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把椅子挪进里屋。

    坏透了!

    戚霜晨心中咬牙,禾晏的手段全带着勾儿,坏得你痛心痛肺!

    摆明这椅子就是他故意摆出来“勾”自己的,撒点诱饵,叫你下次为他办事更卖力!

    戚霜晨一冷笑,小沙发上一靠,抬起左手对着灯光看自己无名指上的钻戒,啧啧,巧夺天工,禾晏给元小春的,必定都是天下无双。他这么不亦乐乎地玩着元小春,口口声声“教养教养”,晓得自己已经走火入魔了么?不过这不是戚霜晨他管得着的,禾晏好东西多,他帮他,一分钱一分货,值就行。

    “这春婆子又是怎么惹了你撒,”看戒指的手一握,向后去抠脑袋,恣意又放松,“看来这次气得不轻,把我都拱到家宴上来了。看你家那些老婆姨的脸色没有,烹了你的心都有。”

    禾晏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着,“我只关心小婆姨的脸色如何。”唇边带笑,看来,对他家小婆姨的反应挺满意。

    “你这样一点点地刺激她,不怕真把她搞疯了?”

    “她要一直长不了心眼,开不了窍,疯了倒是便宜她。”

    听了他这漫不经心的话,霜晨又是一番唏嘘。说他对元小春走火入魔吧,每每看到他如此淡漠地说出这样“草菅人命”叫人心寒的话,又开始不确定了,是真走火入魔?还是,仅仅,禾晏根本就是玩游戏太专注,也就不在乎“投资”豪不豪华了,只要尽兴?总之,真真假假,看不明白呀……

    “女孩子的小衬衫只露一点肚脐和两指宽的凶脯,也是旖旎无限,也促进观众的激素分泌,所以,需要的不过是裁缝更好的手艺。她疯不疯无所谓,关键是,我这双手,手感每次拿捏得对不对。”他稍放下文件,“你出去再转转,看看她怎么个反应。”

    霜晨起身叹了口气,“可怜的春婆子哟。”

    咳,元小春才不可怜咧。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成了个怪圈,禾晏越欺负她,她越不可怜!

    刚来那会儿,禾晏把她独自一人丢在车外扬长而去,叫她独自一人面对一大家子,那时候的她想得多怕得多懦弱得多,那时候才叫可怜。

    兹要是禾晏来了,无论以何种方式“陪”在她身边了,哪怕是如此莫大的羞辱!她都不可怜了。为啥?紧张没了,自卑没了,懦怯没了,全心全意进入“战备状态”,精神状态昂扬着,有空儿可怜吗!

    元小春是真生气了。

    你禾晏愈是这样跟她杠着搞,她就越来劲儿,非跟你不得下地……还非把你的戒指卖掉不可呢!

    所以不能用常人想法来揣度元小春,她这时候超级沉稳,也不笑,再笑就是个真傻子了,自己老公公然带小三回来参加家宴,她还笑得出来就真是不自重了。

    戚霜晨再次出现在一楼饭厅时,“她”的冷艳贵感其实挺震慑人,谁也不敢、也不好去接近“她”。也就越发显得“她”在这个家“格格不入”却也那样的孤傲绝世,不同寻常。

    “她”好像就是下来取一些水果的。

    其实,霜晨心里发毛,

    春婆子盯着他,甚至,跟着他!……霜晨心里又好笑,这次真是百分百头一回,春婆子跟他面对面“对垒”!原来,他们也有过对眼儿,但是距离都远,禾晏故意叫她看见他们一同出席某些场合,故意做出一些亲密举止远远叫她瞧见,其实最多的还是借他人的嘴“绘声绘色”描述他们有多恩爱不离……

    霜晨放下水果,决定先去趟洗手间。

    洗手间往往是“大小老婆”秘密对撕的最佳场合,霜晨边走边摸了摸脸,小娘们儿会不会上来就扇自己一嘴巴呀!呵呵,那这戏可就超级好往下演了,看你禾晏怎么对付!

    结果,霜晨都丈二摸不着头脑了!

    元小春跟着他,跟到厕所,

    霜晨故意在里面磨蹭了下,他知道厕所里就她跟他,冲水,一开门……霜晨脸恨不得伸过去,就等着她一巴掌甩过来了……

    结果,搞笑吧,

    元小春在水池子边洗手,

    扭头看他一眼,

    两人眼对眼儿,倒像面面相觑一样,

    元小春又扭过头去洗她的指甲……

    霜晨绝对糊里糊涂地出来,真的很纳闷儿,她跟着我干嘛呀!  [ 首发

    好吧,

    神也猜不到元小春如此“贴身”地跟着小三儿干嘛撒,

    说出来得怄死人!

    她想偷戒指!把她的婚戒偷回来!偷不着就抢!

    元小春主意打的好呢,

    你上厕所总要出来洗手吧,洗手都得摘戒指吧,到那时候,我抢了就跑!我跑得可快,没人穿高跟鞋有我跑得快!……

    结果,元小春还不是超级郁闷,她竟然上了厕所不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