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9

    第二天一早起来,禾晏发现她的饭碗是空的,拿走,洗了,出门。

    等元小春起来,发现她的婚戒不见了。当然她也不着急,撇嘴,肯定是他拿走了,渣。

    今天她得去治牙齿,在家里抓了米和绿豆带去所里,准备中午熬绿豆粥吃。

    牙医说给她上头倒数第三颗这颗烂牙糊了一层什么德国进口的黑啥泥,敷着,两周后来取净,保管她再岔用二十年没问题。

    治疗是好,可一笑,旁边黑牙露出来愣像破了个洞的,元小春觉得特丑,一天都在介意这件事。

    偏偏快下班的时候,禾晏来个电话,

    “我在你们所门口等你,动作快点。”

    元小春坐办公桌前镜子还对着自己的牙齿,“干嘛。”面无表情。

    “我上个星期就跟你说过,姨奶今天从澳洲回来。”

    元小春不做声,电话挂了。

    整点下班,她从所里走出来,一边肩头背着包儿,飒爽的警服,黑皮细跟儿高跟,低马尾。单手插裤袋儿里,瞟一眼他的车,也没直接上去,往前走。

    车跟着。

    她买了个煎饼果子,大葱馅儿的。

    咬了一口,紧着好牙这边慢慢嚼,才上了车。

    一上来,整个车里都是大葱味儿。

    禾晏专心开车。

    红灯时,这才扭头瞟一眼她,突然眉峰一蹙,手就伸过去扒她的嘴,“牙呢?”因为看她嚼啊嚼的,怎么黑个洞!

    元小春打他的手“哎呀你弄疼我了!”

    禾晏不松手,整个人凑过来两手捉着她的脸,也不说话,也不管她喊疼,坚决拇指扒她的上嘴皮看牙,

    这才看清楚是一层药质,“什么时候烂的,”问,

    元小春一手还捏着煎饼果子,一手掐着他手腕,“绿灯了!”超级烦地叫,

    禾晏才不管,又扒她下嘴皮看还有没有烂牙,

    元小春知道不回答他他是不得罢手的,后头的车都狂按喇叭了!

    “上个星期发现的,这已经是第二个疗程了!”

    他这才放手,

    不紧不慢启动车,

    一浅笑,“那你也是蛮拼的,为了恶心我,牙这么难受还吃这么重味儿的煎饼果子,医生说今明不能刷牙吧,光漱口你受得了?”

    元小春扭着头看这边窗外,手上的煎饼果子捏得直掉馅儿!恨死他了。

    所以这也是尽管禾晏有时候表现出来对她不晓得几“无微不至照顾”,元小春也不会觉得他这是对自己好。要不,是禾晏这人至渣,对她有超变态的占有欲;要不,就是他又开始想心思折磨自己了,先给她一颗糖,大棒接踵而至……

    果然,

    他的报复来了,

    就因为我昨天拿出婚戒气了下他么……禾晏,你真狠!

    远远看见那奢煌的灯光,元小春已然紧张。

    虽然这感觉老套可能也俗气,就算她自己家境也不错,却始终觉得和禾晏的世界,就是天与地,云和泥……她的父亲毕竟曾经只是他家一个护卫长,说不好听,他家家奴……元小春知道这感觉不对头,但是她克服不了,她很少来婆家,就算公婆对她不错,婆家却永远是高高在上的一个所在,她爬不上去,仰着头也紧张,很紧张……

    禾晏根本就没下车的意思,“你先进去。”

    元小春还是挺着腰杆儿努力做到镇定地下了车,他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有多紧张,甚至,害怕,他也不知道这时候其实,她最需要他,最需要他陪着自己……

    禾晏的车从她身后冷漠地离开。

    小春一人立在台阶下,

    她不想进去,宁愿站在这庭院里像个自卑的孩子懦弱着,也不想深入那繁华里感受着更清晰的自卑心和屈辱感……

    “小春?”可惜没人放过她,?长的现任护卫长方长顺在阶上看见了她,

    “方叔叔。”小春只能抬头看过去,笑。

    对,在这里,她永远笑得很灿烂。对谁都笑。他们背后议论她,她看过去,笑;他们聊得开心,无意看她一眼,和她的视线相碰,她也是笑。笑能掩饰一切,笑能给自己力量,笑能叫她觉得就算一身都是孤独冰冷,起码,唇角直抵内心的一脉是温暖的……

    “什么时候来的,禾晏呢,怎么站这儿,”方长顺忙下来,

    小春也笑着拾阶而上,“才到,他可能有事去了吧,外头空气不错,我站会儿。”

    “快进来吧,姨奶奶早念叨你们两儿了。”虚扶着她的背,一路走进大厅,

    小春进来了,两手很想背到身后去,

    真是刻骨的习惯么,

    小时候她随父亲来府邸,父亲就教她,讲礼貌的孩子大人问话时就该把手背在身后,老老实实回话……

    “看看谁来了,小春儿!”

    站起来的这位是禾晏的小妈。蒙烟。是的,禾晏的生母他十五岁时也过世了,这点倒是他和她唯一相像之处:都是十五岁丧母。

    蒙烟对她很好,包括?长禾智云,每次来都很照顾,但是由于元小春对这整个家的“生疏感”,总和他们保持着距离,永远谨记小时候父亲教的“恭敬”“懂事”……

    还有一点,也是叫元小春即使他们对自己表现得再疼爱,也一定不可能敞开心扉和他们亲近的,

    禾晏的父母都知道戚霜晨的存在。

    也是实在管不了儿子,都四年了,磨到现在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在元小春看来,他父母对自己的好,更多的,应该是愧吧,觉得对不起她,对不起她的父亲……

    “春儿,快过来叫姨奶奶看看。”

    家里的老辈儿亲戚,特别是海外的,那是不知道戚霜晨的,当然只认她。

    “咳,怎么每年看也不见长胖。工作辛苦了吧,晏儿该多疼疼他媳妇儿。”姨奶奶握着她的手,疼爱地说。

    蒙烟笑得有些许酸涩感了,心疼地摸摸她的手臂,“多回来坐坐呀,我给你做好吃的……”

    这时候听见一声轻笑,“表哥疼不过来哟……”

    那边沙发翘腿靠着玩的,禾晏的表弟梁良,

    元小春根本就不敢往那个方向看,

    那边,才是禾家的新生力量!

    而他们个个儿,谁不知道禾晏的齐人之美……

    “梁良!”蒙烟斥了一句,

    长不在,再说梁良也不是她正经外甥,梁良是禾晏生母这边的外戚,

    所以根本不把蒙烟的训斥当回事,

    依旧轻笑,这时候抬眼看小春,“嫂子,我哥上次弄回来一颗107的克什米尔蓝宝石裸石,给你镶哪儿了。”

    这是绝对叫元小春难堪的,

    她哪里见过什么107克什米尔蓝宝石,镶哪儿……镶在了戚霜晨的幸福里,镶在她元小春的屈辱与心殇里了吧……

    这还是小儿科,

    原来, 石榴裙下:

    今天更甚的难堪还在后头,

    当禾晏虚扶着戚霜晨的胳膊走进来……

    蒙烟的不可置信,没什么,

    府邸人的震惊,没什么,

    青年一代不意外的了然,好像总会来这么一天……没什么,

    甚至,戚霜晨优美如天鹅的颈脖上,戴着的如此叹美的蓝宝石项坠……也没什么,

    元小春的视线只落在她的左手无名指……自己的婚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