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8

    元小春阎王似地回到娘家。

    她两个妹妹都在,老二小出在自己房里窝着打游戏,老三小师厨房里焖烧鹅,她家老爷子在阳台上浇花。

    “大姐儿,”连给她开门的英子都发现她神色不对,瑟缩起来。

    元小春进来直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爸!”他爸从阳台露出头,“回来了。”元小春朝他招招手,“来来,您来来。”超级烦躁。

    小师一听她姐的声音,汤瓢都不及放,出来了,可一见她姐那神色,站门口不敢拢来了。

    房里的老二隐约也听见她姐的声音了,一开始还不肯定,摘下耳机仔细听了下,“爸,你给我的什么传家宝,都是些假货!”是她姐!小出摘了耳机就跑出来。

    现在看清楚形式了吧,

    可就她一人坐沙发上呢,

    其余人全站着!且,不管稀里糊涂的,还是战战兢兢的,全不敢动!

    对头,她就是这家绝对的老大,特别是她发脾气的时候,家里各个是乖乖儿!包括她那平常嘴巴厉害得跟刀子似的二妹,冷艳淡漠如冰霜的幺妹儿,包括她雅归雅、耍起官腔来一套胜一套的老爹,哦,更包括,在外头保姆界那也是“楼栋一枝花”的英子。全歇菜!

    “瞎说!你妈妈家的东西要有假的,她早跳楼了。”老爷子对这事儿也超级敏感,激动起来,

    元小春一看老爷子还嘴硬,也站起来了,手在胸口直拍,“我还故意和您扯歪不成?今天我都拿去验了,人家说是现代工艺,分文不值!”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老爷子手上的浇水瓶往茶几上一放,“再去验,现在就去!”

    元小春一看老爹真动了怒,将信将疑地看着他。是那老头儿骗我?可他何苦骗我呢,不收就不收,说我的是假的他心里舒服些?

    “去就去。”元小春也赌了气。

    这下你看这“风驰电掣”,

    老二换了鞋谄媚地就扶住她姐,“怎么是假的呢,老爷子说不定故意给假的咱们,他想把真的留下来娶小老婆。”老二就是爱不正经。老爷子在后头听了,“个小犊子你再胡说,我真打断你的腿!”老二吐舌头笑。

    老三也是忙进厨房放下汤瓢,扯了围裙,“英子,你把炉子看着啊,再过七八分钟就关了。”换了鞋也出了门,“小师,”她姐喊她呢,忙后头应,“哦,姐。”“一会儿你开车,我气死了……”“哦,好。”小师乖乖过来拿了她姐的车钥匙。元大美女翻译官这样小心乖巧,认得她的人看了会吐血的!

    最后还是老二挽着老爷子上了车后座儿,元小春坐副驾,老三开车。

    车里老爷子恢复威严详问了经过,元小春也缓和了些,道出详情。

    “肯定看错了,你就找了个江湖野路子看几眼就看出名堂了?做事太毛躁。”元小春估计这时候也有点自省,是呀,一人一面之词……所以她也不做声了,就是蹙着眉头看车窗外。

    一家老小也不想上楼了,车里坐着,元小春火急火燎独自上了楼,开门鞋都不换疾走进她的房,高跟鞋敲着地板噔噔响,

    禾晏正好从厨房里端一盘爆椒小炒肉出来,元小春口味重,爱吃辣。看她赶着投胎地从眼前呼过去,禾晏不急不忙跟进去,见她蹲那儿,一把一把首饰往盒子里装,

    “吃饭了。”禾晏说,

    “没空吃。”她不抬头地答了句,

    东西装好,抱着盒子起身就走,

    门口,禾晏拉住她“先把饭趁热吃了。”

    元小春超级不耐烦地挣脱“哎呀你别烦我,我爸他们还在楼下等着呢!”

    禾晏一听心就烦了,一窝傻子,小傻子不够折腾,老傻子也会凑热闹!

    没放手,“一起下去。”

    “爸,来了怎么不上楼呀,我饭都做好了,有什么事吃了再说吧。”禾晏弯腰在车窗外问宝卷,

    宝卷一看禾晏都亲自下楼来了,稍起了身,“算了,事儿先办了再说。”

    禾晏也没多说,绕到驾驶位,打开车门,“小师,你坐后面去,我来开车。”

    小师才要下车,被已经坐到副驾上的元小春拉住胳膊,“你开什么车,我家的事儿你别管。”

    “什么我不管,你抱着个首饰盒,又带着这一家老小的,大晚上闹什么。”

    宝卷见他二人又要吵起来,忙出声,“小春非说她妈妈留下来的首饰是假的,我们现在多找几个地方去看看。”

    禾晏放柔声音对老爷子,“行,我可以联系保利拍卖的几位专家……”

    “不用你管!”元小春又嚷,

    “我跟你说别胡闹啊,”禾晏对她口气可不客气,

    “你找的人我才不放心!”元小春百分百是不信任他,

    倒是老爷子这时候发挥家长权威了,“小春,怎么跟禾晏说话的。”又招呼小师,“三儿,坐后头来,叫你姐夫开车。”小师下了车,禾晏坐上来,元小春撅着嘴扭头一边。

    保利拍卖鉴定中心,

    大晚上的,来了几位专家呢,

    真是生怕出错儿,看了又看,照了又照,

    最后,保利的负责人超级为难地低声对禾晏说,“真是假的。”

    禾晏沉了下,“照实说吧。”

    专家们简直拿出看家嘴功了,分别从历史渊源、工艺铸造、成分构成、艺术价值等等等等吧给出充分说明,他妈最后就一句话总结得了:假的,确信无疑的假的,假的不能再假的假的!

    老爷子恨不得都晕过去了!怎么会?

    这会儿元小春倒态度大变,见老爹如此激动晓得真惹他着急了,扶着老爹直劝“算了算了,假的就假的,做的还是很漂亮的,我都收着收着,再过一百年还不是古董。”老爹被她越说越气,元小春一看马上又改口,“哎呀,都怪我好不好,没事找事儿翻这些鬼东西出来干嘛,爸爸,都是我的错好吧,回家吃饭回家吃饭,我刚才闻着三儿焖了您最爱吃的烧鹅是不是。”小师也忙点头,“是是,爸爸,回家吃焖大鹅,可肥了。”老二还在灯光下一个个翻那些首饰看,嘀咕“老娘也真是,这留着谁戴呀……”

    闹得一塌糊涂,一家子灰溜溜回家了。

    老爷子气得焖烧鹅都没吃几口,元小春在家劝到晚上快十一点,才被禾晏载着回了家。

    一进家门儿,元小春怏妥妥换了鞋单手还挂着那盒子假首饰回房了。

    禾晏去厨房热了下饭菜,盛一碗,端着送她房里。刚才饭桌上他看了的,这货根本没扒几口饭。

    “再吃点吧,免得晚上又像老鼠似得瞎翻冰箱。”

    碗放桌上,禾晏转身就要出去,他知道他在她是万万不得吃的。

    却见坐在梳妆台边的她一动不动,

    走过去一看,见她低头捏着一枚钻戒在摩挲……

    禾晏当即火冒三丈,

    “别作了好不好,我给你七十万,你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该死的娘们儿,主意又打到他们的结婚戒指上了!

    果然,元小春扭头看他,真是气死人的小贱冷,“这该是真的吧,钻石这么大。”

    禾晏扭头就走,

    直走书房,

    有出息,她真是有出息了!

    仅隔一天,就有又叫他扎娃娃的冲动了!

    好,

    你要玩儿是吧,

    我玩儿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