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7

    家里这个太不靠谱儿,禾晏决定去问问老亲爷。结果,老的更不中用!

    宝卷叫禾晏坐坐,禾晏以为老亲爷有事交代呢,规矩坐下,

    结果,老爷子进去拿出存折债券基金硬塞给禾晏,“我说把这些钱都交出去,小春非只要二十万,这些钱我留着干嘛呢!”

    哎哟,把禾晏搞得……他是来要钱的?!

    安抚好老爷子,“有钱有钱,您留着。”出来就黑了脸,真是天才遇见一群傻子……没法儿说!

    是把禾晏惹毛了。

    哪来一群秃毛儿,好好地要招惹他家这一群傻子!

    边开车的禾晏,沉着脸,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拨了个电话,“喂,查查上元寺的底,特别是一个叫常和的大和尚,祖宗三代都撂上来。”

    禾晏的意思是,有问题,我对你不客气:没问题,我制造问题也要对你不客气!

    接下来,禾晏还有件事得办。

    这货捡了几件她母亲的老物件肯定是拿去当呀,禾晏太了解元小春了,她是个特守点儿的人,一定是下了班后才去典当行,绝不可能中途溜班儿。所以禾晏很放心地先拜会了老亲爷,之后还去办了几件自己当天该做的事儿,又布置了一番,下班的点儿不急不忙就在玉桥派出所门口等吧。

    果然,他老婆非常模范地整点下班。

    禾晏猜她今天就不会开车。他已经透彻研究玉桥派出所周遭分布了哪些大典当行了。带着这些贵重的东西,元小春一定随身放包里装好步行走过去,现在就看她往哪个方向走,基本上就能确定是哪个典当行了。

    元小春出来,

    车里的禾晏还有趣地猜,“右。”

    果然,元小春往右边去。这孩子有“右向症”,什么都喜欢摆在右边。

    右边有两家大典当行,

    一家门面是黄色主调,一家门面是深红主调。

    其实禾晏已经基本上肯定她会往哪家去了,可为保险起见还是等了等,

    元小春看一眼黄门面,扭头就走,

    禾晏浅笑滑下,低语,“春儿,加油撒,给我点挑战性行么。”电话接通,对那头说“行了,就这家。”

    好吧,元小春边走边还在想,个典当行这深沉的地方搞个那欢脱的色调干嘛,本来人当东西心情就不好,黄色看了不更刺眼?咳,甭找理由了,她其实就是不喜欢黄色。超俗气,她喜欢大红大绿。

    嗯,这家深红很合她意。

    进去了。

    老板是个四眼老头儿,胖胖的,看起来还蛮憨厚哩。

    拿出宝贝,说明来意,老板开始验货点价。

    元小春无聊滴开始四处张望,

    “您这……您这些放家多久了?”

    “那哪儿知道,我妈妈那辈儿整的,不过说都是老奶奶家留下来的。”

    老头儿摇头,

    “不像,喏,都是现代工艺。”指一处给元小春看,元小春还没清楚他就缩回手去,又摸又敲的,嘴还不停说,“做的精致,可惜了……”

    “您,您是说这些都是假的?”

    “可不,现代工艺痕迹太重了……”老头儿头上直冒汗,话说的又轻,

    元小春一时太震惊了!

    “不,那,那就算现在做的吧,上头镶的这些金子该是真的吧,这些可值钱!”

    “金不金就不是我这一时能探出来的了,您要不找别处再看看?”

    元小春是带着“沉重打击”的心情走出那弯深红拱门的,

    是没见身后老头儿也是一副“痛心疾首”样儿:多好的东西呀!要不是有狠人之前一步进来威胁,要敢收,烧你的店!他可不全“跪接”了,真东西!百分百真东西!!老头儿觉得自己违心说那么些话是要遭天谴滴!

    车里的禾晏见他老婆“如丧考妣”从店里出来,

    他的电话还没挂,对方说“干脆这附近每家店都撂话吧。”

    禾晏愉悦地微笑“不用,她丢不起这人再走进下一家了。”

    挂了电话,启动车,不过还缓缓跟在他倒霉老婆的后头,

    果然,

    元小春就这么“如丧考妣”衰死的一路回了家。

    禾晏故意在下面耽误了下,慢慢上了楼。

    一开门,就听见房间里传出他老婆类似撒气又心不甘的哼哼,他也不进去,门口慢悠悠换鞋,果然,不一会儿,他老婆从房里冲了出来,看都不看他,摔门就出去了!

    禾晏“切”讪笑一下,元小春哪儿逃得出他的五指山!

    禾晏同志慢悠悠走进她的房,

    弯腰一件件将她丢弃一地的首饰一件件捡起来,放进首饰盒里,一手捉着,拿回他这边的书房,

    先脱了外套,还喝了口水,

    然后站宽大的书桌边,电脑打开,连上视频,

    屏幕上出现一张男人的侧脸,背景好像一家古董店,闹哄哄的,

    “看看啊。”禾晏一手还端着水杯,

    首饰一件件拿出来冲荧屏一亮,

    对方扭头过来看看,然后就低头好像在柜台里找,“有。”

    他亮一件,那边说“有。”

    他再一件,那边找找说,“有个大致一样,花型不同。”

    禾晏又喝口水,“没事。”元小春八百年不看这些首饰,记得个屁!

    对方最后扭过脸来,笑,“都有。”

    禾晏淡定一点头,“好,现在送来吧。”

    关掉视频,拿出来的这些首饰他另外找了个盒子放起来。

    不久就有人按门铃,

    人都没进来,只是递进来一包绒布东西。

    禾晏接了东西合了门,打开看了看,

    恍如隔世,刚儿才放进盒子里的首饰好像又见光明!

    禾晏提着这些假首饰和那个真首饰盒,又走进她房里,

    首饰盒放原处,

    四散的首饰照样四散,

    厉害吧,

    竟没一件放错的!

    太好的记性了,金步摇的链子搭在拖鞋上都没变!  [ 首发

    这叫一劳永逸,她再去哪个典当行都随她去,保管谁都把她轰出来。

    禾晏满意地去做饭了。

    今天他心情好,给你个二傻子做顿饭,

    他知道,二傻子一会儿就会气呼呼回来了,

    这会儿她肯定回娘家跟她老子大闹天宫去了,

    气死的,能在娘家吃饭吗?

    禾晏优雅地打着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