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李木米 作品

第180章 恐怖插曲十

    昨天夜里,众人逃离怪雾之时,队伍几乎已经快要重新退回到上京城附近了。

    今天需要先寻找失踪的大理寺问事,然后再快马加鞭的在天黑前,赶到能够投宿的地方,以免再次遇到那片隐藏野兽的怪雾。

    所以,木敬忠同意了柳师承的各种无理要求,然后告知柳师承,他们今天要进行急行军。

    柳师承吞咽了一下口水,没在行军速度上面多做争执,而是提起昨天晚上遇袭之事儿,问木敬忠可查明,是何人如此大胆儿,竟敢袭击朝廷命官?

    大理寺的人都对柳师承昨夜非要坚持穿过怪雾十分不满,他们觉得,若是有人在路上设伏,定乃是柳师承所为,毕竟他一路上的行为十分怪异,令人不得不怀疑他与冰鉴藏尸案有关。

    木敬忠心平气和的告诉柳师承,昨晚夜黑雾浓,又突遇袭击,之后大理寺侍郎木忆荣与亭长瑞草二人前往调查,结果受伤严重,险些丢了一条小命,他也是亲眼目睹。

    柳师承道话虽不错,但大理寺的两位差官,木忆荣与瑞草前往一趟,就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木敬忠摇头,说他们昨夜又遭袭击,情况危机,逃命要紧,分身乏术,哪里还能抽出空儿来查案。

    柳师承逮到奚落的机会,立刻道大理寺的差官就只会逃命,不能战斗吗?

    这样柔弱的实力,该如何与作奸犯科的凶徒搏击?

    大理寺官差调查的案子,一向都是重大案情,常伴有生命危险。

    木敬忠担心大理寺官差听到柳师承这话,又要气愤的与他争论,忍不住想要将他胖揍一顿,打成猪头,让他再也不能张开两片嘴就随便胡言乱语。

    木敬忠与柳师承同殿为臣,时常受柳师承冷嘲热讽挤兑,但从没有像现在这般,真的想要撸胳膊挽袖子的带头儿狠狠揍柳师承一顿。

    以大局为重的木敬忠最终强压火气,让柳师承稍安勿躁,现在天已明,兴许昨夜那片暗藏杀机的怪雾已经不见,正好去前方查看一番。

    说完,发号施令,命众人动身。

    柳师承听到还要去昨日遇到袭击的那个地方,急忙伸手阻拦:“木敬忠,昨夜那事儿定乃是野兽所为。万一,那猛兽仍守在原处,等待伤人,咱们前往,岂不是羊入虎口,应该选择绕道儿而行才对。”

    木敬忠还未说话,木忆荣便已经翻身上马:“我们得去寻找昨夜失散的人。”

    瑞草也跟着翻身上马,侯虎与侯猴两兄弟等人也是,全都纷纷翻身上马。

    柳师承见木忆荣后背狰狞醒目的伤口,不好再开口,扭头告诫木敬忠马车需要缓步行进,反正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木忆荣虽然身上有伤,但是因为担心失散的大理寺问事们儿,心急如焚,快马加鞭,先行一步,瑞草与侯虎、侯猴两兄弟也急忙跟上。

    今晨,延续了昨日的阴晦,仿若天上那些积云被定住了一般,没有移动分毫。

    灰蒙蒙的天空,将木忆荣等人的心情也变成了灰蒙蒙的,就连木忆荣胯下的龙驹马,也有些沉闷得打不起精神,脚步变得十分沉重。头一次,没有往小桃花马的身上凑。

    木忆荣四人不语,在“踏、踏、踏”的马蹄声中,逼近昨夜那片怪雾所在的地方。

    忽然,一阵寒风,打着旋,卷起地面的沙石与枯叶,像是一条冲出深渊的恶龙,撞向木忆荣四人。

    龙驹发出一声嘶鸣,四人拉住缰绳,以臂遮目,只听一阵仿若虎吟的呼啸声奔腾而过,带走他们身上的温度,留下一身的沙尘和枯叶。

    暴躁的旋风像是满载而归的强盗,转眼不见了踪影, 你所看的《吾家上仙是只鸟》的 第180章 恐怖插曲十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吾家上仙是只鸟》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