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仔萌 作品

第二十二章 血引自疚

    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难免会影响人的情绪,琉璃月拜见完姑姑欧阳菁后便在下人的陪同下回房休息,她一肚子气扑到床上,谭麟叩门都未得到回应。

    “公主,欧阳城主吩咐下人为你准备了最爱吃的蓝莓糕点,冷了就不好吃了。”谭麟见公主不回,故意出此下策,用美食来诱惑,这次居然不起作用,看来七王爷这回可惨啦,谭麟不禁间打了个寒颤。

    琉璃月醒来时已到黄昏时刻,祁睿城的后山是一片茂密的丛林,小时候她经常吵着让欧阳辰带她去玩,一次她不小心在树洞中睡着了,听到狼嚎时才被惊醒,所有人都在寻找公主,欧阳菁责备儿子太粗心,怎么能让月儿一人独自离开,她命令手下一定要仔细查找不能落下任何一个角落。狼嚎叫的声音渐渐逼近,她不敢发出细微的声音,哪怕只有那么一点,只记得再昏迷之前,有一道白影划过,后来得知是自己的姑姑救了她,她才能躲过一劫。

    欧阳菁的母亲是大夫人的婢女,由于大夫人未有身孕,才出此下策让欧阳菁的母亲做了小妾,在那时她从小受尽虐待,偷偷地看父亲习武练剑,不为别的,只是可以保护母亲和自己。可这一身功夫却成就了她的霸业,欧阳克突染病疾,又没有儿子可以继承他的遗嘱,而祁睿城有个规矩就是城主的官位必须由血缘关系的人继承,不论男女,欧阳菁才会有如此机会。她在位期间不输于祖上,励精图治,祁睿城在她的带领下安居乐业,百姓们,大臣们没有一个不服气的,可谓巾帼不让须眉。

    而欧阳涵在继位时已嫁给琉璃旸,是三夫人唯一的孩子,那年二夫人身怀六甲,得知是男孩的大夫人心生妒忌,命人故意调换了二夫人的补药,以至于一尸两命。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却无人敢质问,大夫人是当地贵族小姐,又与晗骆国皇后有些血缘关系,仅靠这一点谁又去招惹她呢?

    欧阳菁看到门口无精打采的月儿时,猜都猜出分了。

    “月儿,是不是还在生七王爷的没来救你的事?”

    “怎么会呢?我才懒得见他,有谭麟保护就行。”

    “怎么一股酸酸的味道,不知是不是欧阳城主特意准备的……”秦墨边笑边向向餐桌走近。这下好了,怒火没忍住,琉璃月拔剑刺向秦墨,秦墨顺势躲了过去,将琉璃月圈在怀中不能动弹,这个公主有些难以控制,一口咬住秦墨的手臂守你个头,吃痛的七王爷放开了满怒火的琉璃月。

    “王妃你这是谋杀亲夫呀,可是要守寡的。”秦墨还在挑逗着琉璃月,看她究竟闹到什么时候。剑毫不留情的向秦墨胸膛刺入,琉璃月以为他会躲开,可是不偏不倚剑上多了些鲜血,欧阳菁连忙打掉琉璃月手中的剑,叫自己的随从主医前来观看。

    “月儿,你太任性了,辰儿带她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房门半步,否则所有伺候她的人性命不保。”

    秦墨笑着说“欧阳城主不必如此,就一点皮外伤不碍事的,况且我有言在先,今失约公主生气在所难免,既然公主平安无事,在下在此叨扰多有得罪,告辞。”段霆飞挡住了送行的人,包括欧阳菁,秦墨时常来无影去无踪,

    堂堂七王爷也不过如此。琉璃月从没有看到秦墨严肃的神情,这一剑她用力了,后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谭麟,秦墨会不会生我的气?”

    “放心吧,公主,你们已经有婚约了,别想太多了。”

    一张白纸黑字,附带两国国玺的印章会不会消去色彩?谁又知道呢?

    琉璃月误伤秦墨后将自己整日关在房子里,不吃不喝,也不许别人打扰,就连欧阳菁都拿她没有办法。好不容易想出来透透 你所看的《重生之绝世逸妃》的 第二十二章 血引自疚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重生之绝世逸妃》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