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荷 作品

第139章 堆金如山

    “是在……一座县城的一处大宅子里寻得。”

    慕如烟也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宅子,她也很想知道。

    间接向谭教授试探了几回,连他都说不清楚自己具体是被什么人绑架。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绑架他的定是国府无疑,只是不知实施绑架之人而已。

    “什么县城?”老者追问。

    如烟心知那座县城是在民国元年才有的,想必说了老者也未必知晓。

    果然,她把名字一说出来,老者茫然无知。

    “变了,世道变了,久居矿里,对外面之事一无所知了。”

    老者无奈地边摇头边叹息。

    这才与如烟他们长吁短叹,说了为何要追问是何处得到的羊皮图纸。

    原来,知道有这张地图的人不多。

    只有老者一家,与他的亲弟弟。

    当年他们被押往此处淘金之时,他的弟弟趁乱逃走了,从此杳无音信,兄弟间便彻底失去了消息。

    老者无法逃出去寻找弟弟,弟弟也没有寻来,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他以为弟弟可能已不在人世。

    没想到这张被自己留在铁砂镇地窖的图纸,竟然面世了。

    “老丈,您的意思是……这张图纸是您的弟弟带出去的?”

    “对,我想他应该后来又回去过,想要找我,便带走了这张图纸。”

    “那您的弟弟为何不按图纸来找您?”

    “是我猜测只有他知晓,我藏图纸的时候他已失踪了,我相信他只要回去过,定会带走它。”

    听了半天,如烟等人才似懂非懂。

    也就是说,老者留图纸的事他弟弟并不知。

    但是只要他弟弟重新返回铁砂镇,定会到地窖去,去了地窖便能看见图纸,见了图纸一定会找来。

    绕了半天,原来这便是老人回铁砂镇留图纸的用意。

    “老丈,您别着急,等我们回去之后便派人去那县城查找您的弟弟。”

    “他若是在世,比我小两岁,今年七十有一。”

    老人的声音带着悲伤,可见他对寻找弟弟并不抱什么希望。

    老五干咳一声,提醒如烟他们此行的目的。

    老者先发制人:“你们来此也是为金矿而来的吧?”

    如烟不想隐瞒,点了点头。

    把他们到这儿来寻宝,最终发现寻宝图上标的并不是藏宝处,而是金矿。

    只是她隐瞒了火营急需经费的事,只说铁砂镇为了抵御敌人。

    “敌人?是否番鬼?”老人激动起来。

    “番鬼?”余亮不解。

    如烟也一下未明白过来,诧异地看着老人。

    老者见他们疑惑,点了点头。

    “光绪二十五年我们被押往这里,光绪二十六年六月我偷偷逃出去过,整整一个月后我才回来。”

    “那年的京城可乱了,听说两宫借西狩之名逃往咱西北去了,家人在此淘金,我不敢在外久留,便又回来了。”

    原来,这老者出去过两次,从此再未离开过这里。

    “既然如今世道已经变了,我们在此淘金还有何意义?”老人又是一声哀叹。

    如烟灵机一动,说道:“老丈,既然您一家是铁砂镇的主人,我们接你们回去吧,铁砂镇虽然风沙大,但是比这儿条件好。”

    “可以回去?”老人两眼放光。

    “当然可以,老丈,铁砂镇是你们的。”

    老人一听,久久不能言语。

    突然,他转深朝对面淘金的人群奔跑。

    边跑嘴里边大声喊着如烟他们听不懂的方言。

    只见淘金的人们听到喊声,全都停下来朝老者走去。

    老者边说边指向如烟他们,脸上流露出喜悦的神情。

    看得出他是在对大家说,这些人是铁砂镇来的,铁砂镇还在,他们来接咱们回去。

    于是那些人跳起来欢呼,把手中的筛子和工具全都抛向一边。

    人们都拥抱成一团,又哭又笑,场面令人动容。

    “当家的,那咱们来这儿的目的……”余亮不安地问。

    他怕如烟心软,不提金矿的事。

    “别急,等会儿再说。”

    “好吧,只是我猜测他们不会同意咱们来淘金。”

    如烟没有作声,此刻在她的心里,没有什么比让一群流落在外的人回家更重要。

    晚上,淘金人们热情地款待他们。

    这里已经成了一个淘金大村,村里人全都围在一处空旷的场地上燃烧起篝火,架起大铁锅烧着滚烫的水。

    男人们杀牛宰羊,女人们烧火烤肉。

    “老丈,多谢你们!”如烟一个劲儿地道谢。

    “诶,说什么谢,都是咱们铁砂镇来的,那便是一家人,何况不日我们便要离开这儿,这些牲口不宰杀了怎办?”

    如烟等人微笑着称是。

    夜里,等人们都散去,老者留下如烟、余亮与老五三人围坐在篝火旁。

    老者沉思良久,说:“我知道不能让你们空着手回去,你们放心,铁砂镇的事便是我们淘金人的事。”

    如烟愕然,不知道老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老者朝四下里张望,又示意他们安静,他侧耳听了听,确定淘金村的人们全都睡下了。

    他起身小声道:“几位跟老朽来。”

    如烟等人跟在老者身后朝矿区深处走去。

    到了一条干涸的河床边,老者扒开凌乱的干草,又搬了搬,朝余亮道:“老朽不中用了,还得二位来。”

    余亮与老五上前一看,是一块大石头。

    他们俩在老者的指点下,搬开了那块石头,下面露出一个一人大小的洞穴。

    “老丈,这是……”如烟忙问。

    “这里下去便是我们淘金人几十年来的积蓄,等咱们迁移之时全都带走吧。”

    几个人顺着洞穴通道下去,老人点燃蜡烛,下面顿时显得宽敞起来。

    “当家的,您快看!”老五指着洞穴里面轻声喊道。

    只见里面堆满了一筐一筐金黄色的沙砾。

    几个人兴奋了,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多的金沙?

    “这些是金沙,那边是提炼后的黄金,有了这些财宝,咱们铁砂镇人便可几世不愁。”老人比他们更加兴奋。

    如烟不解地问:“老丈,您为何如此信任我们?”

    若他们是强盗土匪,老者如此将金窖亮给他们看,恐怕一夜之间又要发生血洗淘金村的事件。

    “我虽然老了,但是眼睛不花,你们是好是坏瞒不过我,况且,你们不知道,我们淘金村的人也不是好惹的。”

    这话有点儿示威的感觉,但是如烟并不介意。

    “老丈,你们如何藏有如此多的金沙?”老五到处看,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官家一直未来收金,我们便只好挖地窖埋藏起来,于是年复一年,便堆金如山。”

    “老丈,多谢了!这些财物带回铁砂镇后,我们只向您借用一部分,其余的扔归你们所有。”

    老人似乎根本不在乎如烟这话。

    他只说道:“你们歇息两日,三日后请带淘金村的人走吧。”

    如烟听出异样,忙问:“那您老呢?您不走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花轿梨花殇》,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