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流 作品

143 儿大分家

    阮老婆子哭的那个伤心啊,都没来得及见阮老爷子最后一面。

    她还以为阮老爷子看到女儿回来了,一高兴,这病便能好了呢。

    这番变故让她有些难以接受,阮老婆子哭着哭着便晕了过去。

    阮二娘子和阮三娘子手忙脚乱的扶着阮老婆子进房间歇息。

    阮小满看了看走到门外的阮丫玲,对这个带走阮小霞的罪魁祸首她喜欢不上来。

    但见她的手放到肚子上片刻,皱了皱眉,想到了一个可能,该不会是有了吧?

    阮小满又看了看阮小霞,她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异样,或许她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但她脸上也没有过多的伤心,所以低着头,怕被人说三道四吧。

    阮小霞感觉到阮小满在看她,倒是抬起头看了一眼阮小满,然后又低下了头。

    那一眼才让她觉得很是陌生,阮小满茫然地望着其他人。

    阮大郎给阮老爷子换好了寿衣,可阮老爷子还是没闭眼,怪瘆人的。

    阮二郎胆子大些,试了一回仍是没能让阮老爷子闭上眼睛。

    阮大郎便只好跪了下来,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亲爹啊,你还有什么放不下心来的?

    儿孙们都在,让他们给你叩头了,让他们给你说说,你且听好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个家会分,但不会散了。

    长兄为父,我会看着他们的,这日子会好起来的。”

    阮二郎和阮二娘子,还有阮三娘子他们都大吃一惊。

    分家,在这个节骨眼上,阮老爷子都这样了,阮大郎应该不会撒谎的。

    但在阮二娘子听来,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白事办完,老阮家又该是元气大伤了,分了家也好,各自好好过自家的小日子。

    阮小满有些意外,老宅这边一直没分家,想不到阮老爷子最后还是想到了这事。

    她们家如果等到这个时候才分家,不知道又是怎样的光景。

    阮大娘子心里有些害怕,但也还是叩了三个响头。

    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阮大郎不都已经说了吗。

    扭捏了半天,阮大娘子才厚着脸皮说自己以后再也不偷懒了,踏踏实实过日子。

    阮小满不禁觉得好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她哪里敢笑出来啊,得憋着才行。

    老阮家其他人也各自叩头,各自承诺,或者兼认个错。

    阮小满和阮小纪是最后一个叩头的,她仍是那句,她会照顾好弟弟的。

    阮老婆子醒过来,自己扶着墙壁门框出来了,又是哭。

    阮大郎试着帮阮老爷子合上眼,试了好几回,可算是成功了。

    “老爷子到死都还担心着这最小的。”阮大郎忍不住哭了。

    其他人也跟着哭了,生老病死,能够无动于衷的大概没有几个吧。

    哪怕阮老爷子最后这段日子没少叫他们劳心劳力的。

    这一守便是三天三夜,谁也没有例外,便是阮丫玲也只能是靠在她夫婿身边睡着。

    这也能睡着,阮小满服了,她实在是困得受不了才眯一小会。

    这三天三夜,她一直抱着阮小纪,怕他被吓到了,没敢松手。

    阮小霞也是一直抱着阮小吉,阮三娘子偶尔还得忙这忙那。

    出殡的时候,阮小满都已经麻木了,跟着别人走,还得拉着阮小纪,偶尔抱着。

    也就出殡的时候她们能够跟着过去,清明的时候她们可不许去拜祭的。

    阮老婆子是阮二郎背着去的,阮二郎的后背都被泪水打湿了。

    阮小满头脑晕乎乎的,却是听到阮大娘子问她,“好歹你都能挣钱了,也不出点,看这寒酸的。”

    阮小满却是没听清楚,阮大娘子又悄声问她打算出多少钱。

    这回是听得清清楚楚了,这个时候还犯浑,也不怕老爷子气得从坟里跳出来。

    “你手上拿着的是我花钱买的。”阮小满板起了脸,也不怕其他人听到。

    但除了阮二娘子和几个小的扭头看了一眼他们,别人都没有反应。

    阮大娘子闹了个大红脸,凶巴巴的白了阮小满一眼。

    阮小纪犯了倔,一直盯着阮大娘子,阮小满都哄不好。

    “行了,别人都看着呢,都什么时候了,别闹了。”阮小满几乎是哀求。

    阮小纪这才认输了,没再理会阮大娘子。

    安葬好阮老爷子,所有人几乎都快累瘫了。

    阮小满也总算可以回到自己家里面了好好歇一会了。

    阮三娘子都没有心思再问阮小霞的事情。

    这事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各自回房歇息。

    阮老爷子没有活个一年半载,只是多活了几个月而已。

    看样子,阮老婆子他们都没怎么仔细照料阮老爷子。

    阮小满甩了甩头,不再去想阮老爷子的事情。

    在家歇了一天,这回是阮大柱带着阮小满和阮小纪回镇子上的。

    阮丫玲他们也离开了,这老宅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他们住。

    而阮大郎却是叫来了里正主持分家的事情。

    阮三娘子也被叫了过去,想不到这个时候还能分得到三分地。

    老阮家的地不多,这三分地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阮大郎也是和阮二郎商量过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阮老爷子最后牵挂的便是阮小纪了,这事也是阮老婆子说过的。

    再说了,这地本就该给他的,阮三郎不在了,他们也不能亏了阮小纪。

    里正自然也是乐于看到他们兄友弟恭的,他来不过是做个见证。

    但分家分得这么顺利,他也是头一回看到。

    老宅这边没什么好分的,原来各自住着的房间仍住着,该是公用的仍是公用。

    就这地怎么分费的时间比较长一点,这地有肥有瘦,不好分。

    阮三娘子可激动坏了,别的事她也无所谓,这地对她来说是天上掉馅饼。

    家分完了,老阮家这次聚会才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阮宝兴迫不及待地回去鱼坝村了,阮二郎也出去找活干了。

    老宅那边是连一个子都没了,都花完了,没有欠下债已经是万幸了。

    阮三娘子也把藏着掖着的几文钱都贴进去了。

    而这家都分了,可唯一还没分好的大概就只剩阮老婆子了。

    阮大郎想养着老娘,可阮大娘子不干,阮老婆子眼睛都快瞎了,还得有人在跟前伺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