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火星养鱼 作品

第三十章 有人要搞事情?

    做完茶几,安闻对自己的手艺更有信心了。

    “明天做个柜子,带暗格的那种,告诉老爹,让他藏点私房钱。”

    安闻想到老爹藏私房钱的各种故事,就有点想笑。

    按理说,一个身价几十亿的大老板,还用藏私房钱吗?

    呵呵!

    管你身价多少,面对跟你一路打拼过来的老婆,你也没有任何办法。

    当然,安闻老爹的私房钱,跟大家想象的私房钱不同。

    不是为了买烟、买酒、应酬之类的花销,这些花销,属于正常支出范围,安闻老妈不会管。

    也不是为了藏钱包养小三什么的,那样的话安闻也不会给自己老爹搞暗格。

    他老爹别的爱好没有,玩石头是一把好手。

    而且还舍得花钱,千八百万都不算什么。

    而老妈不喜欢这些东西,不让他花大价钱买。

    所以老爹想要买石头,就要自己攒钱,这就是的他私房钱。

    “泡个澡睡觉。”

    安闻泡了个澡,看了会小说,就离开异界。

    嗡嗡嗡……

    结果刚回到家,还没等他进入房间,手机就开始疯狂的震动。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

    未接电话28个!

    短信都52条!

    微信就不用说,直接爆了,现在还没刷新完。

    过了两分多钟,他的手机才算平静下来。

    之前那根本就不是手机,反而像是一种震动的家用电器……刮胡刀。

    点开未接电话。

    安闻发现,都是跟他一起玩航模的朋友发来的。

    短信也一样。

    微信之所以震动半天,主要是这边沙雕,每个人都给他发了少则十几条,多则上百条信息。

    还好安闻的手机芯片是麒麟980,要是换成其它的芯片,估计手机就直接挂了。

    安闻打开微信,快速的浏览。

    很快,他就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简单的说,是大浙的航模社团跑来挑战,他们得到小道消息,对方有一架双矢量涡喷的su-47金雕航模。

    正常情况下,面对这样的挑战,震旦航模社是不用担心的。

    毕竟当年安闻当社长的时候,给航模社留下了不少家底。

    可问题是,涡喷这东西,也跟电子芯片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式的涡喷会被淘汰。

    你可能会说,那有啥,买新的呗。

    呵呵!

    不要以为涡喷引擎很便宜。

    为什么大部分航模玩家,都用涡扇、电固,而不是涡喷,就是因为价格问题。

    一个涡喷引擎,不是微型的,推力在20kg以上的,价格相当于一辆国产的小轿车。

    这还都是一般的涡喷,还不算是稍微好点的,更不用说是顶级的了。

    稍微好点的涡喷,价格差不多一辆b级轿车。

    像安闻航模上使用的两台涡喷引擎,一台的价格,已经足以购买一辆宝马x5了。

    除此之外,他的航模上面还装有简配版的航电系统,雷达系统,光学瞄准设备等,有些设备还是他找到生产厂家定制的。

    前前后后,安闻为了这架航模,花了四百多万。

    除了没有武器系统外,他的航模基本上可以称其为小型无人作战飞机了。

    不过嘛……安闻还是称之为航模。

    你可以说我这是无人机,但我不会承认。

    “需要我出手吗?(冷酷)”

    安闻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瞬间,群内安静了片刻,接着无数条信息出现。

    “安神出现了!(抱大腿)”

    “大佬,腿上还缺挂件吗.jpg”

    “社长,泽大的来挑衅了,紧急求助!!!”

    “安神,我要给你生猴子(破音)“

    唰唰唰……

    一条条信息飞快的闪过,看的人晃眼。

    这种情况下,是没办法正常聊天的。

    这时候,有人给安闻发私信。

    “安神,这次泽大有备而来,而且指明挑战我们震旦航模社,估计到时候他们会想办法不让安神你上场。”

    这是震旦大学现任航模社社长,给安闻发来的信息。

    “没事,我说我在考研就行了。”安闻回复。

    “这个……安神牛逼!”

    “跟大家说一下,当大家放心大胆的上,我给大家托底。”

    “好的,谢谢安神。”

    放下手机,安闻脸上还带着不屑的笑容。

    这件事,就目前看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安闻总感觉,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现在震旦大学航模社的社长杜远,那家伙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当初安闻还在上学的时候,杜远就是航模社的骨干。

    不过安闻不喜欢他,不是说他这个人有多坏,他顶多就是一个小人,而不是一个恶人。

    杜远这个人很会钻营,遇到问题不想着正面解决,总是想动一些歪脑筋。

    其实在大三的时候,杜远就想当社长。

    但他自己不敢跟安闻说,而是忽悠一个脑子缺根弦的家伙,来找安闻,说要让安闻让位。

    搞笑呢。

    你说让位,我就让位,我多没面子。

    那个来找他,让他让位的傻逼,直接被他怼出航模社。

    后来,快毕业的时候,安闻才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傻逼只不过是被忽悠的,真正的幕后主使是杜远。

    不过安闻已经要毕业了,加上杜远在人前的时候,都对他毕恭毕敬的。

    你总不能让安闻直接怼他吧。

    再加上跟安闻一届的人,也都要离开了,没心思管航模社的事情,安闻也就懒得再搞他了。

    杜远再怎么会钻营,面对钞能力,照样跪。

    所以,安闻也没把他当回事。

    “这次是冲我来的,还是有人要搞事情?”

    安闻想了想,也没想出什么来。

    毕竟他得到的信息太少,根本就分析不出什么来。

    “算了,费那个脑细胞干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安闻把手机拿去充电后,就躺下睡觉。

    ……

    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安闻每天锻炼身体,做木工活,偶尔还打个游戏,看会动漫,日子过的很潇洒。

    转眼间,十一假期就要到了。

    30号晚上,安闻开着车回家。

    十一是一个节日,也是一个重大的节日,安闻要回家跟父母一起过。

    “爸妈,你们最爱的崽回来啦!”

    安闻进门之后,按照惯例大喊一声。

    “喊什么喊,怎么才回来?”安智信没好气的说道。

    “额……我回来晚了?你们吃完了?”

    安闻很不解,这才4点多,不晚啊,老爹怎么那么大怨气。

    “别废话了,换鞋来书房,有事跟你说。”

    安闻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又出啥事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用游戏世界种田》,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