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火星养鱼 作品

第十七章 试试就逝世

    前往江湾的路上,安闻边开车边吃包子。

    租客的一个电话,让他又多了一件麻烦事。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这种麻烦事,还是让安闻很不开心。

    如果说大学时期,他最烦的事情,是老师点名的话。

    那么在大学毕业之后,他最烦的事情,就变成了租客有事找他。

    很多人都说,我要有十套房,每个月靠收租过日子,那该多好啊。

    但实际上,等你有十套房的时候,你就会觉得,租房好麻烦啊。

    买得起十套房的人,说实话还真就不在乎收租这点钱。

    一套房租金一两万块,十套房加起来才十几万不到二十万。

    这点钱够干嘛的。

    要不是房子怕空着,需要住人,安闻都懒得租。

    相反,有些租客出事了,你去处理的时候,那才麻烦呢。

    比如说安闻就处理过一件事。

    有一位租客,把别人家的狗给药死了。

    很蛋疼的一件事。

    别人家的狗又没咬你,只不过是在晚上叫了几声,你至于把狗给药死吗?

    后来司法机关介入,那个傻子终于害怕了。

    怎么办,私下解决,赔钱呗。

    一个普通上班族,每个月租房吃饭加上花销,能有几个钱。

    最后安闻还把他的押金退给他,他才勉强把赔偿金交齐。

    真的,简直了。

    从那以后,安闻对租房人都进行再三的审核,哪怕房子空着,也不随便租给别人,就是怕出现这样的傻逼事情。

    而今天租客找他,正好就是为了房屋转租的问题。

    这就让安闻很烦了。

    毕竟安闻租房,都是上一个租客退租之后,他自己慢慢找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租期还没到,现在的租客就要离开,然后自己私下找人,把房屋转租。

    很快,安闻来到江湾新城。

    他家的这套房子,紧挨着震旦大学江湾校区。

    当时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安闻还没有上大学,不过以他的成绩,肯定能够考上震旦。

    所以,安闻的母上大人,就在震旦大学所有校区周围,都买了一套房子。

    毕竟当时安闻上大学,也没选专业,不知道会被分到哪个校区。

    在校区的楼下,安闻就看到了租客。

    对方正在楼下等他。

    “不是,咱们签合同之前,我都明确的讲过了,你有事要退房,可以跟我说,咱们商量着来。

    但你不能私下把房子租给别人,这都讲的明明白白了,你怎么还私下找人呢?”

    下车之后,安闻直接怼了过去。

    对方退房租和退押金都不要紧,眼下这么搞,这不是给他找麻烦吗?

    “安小哥,你生气啊,我知道你嫌麻烦,但我这不是没办法嘛。

    我表姐同事家的孩子在震旦上大学,现在想要在附近找个房租。

    而我这边正好要出国,所以我就把她带来了,你放心,对方是好孩子,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人。

    人家在震旦,每年拿奖学金,是真正的学霸。”

    租客笑着跟安闻解释道。

    安闻听完,翻了翻白眼。

    “人在哪?我要先见一面,否则这事没得谈。”

    安闻又不傻,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最起码要先见见本人再说其他的。

    “来人,人在楼上呢。”

    “走吧。”

    上楼进屋后,安闻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身穿格子衬衫的单马尾少女,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书。

    听到安闻他们走进来的声音,少女抬起头。

    卧槽!

    安闻在看到少女的第一时间,被对方的‘干净’给吓了一跳。

    这种干净,不是那种白莲花的干净。

    而是一种物理意义上的干净。

    安闻的五感加上正在训练的第六感,让他神奇的能感觉到一些其他人感觉不到的东西。

    就说眼前这位御姐系少女,她给安闻的感觉就是干净。

    不管是身上的着装,还是脸上,没有喷任何香水或者是涂抹化妆品。

    而且对方应该经常洗澡,还不是一天一次的那种,最少一天好几次,并使用的还不是正常的沐浴露。

    因为对方的皮肤很白,但胳膊上的皮肤却有些发干,而且她身上没有沐浴露的味道,反而有一丝消毒水的味道。

    “小欣,这位是安闻小哥,他就是房东,你能不能住在着,就看安闻小哥愿不愿意了。

    这是我表姐同事家的孩子,叫谢雨欣,是复旦大学的学霸,你完全可以去打听一下。

    我去收拾东西了,你们聊。”

    租客说完,就转身走进房间。

    “你好!”x2

    两人握手点头,同时坐下。

    安闻看着谢雨欣,眼神有点怪异。

    因为这个名字他听说过,租客确实没有说谎,对方真的是学霸,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学霸。

    16考上震旦,两年半读完本科,一年半研究生,从震旦大学生物化学系读本科和硕士研究生,现在应该在生物医学研究所跟随杨院士读博。

    为啥安闻知道的这么清楚。

    真正算起来,谢雨欣应该是他学姐,虽然对方没他大,但人家入学比他早。

    像这样长得漂亮,学习还贼牛逼的学神级学姐,震旦还真没有几个不知道的。

    “安闻学弟,我有什么问题吗?”

    谢雨欣看到安闻怪异的表情,微笑着问道。

    “嗯?学姐知道我?”

    安闻听完有点愣,他这么出名吗?

    “租房之前,打听一下房东的消息,不是很正常嘛,而且以学弟在学校的知名度,我想不知道学弟都很困难。”

    “额……年少轻狂,不提也罢。”

    对方提起他在学校的事迹,让安闻有点尴尬。

    毕竟年轻中二的年纪,做事情肯定很毛躁,所以……大家都懂的。

    “那么……不知道学弟对租房有什么要求?”谢雨欣笑了笑问道。

    “嗯,既然是学姐租房,那我就没必要说什么了,之前我挑选租客,主要是因为有些人脑回路太过于惊人,鬼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奇葩的事情来,到时候会搞的我也很麻烦。”

    安闻无所谓的说道,毕竟以对方的学识和素质,是不会做那些奇葩的事情的。

    至于谢雨欣为什么从外面租房,那就跟他没关系,谁还没点**呢。

    他是一个租房的,问那么多干什么。

    “谢谢学弟的信任,不过我想把一间房改成简单的实验室,不知道可不可以?”

    “实验室?”

    安闻听完,皱了皱眉头。

    虽然跟对方是校友,但你要把房子改成实验室,那就有点过分了。

    生物学的实验室,大部分都跟细菌、病毒或者是各种微生物有关,这种东西能够在小区里面搞?

    “学弟误会了,只是一个简单的观察小白鼠,能给小白鼠做微创手术的实验室,不会有病毒研究和细菌培养,那种实验也不能拿到外面来做。”谢雨欣看到安闻皱眉,连忙解释道。

    “那个……冒昧的问一下,学姐为什么要在校外做实验,以学姐的条件,想做实验应该很简单吧。”

    “主要是我想做一个课题,但眼下实验室正在跟着老师做任务,而我又不想等,所以只能在外面租房子。”

    “能问一下是什么课题吗?需要做什么样的实验?”

    “通过bdnf蛋白修补神级损伤的课题,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成功的可能性不是很高,但我还是想试试。

    至于怎么做实验,其实很简单,只要通过微创手术破坏小白鼠的神经元组织,然后对其进行修复就好了。”

    咕嘟……

    小白鼠是真的惨。

    安闻咽了口口水后,对于这个实验就放心了。

    抛开那些专业化的名词,这个实验的本质,其实跟在家里养一只受过伤的宠物没啥区别。

    而且小白鼠比猫啊狗啊都干净,也不会破坏房屋。

    再说了,对方要是不说,也没啥事。

    毕竟一个学生物医学的博士,家里养几只小白鼠,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就跟修理工随身带着扳手是一样的。

    所以,安闻在听完对方的解释之后,也就不在意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说办了。

    安闻把一个半月的房款和押金退回,然后又跟谢雨欣签订新的合同。

    这样做虽然麻烦一点,但总比出事之后找不到责任人,来回扯皮强多了。

    当然,安闻为了保险,还在合同上加了一条。

    由乙方做实验所导致的,包括且不限于盗窃与抢劫等事件发生后,或者出现不可抗拒因素(如地震、火灾等)所导致的安全问题,一切后果由乙方全权负责。

    反正这条就一个意思,出了事你负责。

    谢雨欣签合同的时候,看安闻的眼神,都变得有些诡异了。

    不过安闻无所谓,反正他对于这位学神级学姐没有任何兴趣。

    想想,学生物的妹子,男朋友如果敢劈腿,各种微生物了解一下。

    学医学的妹子,男朋友如果敢劈腿,三十几刀轻微伤了解一下。

    而这位学姐,是生物医学专业的学神,主攻大脑、神经元与生物化学。

    都不用了解,反正你要是敢劈腿,说不定过两天你就半身不遂瘫痪了,还找不到病因的那种。

    太可怕了!

    尝试都不要想,因为……试试就逝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用游戏世界种田》,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