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火星养鱼 作品

第十七章 试试就逝世

    前往江湾的路上,安闻边开车边吃包子。

    租客的一个电话,让他又多了一件麻烦事。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这种麻烦事,还是让安闻很不开心。

    如果说大学时期,他最烦的事情,是老师点名的话。

    那么在大学毕业之后,他最烦的事情,就变成了租客有事找他。

    很多人都说,我要有十套房,每个月靠收租过日子,那该多好啊。

    但实际上,等你有十套房的时候,你就会觉得,租房好麻烦啊。

    买得起十套房的人,说实话还真就不在乎收租这点钱。

    一套房租金一两万块,十套房加起来才十几万不到二十万。

    这点钱够干嘛的。

    要不是房子怕空着,需要住人,安闻都懒得租。

    相反,有些租客出事了,你去处理的时候,那才麻烦呢。

    比如说安闻就处理过一件事。

    有一位租客,把别人家的狗给药死了。

    很蛋疼的一件事。

    别人家的狗又没咬你,只不过是在晚上叫了几声,你至于把狗给药死吗?

    后来司法机关介入,那个傻子终于害怕了。

    怎么办,私下解决,赔钱呗。

    一个普通上班族,每个月租房吃饭加上花销,能有几个钱。

    最后安闻还把他的押金退给他,他才勉强把赔偿金交齐。

    真的,简直了。

    从那以后,安闻对租房人都进行再三的审核,哪怕房子空着,也不随便租给别人,就是怕出现这样的傻逼事情。

    而今天租客找他,正好就是为了房屋转租的问题。

    这就让安闻很烦了。

    毕竟安闻租房,都是上一个租客退租之后,他自己慢慢找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租期还没到,现在的租客就要离开,然后自己私下找人,把房屋转租。

    很快,安闻来到江湾新城。

    他家的这套房子,紧挨着震旦大学江湾校区。

    当时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安闻还没有上大学,不过以他的成绩,肯定能够考上震旦。

    所以,安闻的母上大人,就在震旦大学所有校区周围,都买了一套房子。

    毕竟当时安闻上大学,也没选专业,不知道会被分到哪个校区。

    在校区的楼下,安闻就看到了租客。

    对方正在楼下等他。

    “不是,咱们签合同之前,我都明确的讲过了,你有事要退房,可以跟我说,咱们商量着来。

    但你不能私下把房子租给别人,这都讲的明明白白了,你怎么还私下找人呢?”

    下车之后,安闻直接怼了过去。

    对方退房租和退押金都不要紧,眼下这么搞,这不是给他找麻烦吗?

    “安小哥,你生气啊,我知道你嫌麻烦,但我这不是没办法嘛。

    我表姐同事家的孩子在震旦上大学,现在想要在附近找个房租。

    而我这边正好要出国,所以我就把她带来了,你放心,对方是好孩子,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人。

    人家在震旦,每年拿奖学金,是真正的学霸。”

    租客笑着跟安闻解释道。

    安闻听完,翻了翻白眼。

    “人在哪?我要先见一面,否则这事没得谈。”

    安闻又不傻,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最起码要先见见本人再说其他的。

    “来人,人在楼上呢。”

    “走吧。”

    上楼进屋后,安闻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身穿格子衬衫的单马尾少女,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书。

    听到安闻他们走进来的声音,少女抬起头。

    卧槽!

    安闻在看到少女的第一时间,被对方的‘干净’给吓了一跳。

    这种干净,不是那种白莲花的干净。

    而是一种物理意义上的干净。

    安闻的五感加上正在训练的第六感,让他神奇的能感觉到一些其他人感觉不到的东西。

    就说眼前这位御姐系少女,她给安闻的感觉就是干净。

    不管是身上的着装,还是脸上,没有喷任何香水或者是涂抹化妆品。

    而且对方应该经常洗澡,还不是一天一次的那种,最少一天好几次,并使用的还不是正常的沐浴露。

    因为对方的皮肤很白,但胳膊上的皮肤却有些发干,而且她身上没有沐浴露的味道,反而有一丝消毒水的味道。

    “小欣,这位是安闻小哥,他就是房东,你能不能住在着,就看安闻小哥愿不愿意了。

    这是我表姐同事家的孩子,叫谢雨欣,是复旦大学的学霸,你完全可以去打听一下。

    我去收拾东西了,你们聊。”

    租客说完,就转身走进房间。

    “你好!”x2

    两人握手点头,同时坐下。

    安闻看着谢雨欣,眼神有点怪异。

    因为这个名字他听说过,租客确实没有说谎,对方真的是学霸,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学霸。

    16考上震旦,两年半读完本科,一年半研究生,从震旦大学生物化学系读本科和硕士研究生,现在应该在生物医学研究所跟随杨院士读博。

    为啥安闻知道的这么清楚。

    真正算起来,谢雨欣应该是他学姐,虽然对方没他大,但人家入学比他早。

    像这样长得漂亮,学习还贼牛逼的学神级学姐,震旦还真没有几个不知道的。

    “安闻学弟,我有什么问题吗?”

    谢雨欣看到安闻怪异的表情,微笑着问道。

    “嗯?学姐知道我?”

    安闻听完有点愣,他这么出名吗?

    “租房之前,打听一下房东的消息,不是很正常嘛,而且以学弟在学校的知名度,我想不知道学弟都很困难。”

    “额……年少轻狂,不提也罢 你所看的《我用游戏世界种田》的 第十七章 试试就逝世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我用游戏世界种田》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