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青牛 作品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夏收冰蓝一佳徒

    中洲,神霄宗山门前。

    一位女子正仰首看着上方白玉牌坊上的“神霄宗”三个大字,久久不动。

    但见其身形高挑,头戴斗笠,身着武士服,背负长剑,一身风尘。

    不时有神霄宗弟子进入山门,见状投来好奇的目光,不明白这女子来此何事。

    半晌过后,女子缓缓摘下头上斗笠,解开丝绸面巾,露出其国色天香般的容颜。

    周遭的神霄宗弟子顿时双眼发直,为那女子的容颜所摄。

    这女子看起来约二十岁出头,眉毛高挑,细密整齐,斜飞入鬓;眼睛黑白分明,清澈有神;鼻梁高挺,显得极有主见。

    鹅蛋脸,肌肤白里透红,樱唇紧抿,身材凹凸有致,双腿匀称而修长,眼神坚定而锐利。

    整个人站在那里岳恃渊停,柔美之中带着英武,两相结合之下,更有一股特别的魅力。

    女子眼神向着周围扫视一圈,见不远处有几位神霄宗的弟子正打量着自己。

    当下也不怯场,大大方面的行了过去,对其中一位女弟子拱手一礼,出声问道:“这位仙子请了,请问您可是神霄宗门下?”

    女子声音柔美,又有着抑扬顿挫的韵律在其中。

    这位神霄宗的女弟子面容娇俏,气质清丽,正是喝起酒来英姿飒爽的花青依。

    花青依见眼前的女子生得比自己还美,言行举止大方得体,带着别样的美感,心中顿时好感大生,便轻声回应道:

    “这位姑娘客气了,我是神霄宗门下,仙子不敢当,请问你有何事?”

    “打扰仙子了,那请问您是否认识贵宗的和照仙师?”

    女子面容一喜,随后又继续追问道。

    花青依眉头一皱,将眼前的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心中念头翻转,多出一些不为人知的猜想。

    随后试探着问道:“和照师兄我自然是认得,这位姑娘你是?”

    “太好了,师父他老人家果然没有骗我!

    我...我终究是找到师父他老人家的踪影了。”

    女子闻言立刻愣在当场,两三息过后,眼眶中渐渐有泪光隐显,语气带着哽咽,低声自语道。

    “拜见青依师姑,我叫木冰蓝,乃是师父二十年前在北方大叶国所收的弟子。

    只是当时我年纪太小,师父并没有带我入门,而是要求我自行走到神霄宗来。”

    这俊俏的女子正是木冰蓝,昔日病殃殃的小姑娘,如今却是英姿勃发,宛如女武神一般。

    知道刚刚太过激动,有些失态,连忙出声补充道。

    “大叶国?那是什么地方?”花青依闻言一愣,随后好奇的问道。

    “嗯...大叶国在神霄宗北方,距离这里约三十多万里。”木冰蓝此时已经收摄心神,又回到沉静内敛的样子,不卑不亢的回应道。

    “三十多万里???

    你一个人走来?这怎么可能?”

    花青依闻言立刻失声,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周围神霄宗的弟子原本就在关注,此时更是将耳朵竖起,听着两人对话。

    “是的,三十多万里,我用了九年的时间,从十七岁启程,直到现在终于走到了神霄宗。”

    木冰蓝声音自若,没有丝毫起伏,好似说的事情不是自己的经历一样。

    “呃...你既然是和照师兄的弟子,那么也就不是外人,我先领你去客舍暂居,你师父如今不在宗内。”

    林照自三阳神火宗出来后,心中忽有所感,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一件与己有关的大事。

    遂掐指推算,半晌后才露出笑容,喃喃自语道:

    “小冰蓝这福缘倒是不差,既然你有这个毅力和福缘,通过了考验,那么这个弟子我就收下了。”

    当下调整方向,直奔南灵别院方向而去。

    一路飞驰,心中却是想到自己这一脉收徒当真是“玄之又玄”。

    当年师父收自己为徒时,用了推算之法。

    如今自己也是推算到有弟子上门,这般传统看来需得传承下去,成为师父这一脉的收徒标准也是极好的。

    六日后,龙首峰远远在望。

    太虚真人洞府之内,林照见自家师父须发皆白,但精神奕奕,浑身气机丝毫不显,明显是道行大进。

    “不肖弟子和照拜见师父,祝师父早日成就元神。”

    “起来,起来,在为师这里不要多礼。

    看你气机凝练而精纯,应该不日就要渡劫了吧?”

    太虚真人端坐云床之上,身着一身宽大的道袍,看向林照的目光甚为满意。

    “是的,师父。

    弟子准备再压一压,将基础再夯实一些。”林照微微一笑,寻了个蒲团坐下。

    “嗯,你做事素来稳妥,不用师父操心,渡劫的器物和丹药可有准备?”太虚真人一捋白须,关心的问道。

    随后师徒二人闲聊起来,不久后和尘也来到洞府,师兄弟见面,自是亲切异常。

    一番交流后,林照才知二师姐和月已经在十七年前渡劫成功,跨入了成丹期。

    如今和明、和尘亦是在打磨法力,准备渡劫。

    而南灵别院当中,和玄也已经渡过了天劫,成就了大丹。

    受其影响,随后和坚、和穷也去渡劫,却是不幸陨落在天雷之下,让原本想快些渡劫的和尘、和柔如泼冰水,遂又自开始打磨法力。

    这中间只有和莲始终不温不火,默默闭关,不为所动。

    林照当年的判断没错,心性上的确和莲更胜众人一筹。

    林照闻言后颇为难过,修士便是这般,几个重要的关卡渡不过去,立刻就要生死道消。

    即便是神霄宗收徒对根骨要求甚高,但玉液期晋升到成丹期的比率也在六比一左右。

    边上的太虚真人神情不变,在其几百年的修行历程中,亲眼见到,以及耳闻的例子太多,对此心灵早已古井不波。

    当太虚真人跟和尘听到,林照此番是为了去中洲山门收徒,心中不禁欢喜。

    这一脉能传承壮大,自然是好事,几年前和月也收了几个徒弟,和明与和尘如今依旧独自修行。

    太虚真人见了不禁催促了和尘几句,让其也尽快收徒,等成就大丹后,要经常外出,感悟大道,体悟红尘,教授弟子的时间反而比较少。

    随后太虚真人找到太致真人,让林照给中洲山门携带了一批物资,顺便启用传送阵。

    林照明白师父这般行径,纯粹是在薅宗门的羊毛,给自己省些上品灵石。

    从中州传送山谷中走出,林照飞身而起,向都天院而去。

    先办公事,再理私事,这是林照一贯的风格。

    从都天院出来后,林照又去了传功院考校司。

    林照此前归隐家中,没有参加上一次的演法大比,故而必须去传功院说明缘由。

    宗门金科玉律森严,绝对轻忽不得。

    不过神霄宗玉律当中规定,若有弟子牵扯到化凡了却因果,可以适当放宽尺度。

    等林照从传功院出来时,太阳已经西斜。

    飞在空中,见下方山峰林青草密,不知不觉中已是到了盛夏时节。

    屈指掐算片刻,林照身形如箭,向着靠近山门位置的迎宾客舍而去。

    木冰蓝负手而立,站在一间精致的庭院前,背脊如枪,武道大宗师的气魄自然而然流露,心境之高,颇有孤崖万仞的意境。

    看着夕阳下宛如仙境一般的灵峰,脸上神情沉静,默默想着心事。

    都过去七八日了,不也知师父何时才能归来。

    这几日虽然时常有师叔、师姑前来看望自己,但自己最想见的人还是师父。

    想到自己这一路遭遇的种种艰难险阻,现在想想,连自己都佩服自己,有时甚至想不明白这一路到底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种种可怕的妖兽不用说,基本上隔三差五就会碰到,其中各种山贼路匪,人族国度的种种刁难,也是时常遇到。

    其它风吹雨淋,日光曝晒,风餐露宿,更是家常便饭。

    甚至好几次差点被修士的厮杀波及。

    但这一切都值得,感受到体内如长江大河般澎湃的天地灵气,以及武道大宗师的精神气魄,木冰蓝有信心击垮一切难关。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好,很好!没有忘记为师当年临走前的叮嘱。”

    “师父?!”

    木冰蓝豁然转身,见自己身侧三尺处,一位身穿月白道袍,面容年轻俊雅,气度沉凝的高大男子正悄然挺立。

    而武道心灵之中却没有丝毫感应,好似身侧的男子不存在一般。

    刹那间,泪水忍不住哗然而落。

    从北向南,各国都留下了江湖传说的绝代大宗师,神秘莫测“女帝”木冰蓝,此刻却心灵失守,哭的宛若一个婴儿。

    猛然上前,扑到朝思夜想的师父怀中,幼时便深深埋藏在心中,一直酝酿发酵壮大的孺慕之情,此刻全然迸发出来。

    “哦!莫哭,莫哭,为师的开山大弟子,若是让人看到这般样子,传出去岂不成了笑话。”

    林照身形不动,轻轻拍了拍木冰蓝的肩膀,心中也为眼前弟子的举动感到欣慰。

    当年在大叶国桐城当中,随手播下的一粒种子,如今生根发芽,给自己带来了一个出色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