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十章 阿斯兰汗(上)

    在冬日里的第一场大雪来临之前,尼堪终于见到了孙传宇一行人,其中一人的到来让他颇有些以外。

    孙传庭。

    在杜尔加的木寨里,在煤球炉子的加持下,室内似乎沐浴着春光。

    孙传庭、孙传廊、孙传宇以及十多个未曾见过的少年,其中一个约莫二十多岁,一身大明士子的打扮,隐隐是那十多个少年的头目。

    “秀荣,这一年多漠南漠北战事不断,我等也无法北上,两个月前刚刚消停了一些就赶紧北上了,听说你这边又有变化?”

    孙传廊正在向尼堪讲述上次他们从恰克图回去之后的事情。

    尼堪点点头,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一路上还好吧?”

    “还好,不过多亏了你那十个护卫,漠南战乱一起,以往有些消停的马贼好像又有些死灰复燃了,不过有噶里和家主在,都打发了”

    尼堪一听这话不禁将目光投向了孙传庭,心想:“没想到我这家主还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

    孙传庭却捋了捋颌下的胡须,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孙家是世系百户出身,如今虽然干各行各业的都有,不过我却没有忘记祖宗的本分,不瞒你说,我的剑法在代州一带罕逢敌手”

    说到这里他看向尼堪:“最近你又大败蒙古人?”

    尼堪点点头,将自己在乌尔赫特与蒙古人的战事大致说了一遍。

    孙传庭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两千骑打退了九千骑?”

    尼堪笑道:“当然不是一次性击退的,这东喀尔喀的麾下不下两万帐,是漠北首屈一指的大部,我部首先面临的是北面的一部,大概三千骑,在我军伏击之下,该部几乎全军覆没”

    “其余六千骑分别是从乌尔赫特南面、东面、西面过来的,我军以少数兵力在北面牵制,以主力全力击退南面的敌人,然后麾师北上,在一个夜间发动突然那袭击,大破之”

    “经此一战,东喀尔喀元气大伤,只得与我讲和,这不,东面的车臣汗、中路的土谢图汗部都要将他们的公主嫁给小侄,你们来的正好,再过十日便是小侄大婚的日子,也是小侄就任漠北索伦诸部阿斯兰大汗的日子,正好一起观礼”

    孙传庭听了眉头一皱,“难怪自从进入东喀尔喀的领地后,沿途的一些个部落酋长一听说我们是山西孙家的,一个个都恭敬得很,原来还是托了你的洪福”

    他与孙传廊对望一眼,最后孙传廊说道:“秀荣,既然木已成舟,孙家也无话可说,原本还想在内地给你寻摸一门合适的亲事,没想到……”

    孙传庭插道:“秀荣,这么说来,漠北以北之地如今都在你的控制之下?”

    尼堪点点头,“差不多,漠北以北,北海以东,喀尔喀以北,大兴安岭以西之地基本上在小侄控制之中……”

    “哦?”,孙传庭眼睛一亮,“疆域如何?丁口如何?”

    “疆域嘛,恐怕与大明山西、京畿、山东三地加起来差不多,不过地方苦寒,人丁稀少,加起来还不到两万户”

    孙传庭此时却听出了端倪。

    “秀荣,你一直待在漠北,大明地理你是如何得知的?”

    “这……,哦,我手下有一个老道,原本是中原之人,云游到了我处,小侄是从他的嘴里得知的”

    “嗯,那也就是说可以出动一万精骑?”

    “差不多”

    孙传庭听到这里,突然从怀里掏出一物,好像是一个宽约一尺的丝绸卷轴,卷轴通体红色,边缘一抹金色,卷轴的顶端还吊着金线的穗子。

    “孙秀荣听旨!”

    尼堪一听,心里暗骂,这里有没有旁人,何苦弄这些玄虚?何况,自从尽得漠北以北之地后,他心里对遥远的大明并没有多大的敬畏。

    最后还是看在孙家长辈的份上,一咬牙朝着南方跪下了。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圣仁广运,凡天覆地载,莫不尊亲帝命。溥将暨海隅日出,罔不率俾。昔我皇祖,诞育多方。龟纽龙章,远赐乞塔之域;贞珉大篆,荣施边荒大山。嗣以边荒之遥,偶致风雪之隔。当兹盛际,咨尔孙氏秀荣,崛起漠北,知尊中国。北叩万里之关,肯求内附。情既坚于恭顺,恩可靳于柔怀。兹特封尔为世袭北海卫指挥使,赐之诰命。于戏龙贲芝函,袭冠裳于大荒,风行卉服,固藩卫于天朝,尔其念臣职之当修。恪循要束,感皇恩之已渥。无替款诚,祗服纶言,永尊声教。钦哉!”

    尼堪听得云里雾里,最后看孙传庭念完了,只得学着后世电视上那样三叩九拜。

    “臣孙秀荣谢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孙传庭将他扶起来,也是一脸喜色,“秀荣,你如今是朝廷钦赐的世袭卫指挥使,可要时时牢记圣天子鸿恩,谨言慎行,不可有丝毫篡越”

    尼堪心想,“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老子这里离大明十万八千里,你这里一纸诏书就想将我纳入管束?”

    不过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孙传庭将一方铜质的大印交给他,又是一番叮嘱。

    尼堪想到上次见到孙传庭时他还是在家闲居之人,如今既然能拿到皇帝的诏书,多半已经起复了,便笑道:“家主如今是在京里高就,还是外放一方大员?”

    孙传庭拈须笑道:“托了你小子的福,我去京城后找到了在礼部就任的原同僚,这才得以觐见天颜,此后我也得以起复,如今是吏部验封清吏司郎中”

    尼堪不知这个官位的大小,不过恭维的话还是要奉上的,“那就恭喜家主,祝家主步步高升,早日入阁”

    “入阁?开什么玩笑!秀荣,我已经向吏部承诺过,来漠北办了这趟差事之后便速速南下就任,在这边耽搁不了多长时间,我问你,你如今得了圣天子的恩惠,能做什么以报圣天子厚恩?”

    尼堪内心撇撇嘴,就着一纸诏书便是“鸿恩、厚恩”,那也太便宜了吧。

    不过他还是正色答道:“叔父,如今建奴占了辽东以及辽东以北之地,手里既有草原骑兵,还有汉家的步军、火器,本身出身林中,朝夕与熊虎相对,悍勇无匹,已经尾大不掉,仓促间难以就擒。不过他们眼下的重点都放在漠南的虎墩兔身上,一旦击败虎墩兔,整合辽东、漠南两大力量,大明就危险了”

    “故此,想要大明边境安宁,就必须保住虎墩兔,此事小侄已有筹划,绝对不会让虎墩兔旦夕灭亡,虎墩兔一日不亡,建奴便一日不会全力对付大明”

    此事大明的流贼还未成太大的气候,边患是重中之重,故此尼堪有此一说。

    孙传庭点点头,“可问其详?”

    尼堪却摇摇头,“尚没有详细的筹划,不过到时候会随机应变,叔父回去之后也可联络虎墩兔,让他派人到我这里来”

    尼堪可不敢将自己的详细筹划告诉孙传庭,以大明那四处漏风的情报管制系统,孙传庭若是将这些上报天听,估计很快就会被满清得到。

    “对于册封我部的事情,叔父回去之后也不可大肆宣扬,我部如今刚刚立足,若是被建奴得知了,一定会生出事端”

    孙传庭也郑重地点点头,他虽然只是吏部的郎中,不过辽事之糜烂也早有耳闻,如今天佑大明,有尼堪这一支奇兵存在,可不能让它早早覆灭了。

    尼堪却在想着另外的事情。

    按照时间来看,如今还是1629年,孙传庭也才三十五岁,离他大展拳脚还有不小的一段时间,不过有了自己这个便宜侄子,他的命运是否会得到改变?

    ……

    十月一日。

    一场盛大的祭天仪式在乞塔河边举行,随着河边高台上堆起的木柴燃起熊熊大火,族里五十个壮汉不顾天气很冷,光着上身在墨尔根的带领下跳起了热烈的舞蹈,最后随着墨尔根一声呐喊,连他在内,五十一个索伦壮汉都瘫倒在河滩上。

    上苍已经知晓了人间的事情,祭天仪式结束了。

    尼堪正式就任漠北索伦诸部的阿斯兰大汗,小根特木尔为博格拉汗,镇守乌兰乌德,由于其尚未长成,依旧在赤塔跟着尼堪、李秀丽一起居住。

    接着便是盛大的婚礼,由于阿茹娜、格根塔娜都信仰佛教,婚礼却是在三部的大法王、哲布尊丹巴的主持下进行的,除了两位蒙古公主,尼堪一气将多西珲、哈尔额敦也收入房中。

    没办法,在讲究宗法的林中,多西珲所在的柯尔特伊尔部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萨哈连的布拉姆部代表着代表着正宗的索伦部,一个也不能少,少一个便能掀起大浪。

    婚后,尼堪可不是根特木尔,做了大汗也无所事事,他决定将自己的领土当成一个正经的汗国来打理。

    婚礼三日后,在赤塔自己的府上,孙传宇、常备军的主要将领、各部的哈拉达济济一堂,等着尼堪发话。

    堂上还有两人,一人便是跟着孙传宇过来的那名年轻士子,尼堪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孙秀林,也是一个秀才,跟着孙传廊在经商,眼见着尼堪的威势越来越大,怎能没有孙家自己人的扶持?于是在孙传庭、孙传廊的劝说下他便跟着过来了。

    他这次还带来了孙家十几个读过书的少年,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尼堪得知后自是欢喜不迭。

    另一个则是从叶尼塞斯克那里换来的那名俄罗斯农夫——托尔斯契希内。

    话说自从托尔斯契希内等人来到赤塔后,尼堪与他们做过一次交流,当时托尔斯契希内说的话还让他记忆犹新。

    “托尔斯契希内,你说在我这些地方种什么作物最好?”

    “自然是黑麦,此物产量高,极耐严寒,关键是除了麦粒,其枝叶无论干枯都是上好的饲料,我在叶尼塞斯克试过,用铡刀切碎后撒上盐水,冬日里就连一向挑嘴的驯鹿都能吃,遑论牛马羊猪了”

    “还有一宗,若是头几年种黑麦的话,还能增强土地的肥力”

    “大部分种黑麦,还可适当种一些燕麦、大麦,燕麦可以用来喂养牲畜,大麦口感好,有嚼劲,可以做上好的面包”

    尼堪当时心里一喜,心想眼前这人不亏是在史书上留下过姓名的农夫,还真是有一套。

    “那你觉得本汗的辖地那里适合种地?”

    “希洛克河流域,那里河谷地带腐质层深厚,类似于叶尼塞斯克一带,土地异常肥沃,种子撒下去后不用怎么照看收获就会很好”

    由于在上次巴里亚加之战中,罗佳部的青壮大多被伊尔根部杀了,留下了大量的寡妇人家,于是当时尼堪就拍板让以托尔斯契希内为首的十名农夫与罗佳十户人家结对,了解过特殊契希内的情况后,还专门为他找了一户乞儿吉斯寡妇,那名寡妇的丈夫、儿子都在那次战乱中死了,膝下只剩了一个十余岁的女儿。

    托尔斯契希内见到那名女孩,一下子便想到自己病故的女儿,浓浓的父爱又涌上了心头,慢慢的,一身的干劲儿又焕发出来了。

    剩下的九名农夫也差不多,肥硕的俄罗斯农妇没有盼到,不过现成的通古斯家庭也还不错,何况还有大量牛羊马匹。

    尼堪让罗佳部的哈拉达罗锦也拨了一百户专门在希洛克河河谷种地,并让俄罗斯人在一旁指点。

    希洛克河谷已经种上了五千多亩的黑麦、燕麦、大麦,如今尼堪已经是统辖整个林中的阿斯兰大汗,这种田的大计便正式提到了议事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