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七章 车臣汗(下)

    “本汗败退回到固伦之后,痛定思痛,派了多路细作到了索伦人的地盘,,终于打听到了一事”

    “诸位不妨猜上一猜,这尼堪年不过二十便成了索伦人的博格拉汗,虽说有些滑天下之大稽,不伦不类的,不过终究是一个汗位,仅次于那根特木尔,你等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其实硕垒也派出了细作,更是直接与根特木尔取得了联系,他知晓的信息不会比衮布少,不过他面上却是故作惊异状,“哦?他不是乌扎部前任哈拉达阿吉之子吗?”

    “呵呵”,衮布脸上略有些得色,“那是面上的,经过我的细作详细探查,终于弄清楚了此人的身世”

    “他原本是十多年前在喀尔喀与林中行商的汉商之后,说起来我等还是要感谢这位汉商,若不是他带头,引得汉商纷至沓来,我等不知道还要忍受俺达汗子孙的盘剥多久”

    “此人的父母在十多年前不幸遇害,按照那场索伦人尼布楚大会的说法,竟是车根那厮杀了汉商一行,并抢了汉商的夫人,不过最终被根特木尔那厮碰见了,将汉商的夫人夺了回去”

    “没多久,根特木尔便娶了那汉商的夫人,尼堪这厮大闹尼布楚草原,击破茂明安诸部,本来是自己要当大汗的,不过被根特木尔拦住了,说他是汉人之后,当不了索伦人的大汗,要当就只能当副汗,于是便有了阿斯兰汗、博格拉汗,也就是回鹘人的滥觞狮子汗、公驼汗”

    “诸位,可别小看这狮子汗、公驼汗,原本占据喀尔喀地的就是突厥人,后来被林中的回鹘人灭了,而灭掉回鹘人的黠噶斯人也是北边的林中人”

    衮布这么一说让众人的神色都严肃起来。

    这一节,精通历史的硕垒自然知晓,不过他奇怪的是,尼布楚大草原这么机密的事情他是怎么得知的?难道也联系了根特木尔?抑或是根特木尔这厮两边讨好?

    衮布看大家都是神色凝重,便笑了笑说道:“诸位也无须太过担心,与回鹘人、黠噶斯人相比,索伦人确实力有未逮”

    “回鹘人、黠噶斯人都出自突厥,讲的也是突厥语,与彼等相同的部族不知凡几,而索伦人就不同了,彼等原本与东边的女真人出自一脉,被金国称为野人女真,从大湖向西一直到大海边上,人丁加起来估计也不会超过两万户,喀尔喀北边顶天了也就一万户”

    “一万户,其中还有不少使鹿的部落,就算一时占了些便宜,终究不如我等蒙古人,我等若是同心协力,加起来起码有二十万帐,可惜……”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素巴第、俄木布两人依旧浑然不觉,不过硕垒却是耸然一惊,“这衮布一向号称昏庸,没想到还有此等见识,难道是在韬光养晦?今后可不能小觑了”

    嘴上却说道:“以贤侄的意思?”

    衮布说道:“听说东边的索伦人大部落,黑龙江流域的博穆博果尔,精奇里江、牛满江流域的巴尔达奇都降了满清,彼等为何如此痛快?还不是源出一脉!”

    “依我来看,呼图克图汗不是女真人的对手,若是等他们腾出手来必定会对付我等,那时我等便是四面楚歌了”

    硕垒笑道:“贤侄心里肯定有了定计,不妨说出来听听,好让我等领教领教”

    衮布毫不谦让,“诸位,我等若是尽起大军北上剿贼,不怜惜部民的话,胜利肯定是在我等一方,不过彼等号称林中人,若是打不过了往密林里一钻,我等也是无可奈何”

    这时硕垒已经能知晓了衮布的想法,不过他依旧装得懵懵懂懂的盯着他看,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

    “和亲!”,这时衮布站了起来,“女真人终究会联络上这股索伦人,看在同宗的份上他们多半加入到女真人那边,既然是这样,我等何不先下手为强?提前联络尼堪?”

    见大家都沉默不语,衮布继续说道:“若是索伦人加入到女真人那里,我等的好日子就彻底完了”

    其实,在座的几位都是年过四十,甚至五十的人,身边的夫人一大堆,适龄的公主也不少,不过具体到自家身上都有些不乐意。

    硕垒倒是颇有些心动,霍林部的图噜海不过是一个布里亚特部落的大酋,自己便将嫡长女嫁给了他,从目前来看,这图噜海与尼堪相比那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衮布却自顾自地说道:“大家若是不愿意的话,本汗膝下倒是还有一女”

    “阿茹娜?”

    硕垒、素巴第、俄木布三人都叫了起来,三人都知晓,衮布膝下有众多儿女,不过这阿茹娜已经十七岁了还未出嫁,一来是让聪明乖巧,衮布舍不得,二来此女精通佛法,在土谢图汗部里面隐隐有“圣女”的名号,衮布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塔布恩(女婿)。

    在座的几位,除了素巴第膝下没有合适的女儿,俄木布、衮布、硕垒都有,一想到得到尼堪的种种好处,几人顿时不淡定了。

    “咳咳”,只见素巴第开口说道:“本汗膝下的女儿倒是都嫁出去了,不过族里还是有一些适龄的女儿……”

    俄木布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我家的乌仁其木格今年刚好十五岁,若是她愿意的话,倒是便宜了那尼堪”

    衮布却摇摇头,“听说那尼堪长相异常出众,又精通锻冶、行军打仗之技,若是能将自家女儿嫁给他倒是不会辱没我等黄金家族后裔的”

    “咳!”

    只见硕垒站了起来,“此事尚需从长计议,不如就按照贤侄所说的,先派人去探探尼堪的口风,若是那厮愿意的话便一切好说,若是不愿意的话也不会让我等蒙羞”

    见众人都点头了,他便继续说道:“阿巴嘎纳尔部的栋伊思喇布也是部落里的老人,老成持重,此次出战他这一部落没有参加,不如就派他去,如何?”

    ……

    几日后,在杜尔加,尼堪见到了这位阿巴嘎纳尔部的台吉,一位五十出头的老头。

    听说乌巴什等人安然无恙后,栋伊思喇布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接着便将硕垒教给他的话说了出来。

    尼堪听了之后不禁有些心动。

    若是与喀尔喀联姻了自然有莫大的好处,至少南边疆界可保无虞,届时自己便向东、向西发展,将除了蒙古人以外的索伦人、雅库特人、赫哲人、乞儿吉斯人等全部纳入囊中。

    等过个三五年,将老毛子驱逐到乌拉尔山以西也没问题。

    不过,这样的话,他这一辈子就只能待在漠北以北之地了,按照他之前的想法,将喀尔喀部落的左翼全部驱赶到杭爱山以西的地方,让他们去跟卫拉特人一争高下才是正理,那样一来自己就能打通与大明的联系。

    至于打通与大明的联系之后再做什么他还没有想好,不过有了自己在其中横插一杠子,估计能延缓大明的颓势。

    不过自己凭什么要挽救大明?

    栋伊思喇布见尼堪一副举棋不定的模样,便说道:“其实除了车臣汗,土谢图汗部、俄木布珲台吉膝下都有适龄女儿,人品相貌都没的说,就看大汗……”

    尼堪倏地睁开了眼睛,“不好意思,怠慢台吉了,您能否将各位人选简单介绍介绍”

    “这……”,栋伊思喇布一时有些尴尬,你这厮好生无礼,你一个索伦蛮贼,篡称汗位也就罢了,能娶上三大汗以及俄木布珲台吉其中任一一家的女儿就是烧高香了,你竟然还挑三拣四。

    “您误会了”,尼堪见他面色不虞,赶紧解释道:“本汗的意思是,这几位公主,品貌如何?有何才干?也想提前了解一下,这可是终身大事,须臾马虎不得”

    栋伊思喇布这才点点头,将几位公主的一些个特征都说了,察哈尔部与喀尔喀部世代联姻,谁家里有几位少男,有几位少女,作为台吉的他清楚得很。

    尼堪听完后仔细思考了一下。

    “您回去与车臣汗、土谢图汗两位大汗说说,我能否同时迎娶两位公主?我知晓这有些无礼,不过我部先后与两部发生战事,给两部部众带来不小的损伤,若是能与两部结成姻亲,从而化解仇恨,林中、喀尔喀从此相安无事,也是一桩美事”

    栋伊思喇布确实有些恼火,衮布的阿茹娜在部落里号称“圣女”,一般人根本不敢娶她,硕垒的格根塔娜也有才女的称号,随便娶了哪位,都是察哈尔诸部的无上荣光,这厮竟想一下将两位都收入房中!

    不过这也不是他能做主的,“此事尚需回去禀告两位大汗”

    “无妨,我只是随口一说,若是不行的话,本汗愿意与车臣汗联姻,他要是同意的话,十日后我便与他在鄂嫩河上会面,磋商一切大事”

    栋伊思喇布回到喀尔喀后,将尼堪的话一说,衮布、硕垒不禁陷入了沉思,素巴第、俄木布两人见状便说道:“两位大汗,既然尼堪肯与喀尔喀联姻,那事情就应该差不多了,我等部落里还有一些事,就不打扰了”

    硕垒赶紧说道:“两位贤侄何必如此匆忙?等忙完这事再说吧,再多盘桓几日”

    其实对于蒙古人来说,区区一个女儿实在不算什么,不过一个女儿能带来什么那是需要细细盘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