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六章 车臣汗(上)

    肯特山脉正中,有一条大河从那里汇集溪流、雪水后向南流下,近三百里后受到高原地形的影响又蜿蜒向东,又流经两千多里后注入呼伦湖,由于河水长期冲刷,沿途形成了长约两千里,宽约六七十里的河谷。

    河谷两端长着上好的牧草,历来是漠北游牧民族必争之地。

    克鲁伦河,喀尔喀最重要的河流之一。

    在克鲁伦河的中上游北岸,一大片白色的帐篷鳞次栉比,其中又有一座硕大无朋的帐篷鹤立鸡群,帐篷通体白色,在边沿上有一圈金线,帐篷顶部的尖顶挂着一簇红缨。

    大帐外边,人头攒动,随着十名壮汉手里长长的牛角号吹响,外边的人都跪了下来。

    这时,跪在地上的人若是细心的话便知道帐篷左近在近几日肯定宰杀过大型的牲畜,隐隐还有血腥味。

    不错,就在三日前,一场由大萨满主持的祭天仪式在这里举行过,杀了青牛白马,告祭长生天、祖宗格垺森扎、克鲁伦河、肯特山。

    这些仪式自然不能让哲布尊丹巴见到。

    三日后,西喀尔喀的扎萨克图汗素巴第、中喀尔喀的土谢图汗衮布、和托辉特部的珲台吉俄木布额尔德尼、前来喀尔喀传教的**王、哲布尊丹巴多罗那他联袂赶到。

    于是由哲布尊丹巴主持的另一场仪式在大帐里展开了。

    除了上述几位贵客,从漠南前来投奔的浩齐特部台吉博罗特、乌珠穆沁部台吉道尔吉、苏尼特部台吉滕吉思、阿巴嘎部台吉多尔济、阿巴嘎纳尔部台吉栋伊思喇布也赫然在列。

    这么盛大的仪式,自然少不了此地的主人硕垒,今日他戴着攒着红缨的蒙古大帽,一身金色的蒙古长袍,脸上也是喜气洋洋。

    等哲布尊丹巴按照藏传佛教的礼仪施法完毕后,喀尔喀蒙古地带又增添了一名大汗——“共戴马哈撒嘛谛车臣汗”(以下简称车臣汗)。

    不多时,大帐周围锣鼓喧天,长号齐鸣,一群蒙古青年围绕着大帐开始载歌载舞。

    一日后,哲布尊丹巴又在此地讲经说法,东喀尔喀的大小台吉都过来了,真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等三日后哲布尊丹巴移步到车臣汗专门为他准备的大帐,车臣汗、扎萨克图汗、土谢图汗、俄木布额尔德尼珲台吉以及车臣汗硕垒的三个儿子便开始在这座大帐议事了。

    议事的时候,大帐附近一百步之内警卫密密匝匝的,等闲人士不得随意靠近,否则杀无赦。

    与历史上相比,硕垒不禁提前一年登上了汗位,还将扎萨克图汗、土谢图汗、和托辉特部珲台吉三人请了过来,荣耀可大不相同。

    不过此时的车臣汗却一改前几日的喜色,一张宽阔的面孔憋得通红,若不是还有三位大人物在此,他绝对会亲自下场鞭打自己的三个儿子。

    宜勒图、额尔克、巴布三人在几位大汗面前自然没有座位,都跪在大帐正中,战战兢兢地以头伏地等候父亲的发落。

    等三人先后将乌尔赫特的战事讲完了,硕垒才说道:“这么说乌巴什是全军覆没喽?他本人也被俘了?”

    伊勒登小声说道:“阿布,我与二弟是沿着鄂嫩河进军的,并没有见到三弟的踪影”

    巴布只得跟着说道:“阿布,我率军抵达乌尔赫特时,那里空无一人,没多久便与蛮军接战了,不过按照蛮军驱赶三哥手下前来冲阵的情况来看,三哥多半……”

    (阿布,蒙古人父亲的意思)

    “那乌力图、哈尔恩两人呢?他们与老三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难道一起没于此战?”

    这时衮布开口了,“既然无法得知三台吉的下落,何不派人前往北岸,一来探知乌巴什等人的下落,二来也可探探那蛮贼的口风”

    硕垒这时才将冒着怒火的双眼投向衮布,“也是,是叔父仓促了,贤侄与那厮交过手,可有什么心得?”

    硕垒是喀尔喀蒙古始祖格垺森扎的曾孙,衮布、素巴第、俄木布额尔德尼三人却是格垺森扎的玄孙,若是以前他没有称汗的时候,对待这三人肯定是客客气气的,一声“大汗”、“珲台吉”是少不了的,不过如今都是大汗了就无须这么客气了。

    至于那位和托辉特部的珲台吉也是出自格垺森扎长子一系,控制的疆域非常广泛,以前他这一系还是卫拉特(瓦剌)蒙古人的主人,故此,历任珲台吉名义上还是以扎萨克图汗为首,实际上与大汗也相差无几了。

    俄罗斯人便是将该部的珲台吉称为阿勒坦汗,意思是黄金汗。

    衮布听到“贤侄”两字心里不禁一紧,随即又暗暗骂道:“前不久给我写信时还尊称大汗,为了称汗不惜卑躬屈膝,这没几日便是贤侄了,老子比你也就小了三岁而已”

    面上却是甘之如饴,“叔汗,上次是本汗大意了,长途跋涉到巴里亚加,不赶紧将蛮贼的木寨拿下来,反而深入河谷去祸害普通牧民,为蛮贼援军的及时赶到创造了机会,不过……”

    “不过什么?”,素巴第、俄木布两人没与尼堪交过手,但眼见着黄金家族的后人竟然被林中的“蛮夷”欺负了,心里也是颇不得劲儿。

    “不晓得那蛮夷新任的博格拉汗尼堪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擅长火器打造之术,彼等作战,无论步骑,一开始都是火铳、火炮开道,漠北之人已经多年没有见到此物了,轰鸣之下,人马皆惊,想重整旗鼓作战亦不可得”

    “再说了,我部勇士战力尚可,可惜的是几部布里亚特人着实堪忧,最后我部虽有两千精锐也独木难支,故此……”

    “这么说,想要击破索伦蛮子,就必须得有火器与之抗衡才行?”

    衮布眼神变了几下,“也不尽然,蛮贼有一支全是长枪的骑兵,确实骁勇善战,倒也不逊色那些火器,火器主要是对马匹的影响,下次与之作战,若是能解决马匹惊扰之事,硬桥硬马与之作战也不见得就会输”

    素巴第与俄木布两人对望一眼,眼里都颇有些不屑。

    他们这两部长期处于抗衡卫拉特蒙古人的第一线,称为喀尔喀右翼,而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则是左翼,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作战经验了。

    不过他们几人互相都很熟悉,各人能力如何也知晓,衮布先不说,那硕垒可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物,就算其麾下多年没有战斗经验,以硕垒的能力,以七千骑对抗两千索伦骑兵,完全没有失败的道理啊。

    就算有丰富作战经验的扎萨克图部、和托辉特部,用一万骑对上硕垒的万骑也不见得能稳操胜券。

    想到这里,俄木布说道:“叔汗、兄长,我部远离你等两部,中间又隔着素巴第兄长的部落,鞭长莫及,实在爱莫能助,不过提到火器我倒是有些想法”

    见众人都将热切的目光投向自己,他笑了笑,“不是我部有此利器,而是其它地方”

    “诸位,在我部的北面,楚河的中游地带兴起了一个叫罗刹的部落,这个部落听说以前是金帐汗国的部民,汗国消失后他们便兴起了,如今成立了一个叫甚沙皇帝国的国家,在金帐汗国以前的地盘上作威作福”

    “就是这个国家,以少数人马便灭了盘踞鄂毕河多年的希博尔汗国,如今又杀到了楚河流域,向那里的布里亚特人、乞儿吉斯人、索伦人征收赋税,我父亲在位时彼等就派人过来联络过,故此我也略知一二”

    “听说他们以少数人马便打下了偌大的疆域,虽然多是苦寒之地,不过也不可小觑,他们能有此成绩倚仗的便是火器,对于火器,说实话一开始我也是不屑一顾,我等蒙古人,赖以成名的还是骑射,不过依照罗刹、索伦这两部崛起的情形来看,火器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还真是得重视起来”

    “罗刹人前不久还联络过我,说要与我部划定疆域,我当时没当一回事,如今有了叔汗的事情,我回去之后便主动联系他们,一来划定疆域,签订文书,二来看能否交换一些火器,等火器到位了,我部熟练之后再传给叔汗你们三部”

    衮布等人也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想着:“说了等于没说,等你精通了火器,还不是拿来挟持我等?”

    素巴第说道:“其实这事也不难,罗刹人精通火器,南边的明国也不遑多让,可惜如今呼图克图汗占据了大板升城,又时常与明国作对,不然的话估计大板升城的工匠中就有不少会打造火器的……”

    呼图克图汗,也就是林丹汗,明国人俗称的“虎墩兔”。

    “诶?”,只见硕垒拍了一下大腿,“东边的女真人已经占了整个辽东,他们那里应该也有火器才是”

    一旁的衮布却幽幽地叹道:“如今我等东边有女真人、北边有索伦人,西边有罗刹人,黄金家族的子弟空有偌大的领地却是一盘散沙……”

    这话一出,众人都沉默了,这时硕垒才发现自己的几个儿子还跪在地上,便骂了一句:“还不滚出去?”

    在巴布三人踉踉跄跄向外走时,硕垒又说道:“就在帐外候着!”

    半晌,衮布打破了沉默,“先别说其他人了,无论是罗刹人还是女真人,离我等还远着呢,女真人如今追着呼图克图汗打,一时半会儿还顾不到咱们,先解决了索伦人这个肘腋之患再说吧”

    他刚才还说蒙古人是一盘散沙,此时又对林丹汗被女真人追着打无动于衷,虽说林丹汗动辄威胁、讨伐内部引起了蒙古人的不满,可他终究是黄金家族名正言顺的大汗啊。

    “我上次兵败巴里亚加后打听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与那博格拉汗关系重大!”

    “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