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三章 大摇大摆渡河?

    巴彦乌拉到乌尔赫特只有区区四十里路,骑兵快的话半个时辰也就到了,不过一想到尼堪这厮以往那骄人的战绩,乌巴什决定还是按照正常速度行军,饶是如此,一个时辰之后还是顺利抵达了乌尔赫特。

    乌尔赫特,原本也有一个小部落在此放牧,不过当硕垒决定将此处开辟为纳贡、互市之地后,便将那个小部落迁走了,此处放了一个台吉及若干随从打理,加上五百骑兵,便是代表他硕垒珲台吉的所有人了。

    剩下来的便是几个汉商了。

    管辖此地的台吉也是东喀尔喀大小台吉轮流做,若是由一人长期把持此位,部落里非闹出轩然大波不可。

    “三台吉,蛮子撤退了,如今正在慌慌张张渡河”

    侦骑很快便将前面的讯息报了过来。

    如今鄂嫩河已经开始融化,想从冰面上渡过已经不行了,何况冰层融化时河水会猛涨,此时渡河谈何容易。

    乌巴什眼睛大亮,“他们想要渡河?怎么渡河的你可看清了?”

    “回禀三台吉,他们似乎准备了一些船只,加上我等原本留在此地的船只,搭上木板后慢慢地过去”

    “可看到我部被俘的士卒?”

    “没有,估计一早便过河了,事情已经过去一晚,蛮子估计已经将缴获、俘虏运到北岸去了”

    “那岸边尚有多少人没有渡河?”

    “回禀三台吉,估计还有上千”

    “上千?”,乌巴什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

    眼下这个时节,就算能利用浮桥渡河,那也是极慢的,在快速融化的冰水冲击下,浮桥不可能摆得太牢固,在这种情形下,特别是还有马匹的情形下,快速过河那就是死路一条。

    “蛮子有放出侦骑吗?”

    “有的,就在小肯特山的北侧山口,我等还与彼等干了一仗,互有胜负,小的看到他们见到我们后似乎有些慌乱,渡河的步伐也加快了”

    “加快?纯属痴心妄想!”,乌巴什哈哈一声大笑,“事不宜迟,我等快速行军,穿过小肯特山峡谷,直扑索伦蛮子!”

    乌巴什认为尼堪一定已经过河了,留在后面的是他的殿后部队,不过若是能一举击破蛮子上千的部队,以蛮子人丁稀少的状况,那也是元气大伤,想到这里,他不禁急促下达了进军的命令。

    进军的顺序又有讲究,乌力图的一千科尔沁、兀良哈骑兵在前面,哈尔恩的一千合答斤本部在中间,自己率领一千最精锐的骑兵在后面。

    科尔沁部号称“护卫大汗的弓箭手”部落,兀良哈也是世代为成吉思汗守陵的部落,骁勇其实一点也不比合答斤部差,不过合答斤部是铁木真母族的部落,还是他乌巴什的核心部落,自然不敢有所闪失。

    于是科尔沁人、兀良哈人便成了先锋。

    乌力图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不过一来前面只有区区千人,还正在慌慌张张渡河,自己这一千骑却是好整以暇,没有落败的道理。

    至于“索伦骁勇冠绝林中”之语,他认为就是一个笑话,大兴安岭的博穆博果尔部落势力最大,丁口最多,还与以前盘踞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的科尔沁部、现在嫩江流域的科尔沁部直接接壤,也没见他们下山抢占科尔沁的地盘,还不是偏隅于极北苦寒的黑水一带?

    他们能侥幸打败茂明安部,肯定是使诈了。

    不过此时尼堪击败衮布的消息却并没有传到东喀尔喀,林中流传的只是索伦人击败了布里亚特蒙古人。

    能打败布里亚特蒙古人,乌力图一点也不觉得以外,那一部蒙古人虽然自称蒙古人,实际上却是被真正的蒙古人赶到林中去的那一部分,他们可能是索伦人,也可能是达斡尔人、乞儿吉斯人,是被蒙古人同化之后勉强操着蒙古语的林中人。

    在他眼里,这一部蒙古人完全没有任何战力可言,败在索伦人手里也在情理之中。

    他却没有想到,既然布里亚特人战力不足,为何却占着林中最好的河谷地带,而索伦人大部分都在更为偏僻的地方?

    小肯特山峡谷长达二十多里,两侧是低矮的丘陵以及密密匝匝的丛林,乌巴什他们这三千骑穿行在峡谷里,小半个时辰过后,正好将整个峡谷塞得满满的。

    不过,令乌力图没有想到的是,他并没有看到急着渡河的索伦人为了解除后顾之忧急急扑上来与自己拼命的景象,就在峡谷的出口,不远处便是夹杂着冰块湍急流动的鄂嫩河,他看到了一处奇怪的东西。

    峡谷的出口约莫有十多丈,此时却被一道矮墙封住了,矮墙多半是用草袋子装着泥土堆成,大约有三尺多高,在矮墙后面,站着一排排索伦士兵——那惹眼的鹿皮帽子正在墙头晃动着。

    三尺高的矮墙,马匹速度快的话也能飞驰而过,不过那堵矮墙差不多有四尺厚,以蒙古马那精干的身材是绝对跨不过去的。

    “一百人驱马上前,在弓箭射程里用弓箭压制矮墙,一百人下马,拿上武器在一百骑后面等着,另外两侧各派出派出三百骑,从山上绕过去”

    乌力图这样安排应该说是万无一失。

    在马上射箭居高临下,可有效压制矮墙后面的索伦蛮子,一旦形成有效压制,后面的一百步军可快速跟上占了矮墙。

    而峡谷出口两侧的山体都是些缓坡的丘陵,山势并不高,若是能从两侧绕过去,侧击矮墙后面的索伦蛮子,更是无往而不利。

    正在这时,矮墙上那些遮盖的树枝、枯草等物突然被拿开了,露出了里面的三门火炮。

    乌力图先是一愣,瞬间便明白了那是什么!

    不过为时已晚,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不禁峡谷的出口的火炮轰响了,长达二十里的峡谷道路上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爆炸声。

    就在道路上乱成一团时,从山体两侧冲下来大队的索伦士兵。

    这些士兵或端着火铳,或举着弓箭,或持着长枪,或双手握着横刀,一个个不停地丛林里冒出来。

    又是一阵“噼噼啪啪”作响后,幸存的惊魂未定的蒙古骑兵干脆下马投降了。

    而在最后面,当乌巴什听到那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兴许是人手不够,索伦人埋在道路上的炸药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后阵,看到前面烟尘滚滚的模样,空气中又弥漫着莫名的味道,乌巴什生平第一次胆怯了。

    他决定向后撤。

    由于他浑没有想到索伦蛮子还会在此地设伏,他带着一百亲卫就在大队最后面,如今向后撤退倒是顺风顺水,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了同乌力图看到的那一模一样的矮墙。

    这道矮墙显然是仓促之下堆砌而成,砌得并不规整,不过也足够阻拦乌巴什一行人了。

    最关键的是,乌巴什见到了那三门火炮,作为东喀尔喀的台吉,他可不是布里亚特人,一点见识也没有。

    “快快退入到两侧林中!”

    几乎在同时,对面的火炮轰响了,火炮填装的是散弹,咆哮的散弹将塞在前面的亲卫几乎一扫而空。

    乌巴什侥幸没有被打倒,在几个亲卫的扶持下他策马跑进了丛林。

    进入丛林后,骑马就不方便了,乌巴什无奈之下只得下了马。

    此时他身边还有几十人,只要绕过去便是乌尔赫特!

    不过他却碰到了苏哈,一个率领猛虎骑的十九岁少年。

    苏哈手里只有一百人,还有一百人在对面的山林,依着尼堪教授的法子,两人手持横刀在前,一人手持弓箭在后护卫,一百人,形成了三十三个三人小组,正在密林里严阵以待。

    见有人阻拦,乌巴什及其手下倒是没有惊慌,而是一个个握着武器扑了上去。

    乌巴什是东喀尔喀的勇士,他的手下也不例外,都是从各部中挑选出来的悍勇之人,除此之外,乌巴什还穿着一件轻便的铁甲,亲卫也多有皮甲在身。

    乌巴什身上那件铁甲实在太惹眼了,甲片磨得透亮,在一众皮甲里煞是瞩目,苏哈一眼便瞧上了他。

    一个回合之下,只见乌巴什的勇士们纷纷倒地,而苏哈的猛虎骑却毫发无损——也是,在丛林里本来就是双手长刀的天下,而乌巴什的亲卫手里却都是三尺长的弯刀,何况在苏哈那里,任何一面几乎都是两人对付一人,后面还有手持弓箭的人在策应,你就是再骁勇也抵挡不住。

    何况在丛林里本来就是索伦人的天下,否则何来“索伦骁勇冠绝林中”一说?

    不过丛林里实在太大,乌巴什有心要跑的话苏哈区区一百人也覆盖不了。

    最终,乌巴什还是跑了出去,不过到了平地上他还是傻眼了。

    有三十多骑正张弓搭箭对准了他!

    三十多骑里有一人没有拿弓箭,手里却持着短短一物,那物黑乎乎的,似乎是一个奇形怪状的铁管子,也直直地指着他。

    乌巴什一见不禁长叹一声,将手中的弯刀狠狠地插在地上!

    那人正是尼堪,见状便笑道:“你就是乌巴什吧,哦,本汗便是尼堪”

    乌巴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便一言不发。

    尼堪正欲上前说两句,阿林阿跑过来了。

    “大汗,不好了,鄂嫩河南岸两侧过来了大队的敌骑!”

    尼堪心里一凛,这时在乌尔赫特方向又传来了大团的烟尘。

    又有敌骑从南面过来了!

    “哈哈哈,还是老爹厉害!”

    这时乌巴什倒是说话了,声音中隐藏不住浓浓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