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十六章 巴里亚加之战

    虽然抵达了巴里亚加木寨附近,不过尼堪并没有冒然出击,自己手下这区区三百多骑还不够对面的布里亚特蒙古人塞牙缝的。

    他将全部人马拉到了附近的一处有小河流下的山上,同时立即派出了联络朱克图的人员。

    第二日傍晚时分,联络的人带着一人返回了。

    尼堪一看,正是苏哈!

    “大汗,木寨里面原本有六百守兵,一个月过后只剩下四百了,不过北面的布里亚特蒙古人也丢了一千多具尸体,按照这个数量,北面的扎尔布、塔布恩两部应该还有两千多骑”

    “按照朱克图的意思,就在这两日就要展开进攻了,这几日阴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雪了,蒙古人千里迢迢过来,肯定不愿意困在此地,要不立即展开进攻,要不在大雪来临之前撤回去,否则一旦等到大雪封路,他们这加起来五六千骑撤不撤的回去还是一个问题”

    尼堪闭目沉思。

    这一战如果打好了,就能给自己西边的疆界带来起码五年的和平,五年时间,足以让自己的实力又上一个大台阶了。

    如果让敌人从容撤回去了,来年还继续骚扰,一来自己的威信大减,二来又会为自己的发展带来巨大的阻碍!

    必须留下这几千骑!

    他倏地睁开了眼睛。

    “你让朱克图将今年新练的那五百骑兵全部从山上秘密开到我这里来”

    尼堪瞬间便有了决定,必须先击溃布里亚特蒙古人,土谢图汗部的这两千骑就算全损失了他还能拉起近万的骑兵,不过霍林、杭戈多尔两部就不同了,一旦总共四千骑损失在此地,乌兰乌德一带就没了他们的立足之地!

    “加上博格拉部的三百骑”

    “那……”

    “朱克图那边还有四百常备军,以及五百部族骑兵,帐篷不要减少,依旧保持原样,继续与土谢图汗对峙”

    “是,大汗!”

    第二日凌晨前,尼堪需要的五百新兵、三百博格拉部的部族骑兵全部抵达了,如今尼堪手下有一千一百余骑,完全可以跟山下的两部蒙古骑兵大干一场。

    不过率先发动进攻的却是朱克图。

    不是朱克图不听尼堪的吩咐,而是也在这一个夜晚,他的兵力也发生了变化。

    得知土谢图汗部亲率大军来到希洛克河流域后,克烈部的苏布台惶惶不可终日,见因果达河上游迟迟没有敌军过来,便将自己的部族骑兵抽调了五百,他亲自带着北上加入到了朱克图的队伍。

    还有一点,此时,木寨之战过去一个月后,赤塔的炮兵终于拉了十门五百斤重的火炮过来了,带着火炮过来的却是雅丹,他自己手下的龙骑兵让朱克图带着。

    有了这两部兵力的加入,朱克图信心满满,他决心给尼堪一个惊喜。

    而围困木寨的两部蒙古人中,霍林部的塔布恩终于知晓了自己的部落被尼堪区区几百骑冲的七零八落等事情,胆战心惊之下不禁有些进退维谷。

    不过在得知尼堪就在附近的山上之后,想到自己的家人就在那里,他一开始展开了试探性进攻,在被尼堪的火枪击退之后他便有了退意,不过另一部的扎尔布却完全不同意。

    眼看木寨就要被攻下,大功就要告成,此时退却岂不是功亏一篑?

    其实关键的原因是他们这两部是从木寨西边、北边过来的,除了与木寨接战之外,根本没有来得及对索伦人的部落进行抢劫。

    眼下两部蒙古人的布置,霍林部的塔布恩处在前面,而扎尔布的队伍却在后面,两支队伍之间隔着一里路的距离,这也是两部磋商过后形成的结果。

    原本处在前面的是扎尔布的部队,进攻木寨一段时间后伤亡太大便后撤了,将营地交给了塔布恩,结果塔布恩在木寨下面也是铩羽而归。

    这一日清晨,扎尔布的巡逻骑兵截获一个附近山上下来的人,那人一身索伦人的装扮,原本是慌慌张张向塔布恩的大营跑去,正好被扎尔布的骑兵截获了。

    “你是何人?”,眼看就要下大雪了,扎尔布虽然嘴上犟着,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看有人从山上下来了,不禁有些怀疑,便亲自对那人进行了审问。

    “回禀大汗,小的是塔布恩大汗的亲卫”

    “哦?去山上作甚?”

    “……”

    “并驾齐驱伺候!”

    “大汗饶命,我说我说”

    “哼!”

    “大汗,索伦蛮子有一支小分队袭击了乌德河我部的驻地,还俘虏了不少骑兵的家属,塔布恩大汗便想与他们讲和,将家属换回来”

    “塔布恩同意了?”

    “是的,还有……”

    “还有什么?”

    “大汗,索伦蛮子说,只要塔布恩主动向您进攻,恰克图北边的大草原就是他的了……”

    “啊?真有此事?”

    话音刚落,扎尔布大帐的门帘挑开了。

    “大汗,前面霍林部突然收起靠近木寨的营帐,正在向我部移动!”

    “向后?”

    扎尔布立即来到自己大帐中间的高台上,远远一望,只见霍林部确实在向后移动!又想到刚才那个索伦蛮子的话,一颗心不禁剧烈地跳动起来。

    只见他的脸色瞬间便变了几变。

    娘的,先下手为强!

    “准备出击!”

    就在两支布里亚特蒙古人都莫名其妙地大打出手时,博格拉部三百部族骑兵已经绕到了两支蒙古大军的后面,也就是杭戈多尔部的北面,那里还是一道狭长的河谷地段。

    而正在山上紧张观察战局的尼堪带着八百骑严阵以待。

    木寨南边,朱克图带着四百常备军、布拉姆部的两百部族骑兵、乌力吉部的三百部族骑兵、克烈部的五百骑,一共一千四百骑也出动了!

    衮布见到出来的只有区区一半的骑兵,还以为对面的索伦蛮子在诱使他出击,等到双方激战正酣时剩下的骑兵再突然杀出,于是便按兵不动,这样一来,朱克图的一千多骑便不断接近衮布的大营。

    在大营中间的高台上,衮布见到朱克图的骑兵离开自己的大营已经有一段距离,那是就算大营里骑兵突然杀出也不怕了,便命令库尔土钦率领几百骑镇守大营,自己带着两千骑倾巢而出。

    两支骑兵就在巴里亚加河西安空地上隔着不到一百丈的距离对峙着。

    此时朱克图的大队离自己大营至少有了三里路的距离,衮布见了大喜,立即下令出击,一千五百骑挤成一团向朱克图扑过来,衮布身边就留了五百亲卫。

    朱克图见到对面动了,自己也下达了命令,一声短促的牛角号声响起后,处在队伍最前面的两百布拉姆部的骑兵突然向后撤了。

    正在不断提高马速冲过来的蒙古骑兵见状一时还以为索伦蛮子胆怯了,一个个都是大喜,不断鞭打着马匹催促它加快冲过去。

    等对方阵前那十门黑乎乎的火炮露出来了已经来不及了!双方的距离缩短到了五十丈!

    “轰!!!”

    五门火炮几乎同时打响,五枚六斤重的炮弹近乎平直地扫了过去。

    惊天动地的声音!关键还是声音!

    区区五枚铁弹对衮布骑兵的杀伤自然是有的,不过突然出现的巨响却对衮布的骑兵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无论是骑士还是马匹,都是如此。

    作为喀尔喀三部的蒙古骑兵来说,对于火炮自然有些了解,不过那也是在达延汉时代与明军作战时才有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百多年,外喀尔喀的骑兵对火炮已经有些陌生了。

    于是,不约而同的,大部分战马不敢再向前了,不顾骑士的命令,挣扎着或停下来,或向两边跑,也有少部分战马在受到短暂的惊吓后继续向前跑。

    这时,另外五门火炮也打响了,这一次发射全部是散弹,整整一百枚兜在一个用桦树皮绳子编制的网兜里。

    每门火炮的散弹离膛之后形成了宽约十丈,长约二十丈的弹幕!

    突在最前面的那些骑兵几乎无一幸免地都被咆哮的散弹扫倒在地!

    散弹发射完毕之后,朱克图端着手中的长枪出动了,他这一百飞龙骑一出,身边的猛虎骑、龙骑兵,以及一千百部族骑兵全体出动,就像一堵移动的白浪一样向已经散乱的蒙古骑兵扑过去。

    半个时辰过后,到处是乱糟糟的,此时衮布的后阵已经被前阵完全搅乱了,自己的身边也只剩下了一百多骑,到处是乱哄哄的骑兵,自己想撤回大营亦不可得,最后他在这一百亲卫的拼死护卫下向希洛克河下游奔去。

    又过了半个时辰,北边两部蒙古人终于觉得不对劲,不过等双方勒停马匹互相质问时,各自的队伍几乎损失了一半!

    这时,尼堪带着五百新兵从山上冲了下来,新兵火枪战法不熟,不过在马上仰天抛射还是做得到的,一阵密集的枪响过后,半个月前被震天雷吓得至今心有余悸的蒙古人又慌乱了。

    大队拼命向北突击,无论是扎尔布,还是塔布恩都阻挡不住。

    还没跑出去几里地,前面又传来大团的烟尘,一大队骑兵又从北向南杀了过来,领头的正是阿林阿率领的三百多博格拉部部族骑兵。

    阿林阿这小子此时显示出了他狡猾的一面,他身边只有区区三十骑拥有短铳,看见敌骑涌过来时拔出短铳向天射击。

    这下对面的敌骑又慌了,不过后面还有尼堪的追兵,这可如何是好,东边是巴里亚加河,西边却是山体和丛林。

    最后两部蒙古残兵根本就没有想到奋起一搏,都涌到了山体附近,准备上山后躲过那骇人的枪炮声。

    于是两部的速度立马慢了下来,尼堪带着大队便好整以暇地在山下或用弓箭射击,或用火铳攻击。

    最终顺利逃入密林的布里亚特蒙古人只有几百骑。

    木寨南边的战事此时也到了尾声,衮布顺利跑掉了,却将自己的大部队留了下来,没有统一指挥的蒙古骑兵就是一盘散沙,结果慌乱之下被杀死杀伤上千,剩余的都与困在大营里的伊尔根残部一起投降了。

    当晚,尼堪下达了命令,将俘虏的骑兵中的索伦人、雅库特人、艾文基人、乞儿吉斯人挑选出来,总共约莫三百多骑,剩下的全部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