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十五章 罗佳,罗佳

    9月份,温多河口的木寨已经完成了,木寨大大方方矗立在勒拿河西岸,与小寨一样,寨墙内侧布置了三尺高的土墙,两门小炮正对着河口。

    中旬的时候,大鼻子那边来人了,他们如约带来了十名农夫,不过当那十名农夫见到寨子里完全是东方面孔的人时,一个二个都大声喊叫起来。

    尼堪一听便明白了,敢情这些人都是被他们骗过来的,他见到其中只有一人没有喊叫,便过去问他:“你为何不显示出你的愤怒?”

    那人答道:“都是西伯利亚,去哪里又有什么分别呢?”

    尼堪点点头,对着那十名农夫大声说道:“是的,你们即将跟我去陌生的地方,不过你们从遥远的俄罗斯来到西伯利亚,不一样都是陌生的地方吗?”

    有人喊道:“我不愿意给鞑靼人干活!”

    这时的俄罗斯对对乌拉尔山以东的人又称通古斯人的,也有称艾文基人的,无知的农夫则统称“鞑靼人”。

    尼堪冷笑道:“你们应该感到荣幸,你们换走的是十个高贵的哥萨克,如今到了我这里,愿意也罢,不愿意也好,只有跟着我南下一途,不愿意的绑上石头沉入勒拿河!”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光有大棒不行,尼堪继续说道:“去到我那里,会立即为你们组建家庭……”

    “有俄罗斯人吗?”

    “想得倒美,没有,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每天只吃一顿饭的别尔非列夫等人被接走了,尼堪对叶雷说:“大汗,我要走了,你认为你的人守得住木寨吗?”

    叶雷笑道:“有了一百火枪手,还有两门小炮,还有一百弓箭手,应该问题不大”

    尼堪点点头,“我留下十人继续帮你训练火枪手和炮手,剩下的人我要带回去了,趁着河流尚未冻结,我得赶紧南下了”

    就在尼堪带着牧仁、哈尔哈图、阿林阿的部队坐船南下,准备回到赤塔时,希洛克河谷的最西段,后世巴里亚加地方,罗佳部的驻地,从西面的哈拉乌兹、北面的乌德河流域过来了两支大军。

    北上之前,尼堪也考虑到了土谢图汗以及布里亚特蒙古人可能的报复,让驻守在赤塔的朱克图全权负责战守事宜。

    赤塔的五百新军在训练了两个月后基本成型了,不过与老兵相比还差得远,至少需要整个冬季的训练才能最终成军。

    但眼下朱克图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将新兵五百人混编到四百老兵里面去,然后在布拉姆部征调了两百骑、在博格拉部征调了五百骑、在柯尔特伊尔部征调了三百骑迅速向巴里亚加开去。

    东边的安加拉部、阿拉尔部,西边的克烈部,北边大湖区域的两部他没有征调。

    因为,此次过来的是布里亚特蒙古人。

    北边来的是霍林部的塔布恩,他带来了近两千骑,西边来的是恰克图以北的杭戈多尔部的扎尔布,也是两千骑上下。

    担心土谢图汗部可能会从楚库河流域突袭克烈部,朱克图没有调动克烈部,而北边大湖区域的两部正直面霍林部的威胁,自然也不能调动。

    罗佳部的罗锦占据了希洛克河河谷最好的区域后,按照尼堪的叮嘱,在巴里亚加河的南岸修建了一座木寨,此处的巴里亚加河两侧都是山体,中间的河谷地带不足两里,河水北岸紧贴着大山,罗锦干脆将整个河谷地带全部建成了木寨,将河谷的狭窄通道全部封了起来。

    不过如此一来,虽然控制住了从北边南下,西边东进的敌人,不过从希洛克河过来的敌人他却没有余力封堵了。

    与因果达河一样,希洛克河从巴里亚加开始掉头冲向西南,在崇山峻岭里又形成了一道河谷,也就是伊尔根部仓皇逃亡的那处河谷——比丘拉河谷。

    也许是考虑到伊尔根部不足为患,罗锦倏忽了此处的防御。

    在木寨多次击退了塔布恩和扎尔布的进攻,进入九月份后,从希洛克河那里突然冒出了大量的骑兵!

    来的是孛儿只斤.衮布,土谢图汗!

    衮布今年约莫五十岁,长着一副蒙古人常见的容貌,矮壮、肥硕,自从得知那可恶的博格拉汗袭击靠近恰克图的克烈部,掳走楚库河峡谷的另一部克烈人,期间还发生了他尊敬的大法王哲布尊丹巴的弟子被烧死的事件后,他几乎不能忍受了。

    不过在哲布尊丹巴的劝说下,他还是忍住了,克烈两部本来就位于他的领地边缘,如今被削弱后只得将自己的本部迁一部分过去,只要护住了索伦蛮子通商的道路,就让他们在林中自生自灭吧。

    没想到尼堪在返程途中灭了伊尔根部。

    其实杭戈多尔、霍林、伊尔根三部蒙古人土谢图汗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做同族,看在都说着蒙古语的份儿上,勉强没让他们供貂。

    不过自己不管不代表别人能管,尼堪灭了伊尔根部便是向所有的蒙古人挑战!

    这还得了,曾几何时,林中之人都是大蒙古帝国的奴才、附庸,何时轮到卑贱的索伦蛮子欺负到蒙古人头上来了?

    他不像车臣汗,已经没有雄心壮志了,他正值壮年(他自己是这样想的,实际上他东边的车臣汗远比他精明),掌握着喀尔喀蒙古最好的地方,手下有牧民一万多帐,丁口五六万,若是连区区索伦蛮子都不能对付的话,还谈什么统一蒙古诸部?

    (此时南边的林丹汗打了一个喷嚏,“咳咳,我才是达延汉的嫡支,这么艰难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

    他立即联络扎尔布、塔布恩,约定同时进攻索伦部。

    到了约定的时间,他让自己的长子,今年二十八岁多尔济在哲布尊丹巴的辅佐下镇守王旗,自己带着土谢图汗部两千常备军北上了,给多尔济只留下了一千常备军。

    抵达比丘拉河谷时,他带上了报仇心切的库尔土钦,抵达巴里亚加附近时他先让大队休整了三日,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木寨附近,他带着大队突然杀入!

    罗佳部的浩劫开始了,衮布留下一千骑守住木寨的的南面,剩下的一千骑连同库尔土钦的几百骑开始肆掠河谷一带,等朱克图带着大军赶到时,肆掠的大军已经达到了希洛克附近,即将杀入因果达河河谷!

    不过见到朱克图的大军杀过来了,正在抢劫、杀人的蒙古人退了回去,最后双方在巴里亚加附近对峙。

    而木寨里的罗锦见到朱克图大军的到来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他们已经守了半个月了,在半个月里,他们击退了蒙古人十次大的进攻,其中既有扛着木梯强攻的,也有用火箭射击木寨企图火攻的,都被罗锦带着自己以前部落的三百多人以及哲科伊部的三百多人众志成城,勉强守住了木寨。

    饶是如此,在两部蒙古人的强攻下,木寨已经摇摇欲坠。

    罗锦能守住木寨,还得益于尼堪让人给他们送来了一批震天雷,还教会了他们使用,不过在十五日过去之后,震天雷用完了,眼看就要面临生死的大关头,土谢图汗又亲自来了。

    罗锦在土谢图汗的骑兵出现的一刹那不禁万念俱灰,心里也在自问,跟着尼堪这样闹腾到底值不值得?

    不过在尝到了震天雷的厉害之后,南北两面的蒙古人都没有主动进攻,而是分兵四下劫掠,看着四下的牧民哭喊的惨状,罗锦心里更加痛苦。

    不过随着朱克图的到了,他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下了。

    尼堪等人抵达温多河叶雷的驻地后,已接到了南边的警讯。

    尼堪当即忧急如焚,恨不得马上赶到希洛克河,不过叶雷的一番话却让他冷静下来。

    “尼堪,你现在要去希洛克河,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按照原路返回赤塔,再去希洛克河,二是从伊尔根湖西去直抵那里,不过……”

    “不过什么?”,一直以来,叶雷给尼堪的印象都是勇猛、剽悍的一面,从来没有见到他精细的一面,于是不禁有些好奇。

    “尼堪,按照你的人的说法,霍林部的塔布恩出动了两千骑,也就是他的部落几乎倾巢出动了”

    “你的意思?”,尼堪心里一动,不过依旧不明所以。

    “尼堪,你看到没有,我这里有一条河流从西边流过来,汇入了温多河,沿着这条河流一直往西走便是乌德河,而乌德河就是霍林部的驻地,这一条路不禁路好走,还几乎是一条直路,我的部落骑兵不多,只有两百骑,加上你的一百多骑,足够清扫乌德河一带了,届时……”

    尼堪大喜,当即单膝跪下道:“多谢阿浑!”

    尼堪、叶雷带着三百多骑沿着克洛伊河向西南径直行驶了约莫两百里,便来到了霍林部控制的大湖地带,此大湖地带非彼大湖,是由依新加等六个大湖组成的区域,也是水草丰美之地,还是霍林部的老巢所在。

    当下尼堪、叶雷等人毫不客气杀了进去,几座最大的帐篷里的人全部俘虏了,都是塔布恩留在大湖地带的亲戚,随后也不耽搁,带着俘虏继续向西南行进。

    对于普通牧民,尼堪并没有耽误时间去清剿,一路直接走到霍林部王旗所在,后世霍林斯克地方,此地倒是还有塔布恩的几百骑兵留守,不过在牧仁的龙骑兵一阵火枪放响之后,趁着彼等惊慌失措,叶雷的两百骑突然杀入,将塔布恩的几百留守骑兵击杀、击溃。

    随即将塔布恩一家全部绑了继续南下,终于在巴里亚加开战一个月后抵达了木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