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十章 西行漫记(九)惊天谋划

    尼堪准备出发了,此去赤塔,沿途要穿过两部克烈人的部落,其中一部还要抽税,不过尼堪还是准备走这条路。

    乌力吉等人出发时发现尼堪的亲卫少了二十人,他知晓噶里等十人留了下来,不过还有十人呢?

    一想到尼堪这厮平时都是神神秘秘的,自己就算要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便也没理会。

    此次尼堪手下有三百余骑,都是一人双马,交易得来的货物驮满了两百匹战马,乌力吉带的三十匹马身上也驮载了一些东西,那是专门给那准备抽税的克烈部准备的。

    离开恰克图之后,尼堪让乌力吉及手下带着那两百驮着货物的马匹,自己亲自带着三百骑走在前面,乌力吉见尼堪如此布置,心里有些不安,不过面上并没有说什么。

    一日后的上午,大队抵达克烈部头领所在的库达拉大草原核心地带,王旗所在的地方被楚库河冲刷出来近二十里宽的草原,附近沟壑纵横、水草丰美。

    那哈儿浑得知尼堪等人返回了,又带着近五百骑过来了。

    看着那几乎被哈儿浑硕大的身躯压垮的蒙古马,尼堪不禁笑道:“我看你改个名字得了”

    哈儿浑大怒,这一行人倒是从恰克图返回了,不过却莫名其妙多了约莫百骑,自己这五百骑虽然能压制,不过却要花费一番功夫,眼前这人去时对自己还是毕恭毕敬的,来时竟然口出狂言,多半是多出来的那一百骑在作祟!

    娘的,老子倒是要让你瞧瞧这是谁家的地头。

    他先是忍住怒火,“那依你来看改个什么名字为好?”

    “朱克图,在我们索伦语里,朱克图是硕大的意思,看到没有,这位就是,不过既然这名字已经被人占了,你就不能直接这么叫了”

    “那怎么叫?”

    “小朱克图啊,给他做儿子得了”

    哈儿浑哪儿受过这种屈辱,何况他手下还有五百骑。

    “呀……”

    哈儿浑此时离尼堪只有不到五丈远,听了此话怒火攻心,手中举着短柄狼牙棒便扑了过来。

    此时跟尼堪并排站在一起的是三十名龙骑兵,后面两排却是朱克图的的飞龙骑,苏哈的猛虎骑在一左一右护住两翼,最后面是雅丹的七十名龙骑兵。

    “砰!”,此时尼堪手里也是一杆隧发火铳,一铳便把目标实在太大的哈儿浑击落马下,这时最前排的三十骑以及最后面的七十骑的火铳全部打响了,前面三十骑是直射,后面七十骑却是抛射。

    三十骑射击完毕之后赶紧朝两边跑,将后面的朱克图飞龙骑露了出来。

    三十把隧发火铳,约莫有七成打响了,又约莫有一半命中了目标,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克烈部的骑兵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噼噼啪啪的火枪声将战马吓得四处乱窜,马上的骑兵也是胆战心惊。

    虽然朱克图与他们的距离只有几丈远,不过在火枪打响之后,对面的战马或从两边跑开,或调转马头向后,只有区区几匹吓得惊慌失措的埋头向前冲。

    朱克图带着一百飞龙骑举着长枪直接迎了上去,两侧苏哈的猛虎骑也握着骑刀从两侧包抄过去。

    雅丹带着七十骑射击过一轮后将火枪背在身后,抽出马刀绕了一个大圈,准备绕到哈儿浑大队的前头。

    而尼堪自己带着三十个火枪兵、十个亲卫就站在原地,仔细观察着战事的发展。

    最后面的乌力吉目瞪口呆!

    他想到尼堪会对哈儿浑进行报复,不过最多在嘴上占些便宜,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报复法!

    朱克图的飞龙骑砍瓜切菜般轻轻松松划开了哈儿浑大队,瞬间就将大队击得七零八落,他们浑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家门口这帮索伦蛮子竟敢动手!

    本来他们还想拼一下,不过刚才那阵火枪的动静着实让他们有些失魂落魄,等苏哈的猛虎骑从两侧包抄过去,哈儿浑的大队已经只有死路一条了。

    转身向后的骑兵倒是暂时逃过一劫,不过此时雅丹的龙骑兵也跟了过来,火枪只能击发一次,他们此时人手一把弯刀,朝着克烈骑兵的背影杀了过去。

    还有不少四处乱窜的骑兵却被严阵以待的尼堪四十骑满场追杀。

    最终不到一个时辰,依林卡营三百骑便几乎全歼了哈儿浑骑兵的大部,由于此地是克烈部王旗所在,平时只有三百常备军巡逻,哈儿浑为了刁难索伦部才又抽掉了两百骑,这五百骑几乎是这一部的精华,剩下自然还有一些兵马。

    不过库达拉大草原方园近两千平方公里,除了王旗所在,尚有不少牧民散布在各处,想要救援也来不及。

    尼堪干脆催动近三百骑杀入此处克烈部大汗的大帐,大汗早就跑了,最后大帐里的财物却被尼堪席卷一空。

    等尼堪等人收拾完毕再次出发时,后面有跟了两个加起来也就一百多户的小部落,他们是依附于克烈部的艾文基人、索伦人以及雅库特人,见到索伦人歼灭了大汗的常备军,自己再在此地待下去肯定不能幸免,干脆跟着尼堪走了。

    在等待小部落收拾帐篷、牲畜之时,尼堪他们又击退了几拨牧民的进攻,等他们赶到楚库河那狭长的河谷地带时,按照尼堪的估计,这一部的克烈人应该无力再进行追击了。

    于是便在河谷的西头扎营。

    就在当晚,离尼堪他们的扎营地约莫百里的地方,正是另一部操着突厥语的克烈部的王旗所在。

    在一处帐篷里,哲布尊丹巴的几个弟子正在休息。

    这一部的克烈人占据狭长河谷已经百年,由于东边是地势较高的、荒寂苦寒的哲科伊河流域,几乎没有人烟,西边是另一部克烈部,克烈人晚上除了大汗的帐篷,几乎没有守卫。

    夜半时分,约莫十人悄悄摸到了那处帐篷。

    不多时,帐篷起火了,火势将周围的牧民惊醒了,纷纷前来救火,就连在大汗帐篷附近警卫的亲卫的目光也被吸引到了那里。

    等僧侣帐篷的大火被扑灭了,大汗的帐篷又起火了。

    众人折腾了一夜却徒劳无功。

    僧侣、大汗都被烧死了,部落的二号人物、大萨满苏布台仔细检查了两处帐篷里的尸骨,由于都烧得不成样子,也无法查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最终苏布台只得向部众宣布:“大汗舍弃长生天,皈依佛门,触怒了上苍才会有此厄运,由于大汗的儿子年纪尚幼,暂时由本人摄理部务”

    其实苏布台有一件事没有对部民说,大汗帐篷外面当晚本来有五个亲卫,不过却失踪了,而那天晚上有人见到楚库河南岸有骑兵跑动的身影,不过却是向东边跑的。

&n 你所看的《1625冰封帝国》的 第十章 西行漫记(九)惊天谋划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1625冰封帝国》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