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四章 西行漫记(三)火并中的马贼

    就算在荒无人烟的丛林里,尼堪也没忘记在自己的前后左右派出探子,前面五人与大队保持着十里左右的距离,后面五人保持着五里左右的距离,左右两侧稍好一些,遇到容易隐藏行踪的地方,必定会派出人员探查。

    这次带着四人前出探查的正是阿林阿,如今的阿林阿已经二十岁了,身材愈发剽悍,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也愈发沉毅。

    在哲科伊河即将汇入楚库河的地方有一座小山,阿林阿让三人看着道路,自己带着一人爬上了小山。

    从小山上向下望去,黑色的楚库河与浑浊的哲科伊河泾渭分明——楚库河是一条大河,在群山之间切出了深深的峡谷,两岸都是密林,大量的腐质层沉到河底,从上面观看时好像一条黑色的河流(黑龙江也是如此),而哲科伊河的河床平坦、宽阔,夹带着大量的泥沙。

    放眼望去,除了周围丛林里隐隐约约传来野兽的吼叫声,两河汇流处一片平静,也是,走这条路的多半是从赤塔因果达河河谷过来的,而能从那里过来的人无非是两类,一个自然是尼堪他们,另外一个便可能是伊尔根人了。

    不过按照乌力吉的介绍,位于因果达河河谷的伊尔根人就算要前往恰克图贸易,也会北上与大队一起沿着希洛克河前往,故此,能穿越哲科伊河的就只有尼堪他们了。

    至于因果达河河谷两岸附近的山上、丛林里也不是没有零散的小部落,不过他们一般是不会走这条人烟稀少、马贼众多的小道的,而是走北上去乌兰乌德那条元代时就修建了的大道。

    这一路走来尼堪他们除了见到躲避的哲科伊人,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人。

    但河口一缕青烟却引起了阿林阿的注意。

    再仔细看时,他隐隐约约看到了几个人影,还模模糊糊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按照乌力吉的介绍,进入楚库河后,先是要经过一段长约两百里的狭长河谷地带,河谷两岸住着一个操着突厥语的蒙古部落,听说是以前克烈部王罕的后裔,约莫有一千多帐,隶属于土谢图汗部。

    不过那也得进入河谷向西行走三十多里后才能发现他们,那这些人是什么人?

    难道是克烈部的过来打猎的?

    阿林阿很快便能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马贼!

    这一路走来他们都没有见到马贼的踪影,自然是见到尼堪这样的大队人马仓皇远遁了。

    事关重大,阿林阿立即回到小路上,让一人立即回去禀告尼堪,自己依旧带着三人在小山上监视。

    河口处。

    一棵巨大的雪松正好长在两河交汇之处的岸边坡地上,雪松离地面较近的一根枝丫上倒吊着一人,地面上,一口大锅正在大火下滚烫着热气,不远处一颗野鹿的脑袋扔在地上,脑袋周围一片血腥。

    约莫五六个人正围着大锅大呼小叫着,一手拿着装酒的皮囊,一手握着插着鹿肉的小刀。

    当中一位年约四十许,光着大脑袋,满脸横肉,左脸颊上一条狰狞的伤疤从左眼帘一直划到下颌处,没有胡须,一双细小的三角眼不时泛出渗人的精光。

    他身上穿着一件鹿皮背心,在这初春还颇有寒意的天气里露出了粗壮的双臂,在他的身边躺着一把厚背大刀,大刀长约三尺,背脊宽约半寸,整个刀身加起来只怕有十几斤重。

    在大树下,还有两人趴着,从半天没有动静以及身上的伤口来看应该是死了。

    “阿哈,接下来如何行事?”

    “还能如何?先摸到克烈人的地方,抢几个娘们再说,老子都憋了几个月了”

    这些人说的都是蒙古语,不过奇怪的是,若是他们一直藏在哲科伊河流域,想女人的话也可以向哲科伊人下手,为何……

    “也是,自从那帮索伦蛮子来到了这个地方,搅得我等不能安宁,幸好阿哈用计将他们都拿下了”

    这时那光头汉子放下了手中的小刀,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唇,看向对面一个汉子说道:“这次能将北山贼拿下,你的功劳不小,抢到女人后首先由你挑选”

    对面那汉子听到后赶紧附身说道:“多谢阿哈”

    他身边的几人却流露出了一些不满,不过见到光头那渗人的眼光都赶紧低下了头。

    光头酒足饭饱后站了起来,他这一起来,剩下的人都跟着站起来了。

    “兄弟们,两年前我还是队伍里的二当家,大当家去哪儿啦,你们知道吗?”

    光头提起马鞭猛地抽到那吊着的人头上,“啪”的一声过去之后在那人面颊上留下一道血痕,不过那人却一声不吭。

    “就是被这人杀了,从此以后队伍就散了,老子好不容易才将你几个聚拢起来,没想到老天有眼,竟然将这厮送到我跟前来了,都说说看,该如何对付这厮”

    一人说道:“还能怎样,并驾齐驱呗”

    光头却狞笑道:“倒无须如此,大哥埋在赤塔附近,咱们先扒了他的皮,掏了他的心,然后割下他的脑袋去赤塔就是了”

    “那克烈部的事……”

    “蠢货,先把这事干了也来得及!”

    “是是是……”

    光头此时正盯着那吊着的人看,听到那说“是是是”的人声音有些怪,便转过身来,这一转身便大惊失色!

    只见那人嘴里含着一根箭只,箭只射穿了他的喉咙,箭头从后颈处穿了出来!

    “谁?”

    光头瞬间便抄起了厚背大刀,紧张地四处张望着,他一边张望,一边还挪动着向另一棵大树走去,那里系着七八匹马。

    “咻咻咻……”

    漫天的箭只射了过来,瞬间包括光头在内的人全部被射到在地。

    不多久,一大帮人从附近的丛林里跳了出来,正是尼堪等人。

    原来尼堪得知此事后不来不想多管闲事,不过见到吊着的那人便起了救人的心思。

    此时它让人将受伤的马贼杀死,只留下那个光头脑,然后将那吊着的人放了下来。

    “恩公……”

    原来此人正是以前在依林卡附近的小河上救了尼堪的那个马贼。

    那个马贼被尼堪救了却并没有表示感谢,他在地上捡了一把刀来到那光头面前,用蒙古语大声喝道:“泽鲁斯,老大本来是你杀死的,为何栽赃到我头上?”

    光头后背中了一箭,眼下却是迷迷糊糊的,听了此话却挤出了一丝笑容:“咱马贼干事哪儿讲那些仁义道德,老子愤恨的是,就算说是你干的,手下却没一个人听,害得老子最后还是孤身一人”

    “你……”,那人抓住光头背后的箭只猛地向前一送,光头便扑倒在地上不再动弹了。

    这下尼堪全明白了,敢情这两人以前是同伙,光头谋夺老大之位,杀了老大,栽赃给此人,但估计光头平时人缘很差,杀了老大也没人跟他。

    乱七八糟的,尼堪也不想细究,便抓着那人的手说道:“恩公,如今你只身一人,接下来有何打算?”

    树下躺着的两人估计是他的同伙,光头身边的一人多半是被他收买了,最后伏击了他们。

    那人盯着尼堪看了许久,最后才点点头,“很好,如今你可是索伦人的博格拉汗,威震一方,你父亲若是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尼堪心里一动,“你认识我父亲?”,他此时换成了汉话。

    那人没有否认,“我就是十几年前跟着你父亲在林中行商的,孙传宇,你孙家的远房亲戚,原本是九边的夜不收,后来跟着你父亲到漠北来行商”

    “孙传宇?”,尼堪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都是传字辈,那他应该是自己的叔父了,赶紧单膝跪下道:“侄儿拜见叔父”

    孙传宇将他扶起来,“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十几年以前究竟发生了何事?”

    虽然从根特木尔嘴里知晓了一些,不过却有些将信将疑,于是便点点头。

    “可惜我也不知晓,当时你父母带着两个蒙古奴才准备去尼布楚过冬,我正好生病了,便留在赤塔,没想到……”

    见尼堪有些失望,孙传宇却笑道:“你父母死后,我便守着两处货栈,一直等到你亲叔叔来到后便离开了”

    “你肯定想知道我为何没跟着你叔叔返回喀尔喀,而是做了马贼吧”

    “你父亲死后,我寝食难安,一直想查出真相,不过你叔叔已经决定不再在林中行商,我一个汉人也没办法在林中立足,无奈之下只好出此下策”

    “那叔叔您查出真相没有”,尼堪并没有将根特木尔的话讲给他听,也许他早就知道了,当时根特木尔说话时周围的人很多,他若是有心的话还是能打听得到。

    “有些眉目”,孙传宇点点头,“不过还不能最后确认”

    此时他笑了起来,“尼堪,收复尼布楚大草原完全是你的功劳,最后被根特木尔摘了桃子是不是不甘心?”

    尼堪却摇摇头,“没有,您不是外人,我就不瞒您了。大草原自然是好,能养活三千精骑,是立下基业的好地方,不过索伦人想要立足,还是需要有族人的支持,如今赤塔以西、以北的地方散布着大量的族人,不过好的地方却被蒙古人占着”

    “那你甘心来到赤塔,便是为了收复赤塔以西、以北的地方,聚拢族人?”

    “是的,确实有这个想法”

    “那你可知晓在恰克图以北,大湖以东的主要地方是什么人占着?”

    “知道,是布里亚特人,索伦人在边边角角苟延残喘着”

    “那你知晓布里亚特人有多少吗?”

    “不知,叔叔您知道?”

    孙传宇笑了一下,“我在大湖附近方园千里的地方做了十八年马贼,刚开始时才二十五岁,今年四十三岁,对大湖附近的地形、人群了如指掌”

    尼堪眼睛一亮,“请叔叔指教”

    “呵呵,大湖以西先不说,以东也就是三股势力,除了茂明安部、索伦人,最大的便是布里亚特人,他们也自称是蒙古人,几乎完全占据了巴尔古津河流域、色棱格河流域”

    “巴尔古津河流域的是巴尔虎部,占据着大湖东北部、北部的沿湖平地,约莫三千来帐,头领也叫巴尔虎,他们自称蒙古人,实际上却只有少量马匹,大部分靠驯鹿、狗出行”

    “乌兰乌德一带,包括乌兰乌德在内,由霍林部的塔布恩控制着,听说此人还是车臣汗的亲戚,手下有近四千帐”

    “再就是以伊尔根湖、希洛克河上游、因果达河上游为基地的伊尔根部了,此人手下也有三千多帐,首领是库尔土钦”

    “古西耶诺湖以南、恰克图以北的广大草场却是控制在杭戈多尔部手里,首领叫扎尔布,他是土谢图汗部的亲戚,手里有近四千帐”

    “而你的索伦族人,图克塔纳、纳哈塔、罗佳三部,原本也在几条大河附近,不过最近已经被驱赶到了色棱格河、希洛克河之间的荒漠中,那个地方面积与赤塔河谷差不多大,不过四面都是高山,里面也没大河,只有几条时断时续的小河”

    尼堪听了心里一紧,这些消息他却不知晓,按照孙传宇的说法,这个地方应该就是后世俄罗斯哈拉乌兹一带,确实有些荒芜,也不知苏哈能否顺利找到这三个部落。

    尼堪定了定心神,“叔叔,接下来您……”

    孙传宇笑道:“我既然来到了楚库河,以你来看……”

    尼堪大惊,“您是想去找孙传廊叔叔?”

    孙传宇点点头,“都快二十年了,若是没有你的出现,我倒是准备继续追查下去,不过看到你如此出息,其实追不追查都无关紧要了,我也该向如今的孙家家主复命了”

    “家主?是我叔叔吗?”

    “他还没有这个资格”

    “那是谁?”

    “孙传庭,代州孙家如今最杰出的代表”

    “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