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三章 西行漫记(二)伊尔根与哲科伊

    因果达河刚刚出现解冻迹象时,尼堪在依林卡留下一百骑,在赤塔木寨留下一百骑,带着剩余的三百余骑出发了。

    可以说除了哈尔哈图的炮兵以及牧仁的一百龙骑兵,朱克图的一百飞龙骑、苏哈的一百猛虎骑、雅丹的一百龙骑兵,加上阿林阿的三十亲卫,都是一人两骑,浩浩荡荡从赤塔出发,沿着因果达河北岸的驿道一路向西行进。

    尼堪带着这许多人马在众目睽睽之下西去恰克图自然有他的考量。

    在与乌力吉的交谈中他才知晓,整个因果达河河谷他们柯尔特伊尔部仅仅只占了一半,也就是赤塔到后世博硕耶湖附近约莫两百里的地方,从博硕耶湖开始,一直往西,有连续不断的淡水、咸水湖泊十几个,在因果达河掉头向南之前的广大区域都被一个叫做伊尔根部的布里亚特蒙古部落占据着。

    这个伊尔根部落还占据着赤塔西北山上以伊尔根湖为首的好几个天然大湖,而伊尔根湖是可通达恰克图的另一条大河希洛克河的发源地,伊尔根部落可方便地通过希洛克河抵达恰克图交易。

    三日后,三百骑抵达了乌力吉的驻地,后世俄罗斯的德罗威亚纳亚附近,乌力吉见尼堪带着这许多人马前来,不紧眉头大皱。

    “副汗,我等是去交易,做买卖的,不是去打仗的,带这些人马作甚?”

    尼堪却摇摇头,“阿穆齐,我差点被你们骗了,整个赤塔河谷地长达四百里,没想到你就占了不到一半的地方!”

    乌力吉却说道:“已经不错了,两百里的范围,我部才五百余户,全部放上去也显得空荡荡的,我在此地放置了一百常备军,防的就是布里亚特人,只要守住这一段,往东的牧民可安然无恙”

    “此地叫什么?”

    “布里亚特人叫格尔内”

    “阿穆齐,光放置常备军在此是不行的,还得设置城寨”

    乌力吉也知晓城寨的作用,听了心里一动,“那在何处设置?”

    “自然设在因果达河北岸,交通要道之处”

    “……”

    “也罢,等赤塔的城池建设好了,我让孙老道过来帮你”

    看着尼堪带的人多,乌力吉只带了二十骑跟着,在进入布里亚特人的势力范围之前他说道:“伊尔根部落的头领叫库尔土钦,管辖着北边希洛克河河谷、南边因果达河河谷五六百里的地带”

    “他手下的常备军估计与你差不多,估摸有五百余骑,在因果达河流域的有一百多骑,我部刚从克鲁钦那河口迁过来时还与他们干了一仗,不过估计是双方从未照过面,不知深浅,他们这一百多骑被我部打的大败”

    “得知我这里有五百户,能出动精骑五六百时,库尔土钦便与我言和,于是我部去恰克图方能畅通无阻”

    “伊尔根部落在因果达河流域有多少人?”

    “有上千帐,都在西边的湖泊附近”

    “上千帐?里边都是蒙古人?”

    “也不全是,蒙古人最多有六百帐,剩下的有索伦人、达斡尔人,都是依附于他们的部落”

    “索伦人?”

    “哦,他们以前是山中的使鹿部,来到草原后便逐渐成了使马的部落”

    “那蒙古人在此地还有常备军吗?”

    “有,此地是库尔土钦的弟弟库尔多钦打理,彼等已知晓了尼布楚大会的事情,目前加强了巡逻,常备军加强到了两百多,大帐设在坦加湖附近”

    听到坦加湖,尼堪心里一凛。

    坦加可是后世俄罗斯的重镇,在那里,向东沿着因果达河可到赤塔,向西南沿着因果达河以及一系列小河可抵达楚库河,这也是抵达恰克图最近的道路,向西北经过一段连水旱路可抵达希洛克河。

    而楚库河、希洛克河都是色棱格河的支流!

    想要好好经略赤塔一带,就必须将坦加湖握在手里,不过那也得等到从恰克图回来之后再说。

    尼堪的大队沿着因果达河北岸向西行进时库尔多钦的牧民如临大敌,不过并没有攻击他们,见到一些索伦、达斡尔牧民时,队伍还得到了很好的补给。

    两日后队伍抵达坦加湖附近,这一路走来,尼堪见到大小不一十多个湖泊,多半是淡水湖,有三个盐湖,还有一个比依林卡大得多的苦盐湖,如今布里亚特倒是懂得煮盐,不过煮出来的食盐皆粗陋不堪,苦盐湖更是废弃不理。

    真是暴殄天物啊!

    尼堪心里暗暗想着。

    抵达坦加湖时,库尔多钦带着三百多骑在驿道上戒备着,库尔多钦本人已经年过四十,神色紧张地盯着前面这支装束奇怪的队伍,尼堪也留着口水盯着他们。

    这三百多骑估计是库尔多钦最精锐的力量了,自己有三百骑在手,趁他们不备一冲很容易就收获一场大胜,届时坦加湖附近便唾手可得,可惜还要去恰克图贸易,现在惹出事故的话这一路上就肯定没有安宁的时候。

    最后他还是强自忍住了。

    越过坦加湖之后便有两条路可走,尼堪将三百骑进行了混编,重新组成了三个百人队,每个百人队的飞龙骑、猛虎骑、龙骑兵各有三成。

    他让为人精细的苏哈带着一百骑北上,让他经过希洛克河河谷去乌兰乌德,那里还有图克塔纳、纳哈塔、罗佳三个索伦部落,名义上都归他这个博格拉汗管辖,自己派人前往联络收皮子也是应有之意。

    当然了,沿途观察伊尔根部以及位居乌兰乌德的霍林部布里亚特人的虚实才是最重要的,乌力吉也只是了解因果达河流域的伊尔根部落情形,对于其它的地方,他既没有这个心思,也没有这个实力来完成完成探查。

    三个索伦部落也不是全部在乌兰乌德附近,乌德河流域、希洛克河流域、色棱格河流域都有,三部都是小部,加起来也不到一千户,由于路途遥远,他们这三部名义上受根特木尔管辖,实际上却以盘踞在乌兰乌德附近的布里亚特霍林部为共主。

    在三大河流附近的丛林里,还生活着大量的艾文基人、雅库特人,都是人数很少的小部落,平日里在蒙古人、索伦人的淫威下瑟瑟发抖,靠着狩猎勉强度日,一旦发生天灾,便是他们身死族灭之时。

    尼堪不知晓里面这样的小部族具体有多少,只是在以前听阿吉说过,按照贝加尔湖东南部三大河流域近六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还大多是山体、丛林,虽说都是些小部落,加起来估计相当可观,保不准也有三四千户。

    尼堪带着朱克图、雅丹、阿林阿沿着因果达河上游蜿蜒向西南而行,而苏哈却带着百骑走了另一条道路,那条道路更加凶险,不过如今的朱克图已经十九岁了,阿林阿二十岁,苏哈也十八岁了,是时候独自出来历练一番了。

    何况以尼堪这样百骑的武力配置,又是打着索伦博格拉汗的名头,应该没有哪个部族傻到明目张胆出来挑衅——茂明安部便是前车之鉴,这时候,茂明安部的下场应该传到乌兰乌德一带了。

    这样的分兵还起到了迷惑敌人的作用,作为索伦人的副汗,尼堪也设置了一面旗帜,就是那面依林卡营的军旗,让苏哈大大方方打着前往乌兰乌德,而自己这两百余骑却打着根特木尔的旗号去恰克图贸易,土谢图汗就算有心拦截他也摸不着头脑。

    沿着因果达河的上游北岸走了一百余里后,便出现了它的一条支流——哲科伊河,哲科伊是布里亚特蒙古人的土语,意思是容易泛滥的意思,尼堪很快就明了这条河流的威力。

    眼下正是漠北大小河流解冻的时候,兴许是哲科伊河附近地势平担,不大的河流夹杂着浮冰四处乱窜,又往北、往南冲刷出了几十条小河。

    长达百里的哲科伊河流域,总面积达上万平方公里,由于水源丰富,流域里密布着白桦、冷杉、雪松、椴树、山毛榉等树木,不过由于地势实在太高(比周边普遍高处两三百米),气候异常寒冷,能在此生存的部落不多,只有一个叫做南山野人的艾文基部落在此繁衍生息了约莫百年。

    “南山野人”,自然是河谷部族对他们的蔑称,艾文基人自己的称呼却是哲科伊人,如同那条河流。

    哲科伊人把持着从因果达河到楚库河唯一的通道却不自知,拥有上万平方公里的地方却只有三百多户,就算想打劫也不是往来哲科伊河各部族的对手,估计以前试过几次,铩羽而归后便不再在哲科伊河两岸出现了,都深深地藏在丛林里面。

    不过这种交通要道,河道周围又都是茂密的丛林,除了去恰克图贸易的人,平日里人迹罕至,自然是马贼、山匪的天堂,对于落单的小部族,他们肯定不会客气,不过像尼堪这种大队,他们只能有多远跑多远。

    故此,一路上,尼堪他们半个人影也没瞧见。

    哲科伊河全长约一百里,东西连着因果达河、楚库河,中间位置上恰好又有一条河流从北边汇入该河,尼堪站在河流交汇处思绪万千。

    哲科伊河流域的河水融化时声势也很惊人,不过两三日后便恢复到到平静的浅河状态,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正是一处高地,若是在此地建一座木寨,为往来贸易的人提供方便倒是非常不错。

    “谁愿去密林里寻找哲科伊人?”

    尼堪瞧着阿林阿、朱克图、雅丹三人。

    “还是我去吧”,阿林阿首先站出来了,“大汗,他们是南山野人,我从前是北山野人部落,应该可以很好的沟通”

    “很好”,尼堪的眼里满是赞许,“你准备带多少人去?”

    “十人就行了,听说这里面有马匪,有十人足够应付了,人多了也不方便,会将南山野人吓跑的”

    尼堪点点头,对着朱克图、雅丹两人说道:“这地方实在太大了,你两人也各带十人进入丛林,遇到危险便开火枪示警,无论如何,五日之内返回此地汇合”

    乌力吉见尼堪派出了三路人马,有些不明所以,“尼堪,你这是作甚?”

    “阿穆齐,此地位置不错,若是在此处设置一座木寨,里面有装好的食水等物,我等往来恰克图不是方便许多?”

    乌力吉却摇摇头,“此地荒无人烟,也就是在五六月份有人行走,其它的日子杳无踪影,你想设置木寨肯定还有其它的意思”

    尼堪点点头,“确实如此,此地正好位于哲科伊河的中间位置,若是能将哲科伊人吸引到附近,让他们归附到我的麾下,一来可以在此地宣示博格拉汗的管辖,二来也可以提高他们的生计”

    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说,若是能将哲科伊人全部安置在附近,从中挑选出一百战士还是可能的,三百多户虽然不多,不过管控这偌大的丛林还是够了。

    五日后,三路人马陆续回到了此地,此时尼堪等人已经在高地上建起了一座能容纳一百人休整的木寨,他之前便考虑到了可能的需要,随行还携带了大量的工具,何况作为面上战力“最弱”的雅丹龙骑兵本身还有工兵的活计。

    木寨的坡屋顶用桦树皮、捆好的松毛遮盖着,在这少雨的漠北管上四五年也没问题。

    三路人马只有雅丹那一路带来一人,尼堪给予厚望的朱克图、阿林阿都是铩羽而归,不过他们都没有碰到马匪。

    仔细一问,原来这哲科伊人虽然大多数是艾文基人,不过也有少量的雅库特人,而如今这一部哲科伊人的首领恰好是一个雅库特人,雅库特人是讲突厥语的部族,听了雅丹的介绍后便跟着过来了。

    只见那人约莫三十来岁,身材不高,却很精壮,脸色晒的黑黑的,面目与索伦人没什么区别,不过话语却是突厥语,他倒是能讲简单的蒙古语,不过磕磕巴巴的,最终还是雅丹从中翻译双方才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尼堪一直有些奇怪,像他这样一个不会索伦语的雅库特人是如何有效管理其它艾文基人的?

    “大汗,我等都是在百年前从大湖西边辗转迁过来的,湖西的索伦人多少会一些突厥语,何况我这一族从五十年前一直担任着部落里的萨满一职”

    尼堪立刻明白了,哲科伊河流域气候严酷,部落又缺少茶叶、布匹、铁器等物,族人的岁数多半活不过三十五岁,随时降临的死亡自然让族里的萨满变得异常重要,这哈拉达一职自然也由萨满兼任了。

    尼堪很快与雅库什金达成了交易,他将族人迁到木寨附近,并分出二十户人家长驻木寨,而他们急需的茶叶、食盐、铁器则由尼堪来提供。

    在与雅库什金的交谈中尼堪得知此地虽然河沟纵横,丛林里野兽众多,却不是貂、狐喜欢的地方,哲科伊人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让尼堪带着去恰克图交换,无非是一些鹿皮、鹿茸、鹿鞭之类的东西。

    尼堪在此地留下了十人,让雅库什金将部族里十五岁左右不是独子的人派到木寨,最后来了五十人,由这十人负责训练后便带着大队离开了。

    不多久便抵达了楚库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