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吟森森 作品

第二十八章 尼布楚大会(下)

    墨尔根来到根特木尔、尼堪两人面前,神色却有些游移不定,半晌才说道:“此事我并不知晓,当时给苏丽尔接生的是尼堪的姑母”

    “别说了!”,只见尼堪大声说道,接着便盯着根特木尔说道:“就算我是孙传廓的儿子,哪又怎么样?我自小便是我阿玛抚养长大,吃的是牛羊肉,喝的是牛羊奶,讲的是索伦语,与一个普通的索伦人有什么区别?我自己阿玛都没嫌弃,让我继任哈拉达之位,你一个外人凭什么指手画脚?”

    “秀荣”,只见那个女人走了过来,来到根特木尔、尼堪两人面前时将头上的面纱摘了下来。

    里面露出了一张惊世骇俗的面孔,小巧白皙的面孔依然吹弹可破,一对细细的眉毛斜飞入鬓,眼睛大大的,依旧像剪瞳秋水一般,不过眼神却颇有些清冷,鼻子小巧挺直。

    除了眼角有一些细微的纹路,在一旁的萨哈连、墨尔根、达春等人看来一切与十几年前没什么分别,尼堪却是好像见到了自己的模样,他内心也隐隐有些激动。

    “嘤嘤”,那女人一把抱住尼堪大声哭起来,“秀荣,这十几年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饶是铁石心肠此时也应该化了,尼堪终究忍不住也低声啜泣起来。

    母子两人哭完之后,众人也是面面相觑,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咳咳”,只见根特木尔轻咳几声,来到尼堪面前温言说道:“尼堪,按照索伦人的规矩,你无论是不是索伦人,担任一族之哈拉达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要当上索伦人的大汗却是不行,这可是祖先立下的规矩,不过……”

    根特木尔向周围看了一眼,“不过大汗做不得,副汗还是可以做的,本汗记得以前回鹘人在漠北称雄时便设有两汗,大汗称阿斯兰汗,意思是狮子汗,统领本部,副汗乃是大汗的至亲,称博格拉汗”

    “尼堪你是阿吉的养子,又是本汗嫡福晋的亲子,当得上‘至亲’两字,如今大草原已经归属索伦人,本部自有阿斯兰汗驾临控御,赤塔一带便由博格拉汗余部掌控吧”

    尼堪已经从与那女人“久别重逢”中挣脱出来,仔细思索着根特木尔的用意,这阿斯兰汗自然是由他根特木尔来担任了,自己去赤塔担任索伦人的博格拉汗也行,就是与梦想中的呼伦贝尔大草原越来越远,况且赤塔一带的草场面积还不到尼布楚的五分之一,根本就不能供养大军。

    何况,他刚才说什么“余部”,是什么意思?

    他将目光投向根特木尔,“去赤塔也行,不过你刚才所说的余部是何意思?”

    根特木尔微微一笑,“阿斯兰汗要控御索伦本部,以前依附于乌扎部的一些个部落,比如北山部、达斡尔部、鄂伦春部、巴尔虎部、布里亚特部等,愿意跟着你走的本汗一律放行!”

    尼堪冷哼一声,转身来到自己苦心孤诣打造的那两百多骑面前,“你们呢,都什么意思?”

    这次倒是哈尔哈图起了个头,朱克图、苏哈、阿林阿三人也不甘落后,都单膝跪下道:“愿追随哈拉达,上天入地,在所不辞!”

    尼堪大喜,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又将目光投向乌热斯、萨哈连、墨尔根、岳讬、达春、佳珲等人,乌热斯大笑道:“我是乞儿吉斯别部,若是尼堪瞧得上自然愿意去赤塔”

    尼堪有些有些哽咽了,实际上他最怕的便是乌热斯离自己而去,如今他已是汉人的身份,乌热斯与自己之间便没有亲戚关系了,没想到他倒是一如既往。

    “多谢舅舅”

    不过包括萨哈连在内的索伦诸部首领都将目光投向远处,尼堪心里发冷,随即又冷静下来。

    以前依附于自己的阿林阿部有两百多户,小寨之战又来了两百多户,加上依附于茂明安部的三百多户,加起来也有七百多户,加上安加拉部,也是千余户的大部落了,何况在因果达河上游还有乌力吉的柯尔特伊尔部,那可是有着五百户的大部落。

    依照根特木尔的计划,他肯定是想要将阿拉尔、杜拉尔、多尔托尔三部全部迁到大草原来作为自己的基本部族的。

    “大汗”,尼堪向他行了一个大礼,“有两件事”

    “说吧”,见到尼堪同意了,根特木尔内心也有些激动,他也暗自盘算着自己将来在尼布楚的势力。

    乌扎、布拉姆、墨尔迪勒、玛尔吉四部有六百多户,自己在赤塔的三部加起来也有近千户,占据大草原后便让一部分蒙古人作为牧奴,再召集一些北山野人,三千多帐的大部便呼之欲出,还全部是使马的部落,便是一旁的博穆博果尔也不敢随意觊觎。

    “第一件事,乌力吉的部落……”

    “他若是愿意归附于你的话,就让他继续在赤塔待着吧”,根特木尔浑不在意,乌力吉与尼堪眉来眼去的消息他也不是不知晓,以前自己力量薄弱,不得不拉拢一些其它的部落,如今有了乌扎等本部索伦人,就无须鄂伦春部落了。

    “其二,大汗,如今我等歼灭了大草原的茂明安部落,南边的车臣汗部若是知晓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大汗可做好了彼等随时扑过来的准备?”

    “哈哈哈”,根特木尔仰天大笑,“尼堪,你终究是少年心性,总想着打打杀杀,车臣汗部超过一万帐,丁口五万多人,可是我等小小的索伦部落可以抗衡的?你以为打败了茂明安部就是喀尔喀三部的对手?异想天开!”

    “就算是茂明安部,若不是彼等分隔几处被你钻了空子你岂能如此容易得手?尼堪,来之前我已经我已经派人星夜南下将此事禀告了硕垒大汗,并与之达成了和议”

    “啊”,人群里又传来一阵嗡嗡声,根特木尔眼里闪过一丝轻蔑,继续说道:“硕垒大汗大人有大量,饶恕了我等的鲁莽行径,不过有两个条件,一是让我等继续向他称臣,每年供貂之事继续,为了惩罚我等,供貂的份额增加一倍”

    众人一听此言都沉默不语,增加一倍的供貂份额倒是不多,根特木尔能讨回来这个条件也算是花了大功夫。

    “二是放回蒙古人,硕垒大汗已经将他们安排到了东喀尔喀的东部”

    东喀尔喀的东部便是呼伦贝尔大草原了,没想到茂明安部最终还是去了这个地方,尼堪仔细一盘算,自己已经将缴获的财物、匠户转移到了依林卡,剩下的这些俘虏就留给根特木尔头疼吧,倒是自己原本想要在蒙古人中抽调一部分牛羊马匹加入乌扎部的事泡汤了。

    “来人!”

    只见根特木尔大喝一声,他手下有一人拎着一个大包袱过来了,等他打开那个包袱,里面赫然露出一个人头,众人仔细一看,不是那固穆巴图鲁是谁?

    尼堪微微一震,难道这固穆正好被根特木尔碰上了?

    若是被他们抓到了,应该杀青牛白马告祭天地才是正经,为何匆匆将他杀了?

    “此人正好被我等碰上,一番厮杀之下被我部当场斩杀,便割了脑袋前来通知各位,也算是为我福晋以及冤死的孙安达报了大仇”

    尼堪似乎从里面抓住了什么,不过也是隐隐约约的,他对根特木尔说道:“大汗,你斩杀了固穆,就不怕硕垒大汗怪罪?”

    “哈哈,死在你手里的茂明安台吉也不少,我根特木尔乃是索伦人的阿斯兰汗,何怕之有?”

    “秀荣”,李秀丽抚摸着尼堪的面庞说道:“你也不要怪大汗,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赤塔一带本来就是大明钦封的指挥使的世袭地,虽比尼布楚小一些,经营好了也是安身立命的好去处”

    尼堪盯着他看了许久,半晌才说道:“母亲无须担忧,今后就算大汗不在了,也是弟弟的地盘,作为他的兄长,是不会与他相争的”

    李秀丽一听此言不禁眉开眼笑,拉着尼堪的手说道:“你有这份心思就好了,我会在尼布楚天天为你吃斋念佛的”

    尼堪心想,都是她的孩子,自己不过是分别了十几年,终究情谊没有小根特木尔深厚,难怪她一心向着小根特木尔,不过当时在木寨估计是她派人放了自己,否则以根特木尔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逃脱的。

    “母亲,跟着您一起来的那汉子就是上次放了我的人吧”

    见她点点头,尼堪便继续说道:“他能说一口汉话,难道是中原过来的?”

    李秀丽眼神一凛,尼堪见了也是一惊。

    “是的,便是我在大板升城招来的亲族,如今是大汗府的管家”

    “还有一事,母亲,大汗的长子……”

    话音未落,尼堪突然见到他母亲白皙的脸上更加惨白,眼神也放出几丝异样的光芒,那光芒透露出莫名的味道,有怨恨,有解脱,也有怜惜,不一而足。

    “他死了,得病死的,当时你在尼布楚、依林卡弄得风生水起,大汗忧心忡忡,并没有将丧事告知天下”

    “啊?!”

    李秀丽又将目光投向尼堪,尼堪见到了刚才一直看向自己的那一缕温暖,心里也稍稍定了一些。

    “秀荣,如今赤塔一带马上就要落入你的掌控之中,尼布楚一带也将是小根特木尔的天下,你俩都是我的孩子,有子如此,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放心吧,安心在赤塔经营你的地盘,有什么事我会派人知会你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1625冰封帝国》,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